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五四章;遭遇截杀

第二五四章;遭遇截杀 (第1/2页)


虽然在慕容季那里了解到了很多的东西,不过这并未改变凌泫的最终做法,他依旧是坚持了自己之前的WwW..lā
  
  经过了一系列的接触之后,另外三个公国的人,也同意了凌泫的这个做法。
  
  毕竟是白捡来的功劳,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最后这三个公国依旧是有些厚颜无耻的提出了另外的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让他们负责最后的那个小夹缝的封印。
  
  对于这一点凌泫也十分的清楚,他们这是想要保存在最后的小夹缝,然后好组织力量进入其中寻找那些在大战中遗落的宝物。
  
  经过了综合考虑之后,凌泫也同意了他们的做法,毕竟那个小夹缝是集中在他们三个公国的方向上面,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
  
  虽然有些担心另外三个公国的百姓会不会因此而遭殃,不过凌泫也清楚另外的一个道理,那就是只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如果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的话,那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连自己能力之内的事情都无法做好。
  
  也正是凌泫这样的一个做法,更加的奠定了他日后成为一方君临的最大原因。
  
  当然凌昂也不会将这其中的隐秘白白的拱手让人,而项良写给天行的那封信,就是向天行和易寒转达了这件事情。
  
  同时项良还希望天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之下,可以对解药再次的进行一次升级,这样的话以后也可以为他们自己进入结界创造一个机会,毕竟总不能让这巨大的宝库全部落在了他人的手里。
  
  收到了项良的信之后,天行自然是回到了忘忧谷之内,然后跟易寒几个一通拆阅了这封信件,而后也知道了这其中的隐秘事情。
  
  不过看着项良信上面拜托自己的事情,天行也是一阵的为难,毕竟现阶段的解药已经到了他能力的最大值,想要在往上提升的话,他也必须有一个中毒更深的毒人进行实验才可以。
  
  好在项良也估计到了这一点,在信里也说明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让天行有一个准备就行,然后将相关的东西都准备好。
  
  在看到了项良信中的这句话之后,天行也大概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项良在回来的时候,搞不好会带回新的毒人。
  
  做到了心中有数之后,天行也是立刻开始了着手准备,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正在闭关的冉允也苏醒了过来。
  
  在冉允结束了自己的闭关之后,他的实力也是如同斓虔预料的一般,提升到了敛志境二阶初期的水准。
  
  对于这个水准天行也是十分的满意,毕竟他在见到了冉允之后,也是看出了他是很好的压制了自己的源气浓度,要不然的话他的实力还是可以再次提升的。
  
  也就在冉允结束了自己的闭关之后,铁严也来到了忘忧山庄之中,而这次天行却没有将他带入到忘忧谷之内。
  
  虽然知道铁严是可以绝对信任的,可是自从经历了紫袍的事件之后,天行对于兰陵商会这里就多了一个心眼。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身边的事情尽可能少的让兰陵商会知道,这样也可以避免铁严他们在无心之中,将这些消息给泄露了出去,然后在后来的时候让自己面对一个极其被动的局面。
  
  在铁严见到了冉允之后,自然是对于冉允现阶段的修为十分的满意,而且这个时候铁严也觉得,自己的这点能耐,搞不好也教不了冉允多久了,所以他的心里也在琢磨着,是不是要给冉允找一个更好的师父,或者是让冉允直接跟着木刑或者是华勉修炼。
  
  当然这些只是铁严心中的一个想法,他并未直接的表达出来,而是先办了一件最为主要的事情,那就是将火猊珠交给天行。
  
  在收到了天行的信件之后,应洪本来是想要亲自前来的,可是考虑到总会那边传来的消息,他也不好出面到忘忧山来。
  
  那个时候铁严也正在专心的突破无望境三阶与四阶之间的屏障,所以也就耽搁了一些时间。
  
  而在铁严突破成功之后,应洪便拜托他将火猊珠带给天行,同时也带来了自己的一句话。
  
  相对于应洪,铁严到大忘忧山庄也有着他本身便利的条件,毕竟他是冉允的师父,要接冉允离开这里回到匈牙要塞,这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已。
  
  在收到了铁严带来的火猊珠之后,天行自然也是拿出了自己加工好的长剑,准备交给铁严然后让他返程的时候,代为转交应用。
  
  不过在天行拿出了长剑之后,铁严也直接拒绝了他,而后也说出了应洪让自己转达的话语。
  
  简单来说的话应洪的意思就是这颗火猊珠是送给天行的,必要任何的附加条件。
  
  至于这其中的解释,应洪也只是简单的表明了,这是对天行的感谢,同时也是对天行的愧疚。
  
  应洪的意思并不难理解,毕竟如果没有天行的话,他也不会有现在的地位,虽然依旧是分会的会长,可是他现在已经是地区总会的末班长老了,这可是提升了一大截的地位。
  
  还有一点就是在天行的支持下,他的分会同样也挣到了大量的钱财,而根据分成比例他这个会长自然也是挣到了很多。
  
  对于这些应洪都记在了心里,可是偏偏在关键的时候,他却无法保护天行的周全,这便是应洪的愧疚。
  
  了解了这些意思之后,天行没有过多的推脱,直接就收下了这颗火猊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