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异界(242)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异界(242) (第1/3页)




  高手对决,有的时候就在一拳一脚之间,有时候,如果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几乎要通过很久的苦战才能决定胜负。

  天真和尚虽然赢了比赛,但是也是气喘吁吁,他的额头上有晶莹的汗珠,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光亮,正如电灯泡一样。

  李易斯走过去擂台下扶起了王朗,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对不起,我输了。”王朗苦笑道。

  作为他和天真和尚之间的佛道对决,他输的心服口服。

  这回,他知道庞小南的宝贝有多重要了。

  走回座位席,王朗淡淡的和庞小南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王朗虽然输了比赛,却似乎更轻松了,因为重担交给了庞小南。

  庞小南淡淡笑道:“你休息吧,让我来会会这个和尚。”

  “教练,你打算怎么对付天真和尚?”

  王刚强看到王朗输了比赛后,不禁有些着急,毕竟,王朗是这些人当中实力仅次于庞小南的存在,要是庞小南也输了,那这场比赛就彻底没戏了。

  “怎么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兵无常势,对付眼前的这些高手,任何计策都是多余的。

  “志强,我现在似乎领悟了一些天真和尚获胜的秘诀了。”

  “哦?怎么说?”

  “我看关键还是他念的咒语不一样。”

  “是的,他两场比赛念的咒语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这和他获胜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我们回忆一下,第一场,他对付王朗,念的似乎是勾起了美好回忆的咒语,让你迷失在那种幸福感中,但是这一场,你没发现他的咒语攻击力很强吗?”

  “没错,这次的咒语确实是让人有些痛苦,你的意思是,他换了攻击性更强的咒语,所以王朗再也抵挡不住。”

  “我在想,天真和尚的咒语一定有各种功能的不同,有的咒语是用来攻击的,有的咒语是用来防守的,有的咒语是用来迷惑对手的。”

  “不错的分类体系啊,我想你的看法或许是对的,不管怎么说,由于王朗的落败,现在东力军校代表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必须要通过庞小南来力挽狂澜了。”

  “是啊,王朗的实力显然比李易斯要强,如果庞小南不能胜利的话,后面的李易斯只怕是炮灰了。”

  “接下来,我们就要看看,传说中最年轻的武道宗师,要如何面对这个严峻的局势了。”

  庞小南在万众瞩目中走上了擂台,近距离的一睹了天真和尚的风采。

  果然,天真和尚人如其名,是那么的天真,让人都不忍下手。

  不过,庞小南不会留情,因为这一场是决定东力军校能否晋级的关键之战。

  随着一声锣响,庞小南对阵天真和尚的比赛拉开了帷幕。

  春风大学的陈潇潇看着庞小南上场,皱起了眉头,她知道庞小南的厉害和无耻。

  是的,在陈潇潇的眼中,庞小南是个无耻之徒,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世界上的巧合真是太多了,不久前,庞小南还抢了自己的骨箫,师父帮她要了回来,可是,现在这骨箫又落到了这个无耻之徒的手中。

  难道要她告诉陈远南,自己的骨箫又被庞小南夺了过去,麻烦师父你再帮我去要一次?

  这也许就是天意,骨箫是自己的定情信物,却三番两次落到了庞小南的手中。

  天真和尚看到庞小南,稍稍愣了一下,他感觉到了某种信息。

  不过,这一刹那在他眼中稍纵即逝,他微微闭上双眼,双手合十,开始诵读咒语。

  这一次,天真和尚依旧还是念的大力金刚咒。

  眼前的庞小南,虽然感觉不到一丝危险,但是有蕴含着巨大的危险信息,这种人必须速战速决。

  庞小南没有祭出阴阳灵犀,他想以肉身感受一下,天真和尚的真正实力。

  巨大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般涌来,对庞小南的心灵做着猛烈的撞击。

  “这就是咒语的威力吗?”

