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相聚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相聚 (第1/2页)



      小院不算太大,可布置得极为雅致,栽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有数种正在绽放,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刚一进入小院,张若尘的目光,便锁定在一位正在浇花的美妇人身上。
  
      看到这位美妇人,张若尘的脸上,顿时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他当初特意让林妃服下了一些延年益寿的灵药,所以这么多年过去,单从外表看,林妃并无多大变化,仍旧显得很年轻,且身体极好,无病无痛。
  
      在林妃身边站着一名十分年轻的女子,身材纤细,样貌柔美,肤如凝脂,背上仗着一对七彩羽翼,她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张若尘从天月楼花重金买下的孔雀半人族——孔宣。
  
      这么多年来,孔宣一直跟在林妃身边,负责照顾林妃的饮食起居,可谓是任劳任怨。
  
      有些出乎张若尘意料的是,孔宣如今竟已是一位圣王,虽然仅仅只是一步圣王,但这已经十分难得。
  
      由此证明,张若尘当初将《孔雀圣典》传授给孔宣,是极为明智的决定。不过,《孔雀圣典》并不完整,也不知她后面又修炼了什么功法。
  
      孔宣转过头来,一眼便看到张若尘,顿时露出激动之色。
  
      “主……”
  
      孔宣刚想喊出声,便被张若尘阻止。
  
      张若尘轻轻迈步,慢慢走到林妃的身边,在一旁静静看着林妃浇花。
  
      某一刻,林妃转过身来,终是发现了张若尘。
  
      “砰。”
  
      林妃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张若尘身上,水中水壶滑落,掉到地上。
  
      “娘亲,尘儿回来了。”张若尘眼神柔和,轻声呼唤道。
  
      林妃显得很激动,一把将张若尘抱住,“尘儿,你回来了,为娘不是在做梦吧?”
  
      这些年,她一直都很思念张若尘,经常做梦梦到张若尘回来,她真怕现在也是在做梦,梦醒之后,张若尘便又会消失。
  
      张若尘能够清晰感受到林妃对他的疼爱和思念,不由紧紧的将林妃抱住,道:“娘亲,你不是在做梦,真的是你的尘儿回来了,孩儿不孝,让娘亲您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一家人终于又能够团聚在一起。”林妃激动不已,眼中不禁有泪水流淌而出。
  
      张少初走过来安慰道:“林妃娘娘,九弟回来,应该高兴,您怎么还哭了啊?”
  
      林妃连忙伸手抹去泪水,道:“对,高兴,我就是因为太高兴,来,都到里面去坐,孔宣,快去沏茶。”
  
      “是。”孔宣笑着应道。
  
      进入到屋内,直到坐下,林妃始终拉着张若尘的手,哪怕这真的是一个梦,她也想多与张若尘待一会儿。
  
      “尘儿,这次回来,不会马上就走吧?”林妃满眼希冀的看着张若尘。
  
      张若尘眼神柔和,微微一笑,道:“娘亲,您放心,这次我会多留一些时间,好好陪陪您。”
  
      闻言,林妃顿时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啊。”
  
      不多时,孔宣端着一只青铜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中装着一壶茶和三只茶杯。
  
      将托盘放在桌上,孔宣提起茶壶,往三只茶杯中倒上茶水,分别放到林妃、张若尘和张少初面前。
  
      “孔宣,这些年辛苦你了!”张若尘笑道。
  
      孔宣连忙摇头,道:“不辛苦,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当初,张若尘将她从天月楼买出,还传授她《孔雀圣典》,这份恩情,她一直铭记于心,甘愿为奴为俾,报答张若尘。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件七彩圣衣,递予孔宣,道:“这是给你的,以后还得需要你替我好好照顾娘亲。”
  
      “这太贵重了,奴婢不能要。”孔宣推辞道。
  
      林妃伸手接过七彩圣衣,一把塞入孔宣手中,道:“尘儿给你,你就拿着。”
  
      见状,孔宣没法再继续推辞,只得将七彩圣衣收下,道:“谢主人恩赐。”
  
      张若尘微笑点头,他是一个恩怨分明之人,孔宣虽说是婢女,但他却从未将她视为奴仆。孔宣对林妃的好,他都看在眼中,自然要有所表示。
  
      分开太久,张若尘与林妃之间,有着太多的话要说。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是暗了下来。
  
      正说着话,木灵希、张羽熙、酒疯子和古松子进入到小院中。
  
      只见木灵希一挥手,一张大圆桌便出现在院中,桌上摆满酒菜,看上去极为丰盛。
  
      “酒菜都准备好了,大家都快来坐下吧。”木灵希笑着招呼道。
  
      很快,所有人都落座下来,就连孔宣也不例外,当然这是张若尘强行要求的结果。
  
      除夕时,张若尘未能赶回来,现在算是补一个团圆饭。
  
      这些年来,张若尘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已经好久没像这般放松过,现在他是什么都不去想,只想好好与亲人朋友团聚,吃饭聊天,就像普通人家一般。
  
      说实话,他是真的很想就这样简简单单过一生,可惜,他不能,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并不是他想放下,就能够放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