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416、试刀

416、试刀 (第1/3页)


    凌晨,一辆黑色的车从未来总部经过。

    因为未来总部本就在闹市区的缘故,一开始未来组织的安保人员并没有在意。

    可是,就在车辆经过的时候,突然扔下一个黑色的包裹来。

    未来的安保人员一时间如临大敌,向同伴示警的声音也在夜幕中响起:“有炸弹!”

    未来组织的别墅里突然慌乱起来,周边的建筑里也有人纷纷拿出枪械,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然而等了很久,那黑色包裹始终没有炸开。

    W让人靠近拆包裹,却发现里面赫然是六只耳朵。

    不用想了,必然是六名负责监视神代组织动向的未来成员,此时已经遭了神代的毒手。

    W阴沉着面色,并看向身旁的麦克:“让你的人动起来吧,把那些我们已经找到的神代潜伏人员都杀了。”

    麦克吹了一声口哨朝夜幕中走去:“早就住不惯这个别墅了,太小。赶紧把那座城外的那座古堡买下来,然后再买个葡萄酒庄园,我们还是适合住在僻静的地方,省的有人靠近了都分不出敌我来。。我早就说过,神代和鹿岛这两个组织,你必须把他们打服才行,怀柔政策是没有用的。”

    这时候,W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了艾比的声音:“我可能找到卡布里了。”

    “在哪?”W凝声问道。

    “在皮尔逊博物馆门前,有人看见他和另一人走在一起,”艾比说道:“我调查了一下监控,确认跟他在一起的人是鹿岛负责人,李明蒿。对方一直围着围巾遮挡着面目,但是在丹拉克大街一家咖啡店门前的时候,围巾被身后的风给吹下来了。”

    咖啡店所在的路上是没有监控的,咖啡店里也没有,但咖啡店斜对面的书店刚好有一个。

    那个监控装的很隐蔽,用来抓小偷,估计李明蒿自己都没意识到暴露了。

    所以,艾比找到书店这边的监控之后异常兴奋,仿佛找到了真相。

    大多数时间里。

    人们只相信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证据,只有这样才有说服力。

    艾比继续说道:“这是下午5点钟的监控,我现在正顺着监控找他,估计很快就能找到。”

    W冷笑起来:“原来是鹿岛自导自演的戏码,还有心情喝咖啡,找到卡布里,把李明蒿和他一起给我抓回来。”

    说完,他转头看向下属说道:“告诉麦克,鹿岛的人也一起杀了。另外,把李明蒿和卡布里在一起的视频发给神代,让他们也掐起来!”

    未来组织杀疯了。

    至此,黑川海斗用自己的两口口水,外加一条人命,彻底拉开了血腥阿姆斯特丹的序幕。

    各个组织之间都不再留手。

    唯独庆尘感觉有点遗憾,使用提线木偶有两个前置条件,一个是知道对方的真名,一个是自己的实力比对方高。

    但现在,郑远东给过名单和资料的神代、鹿岛成员全都藏起来了,就算能找到点小虾米,他还得费劲吧啦的审讯别人姓名。

    ‘得知真名’这个条件,在异地陌生环境作战时,变得极为苛刻起来。

    就在外面气氛格外紧张的时候,庆尘这会儿正带着卡布里坐在一家小酒吧里。

    卡布里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这少年的宠物……

    但是,整个阿姆斯特丹,除了庆尘之外其实只有卡布里才知道,这座城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黑川海斗像他一样被控制着去送死。

    看着庆尘一瞬间变成了李明蒿的模样,误导着所有人。

    这是阿姆斯特丹里那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所有节奏,已经没人在意那个叫做“庆尘”的人了,但这个人在阿姆斯特丹的影响力其实无限大。

    其实庆尘是想直接伪装成神代仓的,但神代仓的身高实在太低了,他根本伪装不了。

    郑远东给的资料上,神代仓竟然才159厘米。

    庆尘知道郑远东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不然,他会以为这位昆仑领袖是在故意丑化对方……

    他嘀咕道:“难怪之前偷袭神代总部的时候,斯巴达长矛没有打到他,原来是太矮了……”

    这时,庆尘看向卡布里问道:“你手上那个尾戒到底是什么作用,什么收容条件?如果不说的话,你和黑川海斗会是一个下场。”

    卡布里心说鬼才信你说的话,他是阿姆斯特丹唯一的目击证人,这心狠手辣的少年会放自己离开?

    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您都不解开我这束缚,我怎么告诉您啊!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有几道红色的高能高温射线,从地面绽放出来。

    一时间,远方火光四起。

    庆尘知道那是未来组织A级高手麦克的能力,对方今天刚刚用这手段杀死了黑川海斗。

    当时他就混在行人之中看着,眼见那五道红色射线从对方右手五指中迸发,交叉从黑川海斗身体上切过。

    那伤口处宛如烧焦一般,变成了黑褐色。

    看样子,麦克已经开始与神代、鹿岛战斗了,庆尘很好奇,神代与鹿岛有没有隐藏的A级高手,如果没有的话麦克岂不是要宰猪?

    他开始隐隐为神代、鹿岛担心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在亚洲的好邻居啊,庆尘担心也很正常。

    主要是担心他们死的少了。

    庆尘看了卡布里一眼:“我现在不束缚你,你告诉我收容条件,怎么样?”

    卡布里心里一喜,只要对方还有求于自己,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下一刻,卡布里骤然感觉身体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但他并没有理会庆尘,而是突然开口大喊:“救我!”

    刚喊两个字,那熟悉的旁观感又瞬间侵袭,卡布里再次失去了自己的身体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