  庞小南的心情有些紧张,但是没有王朗刚刚感受到的撕心裂肺的感觉,因为不久前,他已经突破到了武道宗师的中级水平。

  武道宗师的三个阶段,越往上升级,越是困难重重。

  从武道宗师的初级上升到中级水平,也许要花从武道初阶到武道巅峰那么久的时间,甚至永远都不可能。

  因为每一个小阶段的提升,带来的都是质的飞跃,比如庞小南现在,天真和尚的咒语,对他产生不了太多伤害。

  在庞小南的周围,已经形成了一道结界,是庞小南的肉身在受到咒语的攻击后,自发的往外扩散形成的一道防护墙,任何音波都无法形成有效的伤害。

  看着淡定自若的庞小南,场下的宇文良仁坐不住了:“不好,这小子是武道宗师中级水平的高手。”

  宇文良仁自己也是武道宗师的中级水平,他在赛前特意试过天真和尚的咒语威力,那时他的反应就和现在的庞小南是一个样子。

  一旦天真和尚的咒语对庞小南形成不了伤害,那么庞小南对付天真和尚就是小菜一碟,因为没有了咒语的加持,论近战水平,一个宗师级的高手,只需一只手就能对付宗师以下的对手。

  虽然台上的庞小南神情自若,但是观众们可受了苦了,他们纷纷捂住了耳朵,却发现于事无补。

  天真和尚的咒语,是能和肉体产生共振的,就算堵住了耳朵,音浪还是能够伤害到人体。

  志强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前面的桌子,声音紧巴巴的说道:“这次来观战的观众朋友们算是来对了,这种花钱买罪受的经历一定会让大家终身难忘。”

  看到自己的咒语完全对庞小南没有作用,天真和尚也停止了诵读,因为赛前宇文良仁就和他说过,碰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对手的实力太强,咒语产生不了作用。

  天真和尚故伎重演,想套用打王朗的招式,利用近战把庞小南打下擂台。

  于是他脚下发力朝庞小南冲了过去。

  “哎,这和尚,认输就好了,逞能干什么呢?”宇文良仁在心里叹息,天真和尚虽然名声在外,但是显然实战经验不足。

  自从天真和尚出名后,没有哪个宗师愿意对他出手,一是怕失手输了丢面子,而是怕江湖上说自己以大欺小。

  这样一来,天真和尚虽然和高手的比赛经验丰富,唯独就缺乏和宗师的打斗经验。

  而赛前宇文良仁特意和天真和尚的切磋,让他发现,不管天真和尚如何厉害,在真正的宗师面前,总还是不够打的。

  天真和尚冲庞小南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击,庞小南游刃有余的拆挡腾挪,好几次他都有机会直接一击决定胜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庞小南在想,会不会还有第三场呢?要是还有第三场,不如先消耗掉天真和尚的体力再说,到时候,就算他有机会上台,也没力气比赛。

  而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庞小南已经占据了场上的主动。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李易斯看着那个游龙戏凤的庞小南,对着旁边的王朗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他好像又进阶了。”

  王朗自然也看出庞小南的功力,而且似乎,他还没有用到他的那个宝贝。

  “教练自然是有秘诀的。”王刚强的脸上也是惊喜连连,他没想到庞小南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这么个悠闲的打法。

  而且自从王刚强学习了庞小南的呼吸灵气的吐纳术后,也感觉自己的功力是突飞猛进,要是没有庞小南教授的功法,自己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突破。

  王朗奇怪的看着王刚强:“什么秘诀?”

  “这个……得问他了。”王刚强自知失语,左右而言他,只有李易斯笑而不语。

  这个灵气的呼吸法,李易斯是最早学会的,他虽然不知道王刚强指的秘诀是什么,但是他估计王刚强教练叫的这么亲切,庞小南十有八九也教会了王刚强。

  天真和尚脑门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终于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而且实力远在他之上。

  “哇哦,这庞小南果然是大师风范,江湖上的传言不假啊,他果然是宗师的级别。”

  “是在,你看天真和尚在和他对打的画面,似乎庞小南没有很尽力啊。”

  “没尽力就是这样的局面了,他要是稍微出点力,是不是天真和尚一招都抵挡不住呢?”

  “说实话,之前我还以为天真和尚就是这场比赛最靓的仔,不过看了庞小南上场之后的表现,我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了,志强,你之前看过宗师打架吗?”

  “我是真的没看过,宗师一般都不会出来明目张胆的打架吧?就连武林大会,都很少会有宗师跑去凑热闹,这次HUKA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宗师,实在是盛会中的盛会。”

  “是啊,宗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近距离的观看宗师比赛,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感到非常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