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175章 1v8

第175章 1v8 (第1/2页)


    地牢里恢复吓人的寂静。
  
      正在此时。
  
      “不对。”
  
      王室卫队里唯一逃脱牢狱之灾的人,塞米尔冷冷地插话:
  
      “如果你的目标只是让国王清醒,为什么不单枪匹马带着传奇反魔武装,去刺杀你所谓的灾祸王后?”
  
      此刻的塞米尔冷酷而决绝,似乎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王室卫队。
  
      泰尔斯心中一动。
  
      他想起当年基尔伯特为他转述的,血色之年里璨星王室的浩劫,不禁蹙眉。
  
      “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办法?”
  
      萨克埃尔没有说话。
  
      塞米尔继续质问道:
  
      “而且,为什么你还要把整个璨星王室放上你的清除名单,不把他们屠戮殆尽就绝不罢手?”
  
      萨克埃尔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他的脸庞褪去血色,愣愣地看着塞米尔。
  
      “对,”塔尔丁脸色惨白地加入这场对话:
  
      “你知道,就连最无辜的王妃王孙们,最活泼天真的康斯坦丝公主殿下,就连他们都……”
  
      他咬住嘴唇,说不下去了。
  
      萨克埃尔望着塞米尔和塔尔丁,过了好长一会儿。
  
      直到他一声叹息:
  
      “那并非我的本意。”
  
      看着这一幕,泰尔斯心情复杂,但他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
  
      “那是谁的本意?”
  
      王子的发言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没有说出全部的事实。”
  
      泰尔斯扬声道:
  
      “告诉我,当年那些跟你合作,刺杀国王的人,那群意图颠覆星辰王国的人,他们到底是谁?”
  
      最重要的是……
  
      “当年那群,灾祸,他们还有艾迪陛下究竟在密谋什么,才会招来这样的浩劫?”泰尔斯咬牙问道。
  
      萨克埃尔似乎被问倒了。
  
      他沉默了许久,终究只是摇了摇头,依旧不答话。
  
      “还有。”
  
      塞米尔再次开口。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为什么,”前次席掌旗官死死盯着曾经的刑罚骑士:
  
      “为什么当年不站出来,承认你就是叛徒?”
  
      “你不是完成目的了吗?你不是害怕承担,更不是怕死的人,甚至愿意为脱逃的我顶罪……以你的性格,难道不该像现在这样,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地吐露真相,接受审判吗?”
  
      萨克埃尔的嘴唇越抿越紧,但卫队囚犯们都渐渐注意到这个疑点,纷纷皱起眉头,看向他。
  
      “为什么整整隐藏了十八年?”
  
      塞米尔的问话层层递进,里头蕴藏着不甘与不忿:
  
      “为什么到了现在,你才突然蹦出来,告诉我们这些事情,告诉我们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叛徒?”
  
      “是否如果我没有踏入这里,他们也没有放你出来,你就打算永远这么过下去,直到死亡?”
  
      萨克埃尔纹丝不动,只是再次把脸庞沉入火光照不到的黑暗。
  
      “甚至,”塞米尔咬紧牙关,手臂一扬,把泰尔斯吓了一跳:
  
      “为什么你的目标是这个王子!”
  
      这一刻,泰尔斯心神一震!
  
      糟糕。
  
      为什么是王子……
  
      “你到底还在隐瞒什么?”
  
      塞米尔嘶声道:
  
      “有什么秘密,是你情愿带到狱河,也不愿说出口的?”
  
      泰尔斯跟一直躁动着想要逃走的快绳对视一眼,心觉不妙。
  
      为什么……
  
      又回到这个话题了?
  
      包括小巴尼在内,卫队诸人齐齐怀疑地审视着萨克埃尔,不少人重新把目光放到泰尔斯的身上。
  
      很糟。
  
      泰尔斯暗自咬牙。
  
      之前萨克埃尔没有把我的秘密暴露出去,也许是因为他还留存着对王室的愧疚,不愿玷污璨星的名声……
  
      可是现在……
  
      泰尔斯忐忑地看了似在犹豫的萨克埃尔一眼。
  
      现在,他已经道出了当年艾迪二世曾与魔能师同盟的真相。
  
      他已经……没有什么要掩饰的了吧?
  
      就在此时,萨克埃尔却默默开口了。
  
      “招魂。”
  
      刑罚骑士平淡地道。
  
      这让其他人,特别是泰尔斯,不由一怔。
  
      招魂?
  
      什么意思?
  
      只见萨克埃尔慢慢地吸了一口气,眼中浮现深深的警惕。
  
      “无论是今天白骨之牢被入侵,还是这位殿下的出现,无论是灾祸之剑也好,诡影之盾也罢,甚至断龙者。”
  
      “……他们都不是巧合。”
  
      泰尔斯心中一动。
  
      不是巧合……
  
      萨克埃尔猛地抬头,看向泰尔斯。
  
      “你的那把匕首,殿下。”
  
      匕首?
  
      泰尔斯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喉头。
  
      什么?
  
      承受着其他人疑虑的目光,他生生忍住了伸手摸向jc的**。
  
      刑罚骑士的语气冷漠,字句间似有寒意:
  
      “我知道,它是用矮人们在地底冶炼的黯钢打造的与无上之剑的材质接近但它为了另外的目的混入特殊的沥晶,格外与众不同。”
  
      不等泰尔斯有所反应,萨克埃尔的下一句话就道出了jc的来历:
  
      “那是刺客之花,萨里顿家族的独有武器。”
  
      “是每一个萨里顿结束训练,正是开始刺客生涯的证明。”
  
      众人们生生一震!
  
      就连快绳也惊悚地看着泰尔斯。
  
      至于话题的中心,泰尔斯本人只觉得浑身僵硬,难以动弹。
  
      他知道。
  
      可是……
  
      萨克埃尔的目光里饱含机警和戒惧,仿佛刚刚那个精神不稳的脱狱囚犯只是错觉。
  
      “这把匕首出现在你手里,殿下,包括刚刚那些诡影刺客们对你威逼利诱的态度,都说明了什么。”
  
      “作为当年刺杀的参与者,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才重新渗透到璨星王室,接近如此特殊的……你。”
  


支付宝首页搜索" 573393435 "立即领大红包,每日一次,本月累计付款15天瓜分1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