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七十三章 对攻 3

日军释放出的毒气混杂在扬尘中慢慢弥散开,而后又顺着楼道一点点向上蔓延,直到占据街道对面店铺的日军从3楼的墙洞中看到白色烟气溢出,一直分散等候在大楼门外两侧的那六个日军老兵,这才快速的穿过街道,消失在街道对面的店铺里。一直关注他们的左川光一旋即用力挥下手臂,20多名戴着防毒面具的日军士兵,顺着街道冲向一片死寂的银行大楼。、
  
  在左川光一此刻看来,这场战斗基本就算是结束了,最后剩下的也只是冲进大楼里去,找到并把袭击者的尸体带出来就是了。老话说的好,叫做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就在左川光一暗自得意的时候,那20几个带着防毒面具的日军士兵已经踩着满地的砖石瓦砾,一拥而上冲进银行大楼里。
  
  只是不过才几息的功夫,冲进大楼的日军中就奔出一人来,左川光一不禁愣住了,心说难道又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了不成?“中队长,被咱们困在大楼里的袭击者炸断了连接2楼和3楼的楼梯,我们需要梯子,否则就没有办法上楼。”回来报告的这个日军伍长还算伶俐,没几下,就把事情给说的清清楚楚。
  
  刚才还暗自担心的左川光一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只要不是又出问题了就好,只是需要几部梯子而已,这个并不会太难解决。稍顷之后,负责外围警戒的宪兵部队派人送来梯子,一心想要早点结束的左川光一大手一挥,又向大楼里加派了人手。随着梯子的进入,银行大楼里和门口乱哄哄的聚集了超过40名日军士兵。
  
  身为大队长的长野对此似乎也算满意,在左川光一向自己汇报的时候,长野大队长还不忘记激励左川光一几句。可是就在他亲眼看到已经有士兵的身影出现在2楼墙洞处的时候,长野大队长只觉着脚下一晃,耳边听到轰隆隆的爆响声,再看远处的银行大楼,早已经被整片腾起的浓烟和扬尘笼罩其中,除了这些,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几息之后,顺着街道澎涌而来的烟尘带着强大的推力,把目瞪口呆的长野等人当即顶了个跟头。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以银行大楼为中心的方圆数百米范围之内,全都被浓密的烟尘遮挡起来。但凡是身处在这一范围之内的人,基本就是口不言目不能视,完全被铺天盖地的烟尘遮挡住了几乎所有的感官。
  
  被烟尘顶了个跟头的长野大队长仰面摔翻在地,但马上就又被身边的几个心腹死死护在身下,还没等他我去年的反应过来,身侧就有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手下官兵们的呼喝声。强忍着这种几乎令人窒息的糟糕感觉,此刻早已经是灰头土脸的左川光一不顾一切的呼喝起来,虽说吸进嗓子里的扬尘让左川光一不住的咳嗽起来,但他还是很快在身边聚集起20多名手下士兵,而且他此刻距离长野大队长并不算远。
  
  银行大楼整个塌了下来,这是街道对面那些店铺里的日军士兵亲眼所见,进入大楼和等候在大楼门口的那40多名同伴,显然情况不妙。浓密的扬尘还没有散去,连续的呼喝声便接力一般的,从前面的街口一直传了过来。龟缩在店铺里的日军士兵沉默片刻之后,就有一个日军曹长出来挑头,30几个日军士兵随即踩着满地的瓦砾穿过街道,出现在几乎完全坍塌的银行大楼废墟前。
  
  银行大楼并不算完全坍塌,可整栋大楼此刻也只剩下了一截后墙还顽强的挺立着,而2楼和3楼则坍塌下来大半,把一楼完全掩埋在最先面。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街道里弥散开来的扬尘才算是渐渐散去,彼此对望的长野大队官兵们暗自庆幸的同时,也都把目光投向他们各自的长官身上,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八格牙路,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了的。”已经被部下搀扶起来的长野大队长怒气上涌,用力推开准备为自己擦拭面颊的部下,一向注意军人风范的长野大队长和其他人一样,用一种蓬头垢面的姿态出现在长野大队的士兵面前。“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了的,否则这样一栋大楼绝对不可能会被几颗*炸塌,那需要大量的*。”
  
