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背后目的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背后目的 (第3/3页)


  所以他这句话说与不说实则并无不同,谁都知道凶手只能是这二人其中之一,但一旦猜错,所产生的后果却是天差地别。

  没有真凭实据,谁敢草率认定?

  长孙无忌摇摇头,道:“不要将目光都放在到底是谁屠戮门阀私军上面,二是要更深一层,去想想凶手这么做的目的。”

  宇文节愕然,目的难道不就是使得这些关外门阀对关陇各家恨之入骨,从而断绝关陇与关外门阀之间的合作与联系,在以后的朝堂之上彻底孤立关陇,然后进行凶猛的打压么?

  这是关陇上下一致认定之缘由,但长孙无忌此刻问出,显然不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似乎并未指望宇文节有所解答,长孙无忌自言自语道:“或许本就是一箭双雕之策略?”

  他花白的眉毛紧紧锁住,面色愈发凝重。

  宇文节不解,小心翼翼问道:“一箭双雕……那么另外一只雕是什么?”

  将那些被关陇威逼利诱来到关中的门阀私军予以剿灭,断其门阀根基,使其对关陇怨念深重、结下深仇,以便于将来孤立关陇,将关陇彻底逐出朝堂予以打压,这算是一只雕。

  但是除此之外,宇文节想不出剿灭这些门阀私军还有什么理由……

  长孙无忌将手中的水杯放下,从床榻上下来,老仆急忙上前搀扶,长孙无忌推开老仆,趿拉着鞋子,拖着伤腿走到窗边,负手眺望黑漆漆的夜色,缓缓道:“以你之见识,可否说出陛下对于关陇、对天下门阀之看法?”

  宇文节没想到骤然之间话题转移得这么远,不过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略作沉吟,说道:“对于关陇,陛下当年赖以争夺天下、如今亟待增强皇权,而对于天下各地之门阀,则恨不能一鼓荡平而后快。”

  一个家族数百年之传承,方能成就“阀阅”,实力之雄厚、人脉之广博,每一家都能独霸一方。天下纷乱板荡之际,门阀筑建高墙、收拢粮食,自成一体,一旦取得这些门阀之认可,各家有钱出钱、有人出人、有粮出粮,瞬间便会凝聚成一股强悍无比之势力,借之争霸天下,事半而功倍。

  乱世之中,门阀保存了文化之传承、地方之元气,在平定天下重归一统的过程之中居功至伟,这是门阀的正面影响。

  但是与此同时,门阀只看重己身之利益,并无多少“家国情怀”,莫说不在乎谁当皇帝,为了利益、为了传承,即便是委身于番邦异族,亦不会有半点犹豫。

  而且因为门阀的“自私”属性,每每择选明主平定天下之后,自然需要攫取足够的利益作为回报,占据朝堂利益、虢夺君王权力、垄断教育资源、打压寒门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