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战!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战! (第1/2页)



      开墟鼎和须弥换日图两件道器相互交锋,所发出的破坏力相当大,白界已经让其他异族人撤出丹鼎派千里之外听候指示,以免再次被两件道器伤到。
  
      枯木没有再贸然出手,但是天空的星芒再次亮起来,每一道星光相互连接在一起,自寰宇之中落下,砸在开墟鼎上,让开墟鼎不停地晃动着。
  
      “让所有人前往阵宗,快!”枯木沉声道。
  
      但是鲁先师已经从人群中跃上来,焦虑地说道:“传送阵的感应被断掉了!白界有备而来,封锁了这片虚空,让传送阵没法再启用!”
  
      “哈哈,枯木长青,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往常我没法断掉丹鼎派和阵宗的传送阵,但是现在我有须弥换日图,这一整片区域都在我的道器之中,你如何能够离开?”白界的话让整个开墟鼎的人族更加绝望。
  
      轰!
  
      须弥换日图的星光再次从星河中贯入,轰在了开墟鼎的阵纹上,这一次就连枯木也脸色变得十分苍白,开墟鼎的上空阵纹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轰!
  
      星光连续撞击下,开墟鼎上空的阵纹裂痕已经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将要崩溃的地步,恐怕无法再挨上一下!
  
      白界大笑起来:“枯木长青,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若还不投降,那么接下里要击杀便是全部人族了!”
  
      枯木冷然道:“我们人族从来不会向你们这些异族人投降,便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谈清泉、楚不屈道人、无名以及刚刚炼化尸族人成就大乘期的故江游都站在枯木身边,他们的神情都充斥着决绝,身后站着元德道人等几位渡劫期的高手,没有一个人想要退缩。
  
      底下的无数人族看着居高临下的白界,也没有退缩。他们尽管都被白界的气势所吓住,可是他们此时也没有一个人想要投降,在他们加入剑影之后,就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对他们来说,被异族人奴役,等于永无出头之日,那还不如死了了事!
  
      “我们不会投降!”元德道人大声喝道。
  
      “我们不会投降!”
  
      “我们不会投降!”
  
      几十万人都振臂高呼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坚毅的神色,在这个危机时刻,没有一个人想要退缩。他们都清楚其他落入异族人的那些人族究竟下场如何,那是地狱般的地方,他们都不愿意再次进去。
  
      一时间整个丹鼎派都充斥着视死如归般的豪气,他们都想要把热血洒在战场上,让自己死得其所!
  
      几十万人的热血激情形成了一道旺盛的生机,冲天而起,冲击在白界身上,白界原本犹如神明的形象开始缓缓地变形着,逐渐变得无比丑陋,尖牙利嘴,方才那身雄伟的姿态也早已消失不见。
  
      魂族人,没法忍受旺盛的生机。
  
      白界的脸已经变得无比狰狞,但与其他魂族人不同,他看上去并没有像其他魂族人那样受到了这股生机的影响,虽然显出了原型,但全身的气势却是丝毫没有减弱。
  
      “既然你们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们!”
  
      白界手中再次激荡出红色的阵纹,阵纹没入了茫茫的星宇之中,将整片星宇给覆盖住,星光再次汇聚在一个点,朝着开墟鼎开裂的阵纹轰杀下去。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开墟鼎已经没法抵挡住!
  
      轰!
  
      开墟鼎的阵纹犹如瓦片四分五裂,飘散在空中,也让所有人都明白,接下来他们失去了庇护的东西,要么死要么被奴役。
  
      “你们还想负隅顽抗吗?”白界轻蔑一笑,天空的星光再次凝聚,对准了丹鼎派的所有人,这一次就连枯木也没法保护这些人。此时丹鼎派的人太多,就算是开墟鼎也没法容纳得下几十万人。
  
      哗!
  
      紫色的星光从空中激射下来,毁天灭地般,对准了枯木。白界的目标很明确,杀死了枯木的灵魂,这些人便再也没法抵抗!
  
      但就在此时,星宇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黑一白两道气息,这两道气息出现的如此突兀,就好像把整片星宇硬生生地撕开,让星宇出现了一道裂口。
  
      “我们人族从来不会向你们这些蛆虫投降!”
  
      木羽的声音犹如滚滚天雷响彻整个世间,让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那一袭青衣飞扬,平平淡淡,却好似一柄利剑,切开了须弥换日图的封锁,犹如黑夜的一道光,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是木羽!”
  
      “木羽来了!”
  
      每个人干瘪的胸膛都逐渐鼓了起来,他们欢呼雀跃起来,激动地看着空中的那个青年人。
  
      混沌阴阳在木羽周身飘荡着,与枯木控制的混沌阴阳遥相呼应,四个混沌阴阳飞快地旋转着,形成了一股强大浩瀚的气息,竟然硬生生地抗住了须弥换日图的攻击!
  
      “木羽!”
  
      白界目光怨毒地看着木羽,他尖利的竖眼泛着让人讨厌的光芒,像是要把木羽给穿透,可是木羽只是冷漠地看着白界,他身上气息内敛,根本让人看不出深浅。
  
      “木羽,你……”枯木惊异地看着木羽,他总觉得木羽身上好像发生了某些奇怪的变化,但具体变化在什么地方他却又说不上来。
  
      “很抱歉,我来迟了。”木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