  没错,在大楼倒塌之后,长野大队长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那是一栋银行大楼,他们的九二式步兵炮连续轰了十几炮,都不能把大楼轰塌,这足以证明大楼的坚固性。对方采取了爆破的方式摧毁大楼,如果没有事先在大楼里布置了大量的*,就根本做不到,总之,长野大队长是自问没有这个能力。
  
  所有人都在看着灰头土脸的长野大队长,那是一直带着他们获得胜利的人,只是恍惚之中,有人忽然发现长野大队长此刻似乎并不是很有信心。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组织人手清理废墟查找可能还活着的幸存者,然后找到袭击者的尸体。如果按照长野大队以往的行径,这样繁重的劳动,最好是交给强行征召来的民夫们去完成,可是这一次,他们只能亲自上阵,毕竟这片废墟里还埋着40多名帝国士兵。
  
  包括暴怒中的长野大队长和左川光一在内,没有人认为袭击者还活着,这里早已经被他们团团包围起来,而且外围还有大批的宪兵部队担任警戒,况且大楼里的*需要有人引爆才会炸塌大楼。基于以上的种种原因,所有知晓这个消息的日军官兵,都不约而同的松懈下来,因为他们全都认为,被困在大楼里走投无路的袭击者,一定也被埋在大楼里了。
  
  陆远两人引爆*炸塌银行大楼的举动,被日军自动脑补为是因为觉着已经走投无路,所以才会引爆*,按照中国的说法,这叫临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自动脑补出这个结论的日军士兵们,在暗自松气同时,还会感叹几句,他们认为如果当时包围大楼之后,就干脆什么也不做,直接把袭击者困死在大楼里就好了。在宪兵部队里,此刻有这种想法的官兵不在少数,就连长野大队里亦出现了这种论调。
  
  银行大楼倒塌,平地里腾起十几米高的烟柱,云集在虹口区外的各国记者们岂会看不到,在闪光灯的一片闪动中,许还山的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烟柱出现之前的爆炸,虹口区外面的许还山一样感受得到,如果不是随后看到虹口区里腾空而起的巨大烟柱,他会跟其他人一样,觉着刚才的大地晃动是发生地震了。
  
  仰头看着那道升腾而起的烟柱,许还山的眼眶中渐渐有了水汽,能弄出如此巨大的动静来,许还山猜测被日军围困的陆远一定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许还山希望陆远能活下来,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期望不大符合实际,毕竟陆远只是独自一个人,而虹口区里的日军数量早已经超过千人规模。
  
  就在许还山暗自伤神之际,也就在灰头土脸的长野大队长向手下士兵喊话的时候,遁入地道的陆远带着受伤的金斗焕,正悄悄从一片花丛里钻出。花丛中的地洞就是地道的出口,陆远事先并没有挖通地道出口,而是留下一层2米多厚的土层,就算有人经过这里,或是给这里的花草浇水,也绝对不会想到脚下会存在着一条地道。
  
  在陆远前面钻出地道的金斗焕此刻满脸的惊叹,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他,没有想到陆远会早早准备好了退路。稍后钻出地道的陆远,在离开地道之前,小心翼翼的挂好了绊线。绊线的一端固定在一根深深插进土层上的铁钎上,而另一端,则连接在一跟*的拉线上。如果掘开旁边的泥土,就会发现,这跟*被固定在几块*和一枚大口径炮弹的弹体上。
  
  “你们救**在虹口区还有多少人?”钻出地道的陆远不等金斗焕向自己道谢,便一边封闭地道出口,一边闷声向金斗焕问道。“今天之后,日军一定会彻底对虹口区实施搜查,一切他们觉得可疑的人和事,都会受到调查和严密的监视。你们救**的人,即便能够逃过这次搜查,以后在虹口区也很难有所作为。”
  
  “我不知道你们救**对付日军都有什么计划和策略,但如果是我,眼下算是一个好机会。”封闭好地道出口,陆远起身看着金斗焕。“我在虹口区里藏着大量的武器弹药,而且我的战斗力,你也都亲眼见识过。我现在需要人手,如果有足够多的人手,我就能让整个虹口区陷入麻烦之中。我会让虹口区变成一个大泥潭,让越来越多的日军兵力陷入这个大泥潭,不管结果怎样,日本人这次的脸是丢大发了。”




支付宝首页搜索" 573393435 "立即领大红包,每日一次,本月累计付款15天瓜分1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