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八百一十一章

第八百一十一章 (第1/2页)



  
      基阡陌何等人物,因为相中了儒门小圣,所以才想在他面前好好表现,试图引起司马摘星的注意,然后上演霸道总裁与小鲜肉可歌可泣的感人基情故事。
  
      当!当!当!无缺刀虽然被基阡陌抓在手里,可它仍在反抗。“你名字里有无缺两个字,真当自己完美至极,毫无瑕疵吗。”基阡陌冷笑道。
  
      遽然间,污界的巨头五指用力,如同神铁所铸的指头,死死按在无缺刀的刀柄之上。咔嚓咔嚓咔嚓!刀柄竟然裂开了。“道长饶命,道长饶命。”忽地,刀中传出器灵的声音来,是那种讨饶的声音。
  
      器灵,无缺刀有器灵。
  
      “啊!这刀还有器灵。”最吃惊的就是花有缺了,誊文阁之中,最强势的副阁主让花有缺带走刀子时,并没向她说明无缺刀有器灵。一时间,花有缺忽觉自己被骗了。“不会的,副阁主待我如亲生女儿,他不会骗我的。”乱了,花有缺的心湖乱了。
  
      锵!
  
      基阡陌再次斩来一刀,劈向花有缺的脑袋,要将其劈碎。刷刷刷,刀气横纵如网,遽然罩下,花有缺躲无可躲。再加上她本人分心了,眼看就要死于非命。这时,儒门小圣怒飚而至,他打出圣法,哧啦!一道恢宏的圣法斩出,将刀网给撕碎了。“女人,你在做什么。”司马摘星吼道。他对花有缺并无任何好感,可他更讨厌基阡陌,因为司马摘星是正常的汉子,并非基老,而且他很瞧不起基老界之人,所以才会出手去救花有缺。
  
      乍闻司马摘星的怒吼,花有缺登时醒悟,“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夺回无缺刀的,等回到誊文阁,再与副阁主对质。”念头兴起之际,花有缺杀心也起。“基阡陌,你这该死的基老,还我无缺刀。”
  
      “爱人,我的爱人哟。”基阡陌根本没在看花有缺,他的一双眸子都放在司马摘星身上了。“你为何要阻止我杀掉这个女人,难道你对她动心了!该死!我要杀了她,杀了她。”基阡陌那张俊俏的脸开始扭曲,变得很丑陋。
  
      锵的一声,无缺刀之中迸起一道数千丈长的刀芒,犹如血河冲天飚射,扫开方圆数万丈的空间。咔嚓,咔嚓,空间晶壁都在迸裂。
  
      “基阡陌,你用手却抓我的兄大肌,明显的惹怒了本圣。就算你是污界的巨头,身份高贵,本圣也留你不得,必须杀了你。”司马摘星冷笑道,“一切都和这个女人无关,她死在谁的手里都没关系,就是不能死在你刀下。”
  
      腾。
  
      司马摘星合身而起,他再次打出儒道圣法,哧啦,哧啦,哧啦,一道道法则像是长链,横扫而去,将基阡陌劈出的那记刀芒都给湮灭了。“草!”骤然间,儒门小圣朗声道。嗡的一声,一团儒气涌开,随即,一个蓝色的“儒”字升了起来,震慑十方。
  
      司马摘星的师尊是司马草,儒门的草书之圣。“吾是不久将会归来,而我今天斩了你,将会为吾师的到来写下美妙的篇章。”儒门小圣冷笑道,“基阡陌,你无论如何都得死。”
  
      “哈哈哈哈。”
  
      基阡陌大笑不已。“从来都是我决定别人的生死,今天竟然有人敢指着我的脸喋喋不休,还是因为一个女人。儒门的小圣哟,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承受不起的代价。你师傅司马草来了,他也得跪下,恳求我的原谅。”哧啦!基阡陌的颅顶忽然迸起一道数千里高的污气,污气又分为三道,刷刷刷,怒斩而出,当头劈下,一道是斩向花有缺,两道斩向司马摘星。
  
      当!
  
      基阡陌用手指叩响了无缺刀,登时,刀内的世界演变为混沌之界,器灵更是苦不堪言,“道长有话好说,何苦为难小生。”器灵当即道,他可不想无缘无故死在此地,而且知道他存在的人寥寥可数。
  
      “给我滚出来。”基阡陌怒道。
  
      “不是小生不想出来,而是不能。”无缺刀的器灵战战兢兢回道,“小生被人封印在刀中,若是贸然离开,只会身死道消。望道长体谅我的苦衷。”
  
      “我让你滚出来,你还不肯听话,好大的胆子。哼!”基阡陌怒道。哧啦!他的掌心迸出一道污光,瞬息之间,涌入无缺刀之中。
  
      “啊!”无缺刀的器灵悚然道,他愕然发现污光像是潮水似的,迸涌而来,已将他困住了。“道长饶命,我什么都听道长的,只求不死。”器灵当即表忠心。
  
      另外一边,花有缺面对基阡陌斩出的一道污气,沉着冷静,忽地,她素手陡分,五指如笔杆,刷刷刷刷刷,扫了出去,五道玉光迸出,与那道降落的污气撞在一起,登时,污气崩解,而玉光也迅速溃败下来。
  
      而儒门小圣司马摘星面对的是两道污气,他拈指一抖,嗤!嗤!两道儒气化为尺子、石砚,照着污气打去。蓬蓬炸响,污气全都散尽了,而尺子与石砚再次化为儒气,倒涌而归,没入司马摘星的体内。
  
      基阡陌的三道污气都被化去,可他并不在意,“你可以出来了,否则将会彻底消散。”轰隆!污界巨头的声音在无缺刀内的世界炸开,而里面封印器灵的密印、法则、杀阵全都散开,都被基阡陌给摧毁了。
  
      “道长饶命。”无缺刀的器灵悚然道,“小生这就出去,不敢违背道长的法旨。”
  
      儒生!
  
      无缺刀的器灵是作儒生打扮,他将两个大袖扬了扬,哧啦,哧啦,哧啦!所剩无几的封印全被他撕开了。蓦然间,器灵化为一道神虹,迸射而起。
  
      “暌违已久的世界,小生来了。”无缺刀的器灵喜道,封印他的是誊文阁的上一任阁主,所以他恨死了誊文阁的人。“小生吴梦子,呵呵,有多少年了,我没离开过无缺刀。”
  
      吴梦子,无缺刀的器灵,此人拥有书生的秀气,同样还有将帅的霸气。
  
      当!
  
      又是一声轰鸣,无缺刀再不能困住器灵,吴梦子从里面飞遁而出,甫一步入外面的世界,他再次化作翩翩书生,气宇轩昂。“拜见道长。”吴梦子笑道,“是你将小生救出来的,这条小命从此就归道长所管,你说什么,小生就做什么,不敢有违道长的法旨。”吴梦子严肃道。他认真的语气分明是在发誓。
  
      可基阡陌哪里需要器灵的忠诚,当即道:“我让你出来,你并不听话,害我亲自动手,你才肯出来,好大的脾气。真当我治不了你吗。”
  
      吴梦子虽然向基阡陌表示衷心,可还没得到对方的原谅。“怎样,难不成道长你还要动手,将小生斩去。”无缺刀器灵的态度也改变了,再无之前的谦卑,而是变得很傲慢、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