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1000、大年初一,萧容鱼和陈汉升的谈判

1000、大年初一,萧容鱼和陈汉升的谈判 (第1/3页)




  大年初一,辞旧迎新,万象更新。

  中国人对这一天赋予了太多美好的祝福,其实说来也奇怪,好像大家都觉得去年过得不够好,所以都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否极泰来,万事顺利。

  就连陈汉升也是如此,虽然果壳电子规模扩大了很多,他的身家也进了胡润百富榜,但是陈汉升好像都忘记这些了,他只记得去年爆发了修罗场,自己这一年凄凄惨惨戚戚,元旦节都是自己一个人度过的。

  早上6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迷迷糊糊的醒来,他不是被外面零散的鞭炮声吵醒的,而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踢自己的脸,睁开眼发现是一只穿着袜子的小脚,直愣愣的横搁在自己脸上。

  这只小jio都没有成年人的手指长,但是就能大摇大摆的搁在陈汉升的脸上,戳着陈汉升的眼睛,踢着陈汉升的鼻孔。

  关键陈汉升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嘻嘻的把这只小脚的主人抱起来,“mua”的亲了一口:“闺女,谁把你放在这里的啊,奶奶吗?”

  陈子佩晚上一般都是跟着妈妈睡的,有时候也会跟着奶奶睡,不过把她摆到这里闹醒陈汉升的,估计也只有梁太后了。

  “啵~”

  穿着红色棉袄的陈子佩,坐在爸爸的腿上,冲着陈汉升吐了个泡泡。

  “赶紧起床,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

  梁美娟听到动静,走到卧室门口喊道:“桌上有糕,记得吃一块。”

  大年初一“吃糕”是苏北那边的风俗,因为“糕”和“高”同音,大年初一吃糕,寓意着明年节节高升。

  其实类似的风俗和禁忌有很多,比如说大年初一不许扫地,因为会把“财”扫走了;不能吃药,因为可能预示着新一年里都会生病;梁美娟还特意规定了一条,不许陈汉升大年初一骂脏话。

  陈汉升穿着衣服起来后,看见桌上果然摆着一叠糕点,阿宁也穿着漂亮的新衣裳,坐在电视前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

  “阿哥新年好~”

  阿宁今天也很开心,小孩子对春节的热情比成年人高多了,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烦恼。

  “新年好。”

  陈汉升响亮的回应一声,也没有刷牙直接夹起一块热糕塞在嘴里。

  不过他这边嚼动的时候,怀里的小小憨包看得那叫一个入神,又黑又亮的小桃花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爸爸的嘴巴。

  “想吃吗?”

  陈汉升张开嘴,发出“啊”的声音。

  四个多月的婴儿已经有了学习能力,陈子佩也跟着张开可爱的小嘴巴。

  陈汉升又拿起一块热糕,即将拿到闺女面前的时候,突然又兜了个圈拐进自己嘴巴里。

  陈子佩现在连奶牙都没长,自然吃不了食物,不过小小憨包脾气真的很好,她被亲爹涮了一下,也没有哭闹,还闭上嘴巴象征性的嚼了嚼空气,又扭头看着厨房里的大人们。

  厨房里都是热腾腾的雾气,这是煮饺子开锅的时候,冲出来出来的水蒸气。

  陈汉升小时候就喜欢在这种环境里玩耍,就好像成仙似的。

  “哎!”

  在家里的时候,只要陈汉升没叫名字,那必然是和沈幼楚说话的。

  “春节的红包,你帮我准备好了吗?”

  趁着沈幼楚端着汤圆出来的时候,陈汉升悄悄的问道。

  “嗯~”

  沈幼楚轻轻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卧室,陈汉升抱着闺女也跟在后面。

  沈幼楚是主卧室,面积比较大,因为这本来是设计成一家三口居住的,只是陈汉升现在没资格睡进去。

  “哗啦~”

  沈幼楚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几个红包,递到陈汉升身边说道:“这是阿宁的,这是冬儿的,还有几个红包放在身上,遇到其他小朋友都可以给······”

  她大概是知道陈汉升比较懒惰,所以早早就备好了。

  沈幼楚早上为了做事,就把马尾辫系成了一个丸子头,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柔和的脸蛋,长长睫毛下覆着明净的桃花眼,高挺秀直的鼻梁上沾着一点点面粉,估计是下饺子时不小心蹭到的。

  陈汉升心里有些感慨,沈憨憨性格里的贤淑和勤劳,大概会持续一辈子吧。

  “还有······”

  沈幼楚发现陈汉升一直低头看着自己,她不太自然的转移视线,牵着女儿的手掌说道:“吃完饭拜完年,我就带着宝宝出去爬山,昨天和如意约好了。”

  陈汉升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沈幼楚这个意思,她更像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样子,等到陈汉升他们去萧容鱼那边的时候,不需要编出一些谎言和理由。

  陈汉升越来越觉得,年三十的萧容鱼,年初一的萧容鱼,她们似乎约定好似的,各自为对方空出了时间。

  “吃饭啦!”

  这时,客厅里传来梁美娟的喊声,陈汉升压下心里的疑惑,揣着红包出去了。

  大年初一的这顿团圆饭,大家吃得还是开心的,唯一比较反常的是,老陈两口子的饭量要比平时少一点。

  当然这也不重要,不仔细的观察,谁都看不出来。

  吃完饭以后,下面就是小朋友们的拜年了。

  年纪最小的就是小小憨包了,本来陈兆军和梁美娟都说不要磕头了,不过陈汉升没答应,他不仅仅是爸爸和儿子,也同时是孙子和外孙。

  小的时候,当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看到自己磕头的时候,他们笑的多灿烂呐。

  所以陈汉升先让辈分最高的婆婆坐在沙发上,托着陈子佩的小身子,让她的小脑门轻轻在地面上触碰了一下。

  小小憨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周围开心的大人们,伸出小胳膊想要妈妈抱。

  “急啥。”

  陈汉升拍了拍闺女的小屁股:“一会再给爷爷奶奶磕一个,和他们要个大红包。”

  老陈和梁美娟都笑了起来,梁太后还搓了搓手,那种期待感都掩藏不住了。

  这是自己血脉的延续啊,哪位老人不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