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729 夏季战役

729 夏季战役 (第1/2页)



      商衡所遭遇的事情,在三个小时后种种疑惑反馈到本体。(自我集群越庞大,各个分体实际信息反馈的速度也就越少了)
  
      然而本体思维思考的同样也只是生存和发展,(就像人民日报上一般不会播报八卦新闻。)本体思维只是根据了北亚的战略局势进行了相关战局演变思考。而得到本体思考,并不会关注每一个分体那些非本愿的想法。
  
      #
  
      而卢安在现在这个阶段,由于自我分体越来越多,自我越来越忙碌。尽管每一个想法都能被自己的分体实现。
  
      而副作用就是每一个分体从本体那里分到的注意力也很少,当分体遭遇危险的时候,可能需要半个小时,才能让本体注意,在本体思维注意到分体的之前,没有五级超能的和预演的分体因为自己疏漏而死亡,是有可能的。——这就让在外国卧底的商衡异常的小心。生怕得罪任何
  
      #
  
      在从露波芙那里出来后,商衡连续几天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总是有些燥火,但是即使是燥火。商衡依旧没有任何敢逾越雷池的打算。(不解风情)
  
      #
  
      返回在工厂中躲了了几个月后,商衡回头看了看庞大的生产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的说道:“战争可能让人死于非命,政治同样能。”
  
      2049年夏季,圣灵教迎来了最高的战略时机,然而在最好的时机内,也是内部开始忽略外部威胁,内部问题滋生的时候。(历史上例如太平天国的天京事变。)
  
      商衡回首看了看南方,眼神有些迷离——自我(本体)回馈的,黔地的地区的建设和时代社会成果,以及即将“全面和时代碰撞”的决心。
  
      ###
  
      2049年夏季,当阳光开始一天长时间照射大地的时候,太阳始终在南方徘徊的时候,地球北方陆地。战火的纷争开始了。
  
      叶卡捷琳堡,是这场大型战役的中心,双方参战总人数四十五万人,嗯,听起来比起来比二战动辄百万人的大战役逼格要低。——但是请注意这是后工业时代的战争。
  
      在二十一世纪,街头巷尾堵得水泄不通的车流长龙,看起来蔚为壮观,但是如果把所有小汽车全部去掉,只留下人,就会发现大街上很空旷。甚至会感觉到很冷清,没有人气。
  
      在西伯利亚的泥泞的土地上,可以看到大量的装甲机械车辆在地面上快点的前进。数百辆车辆,在西伯利亚大平原上运动。运动了五十公里后,这些机械在庞大的平原上展开,抬起了炮管。一门门大炮朝着远方的轰击。
  
      在炮弹落点区域,可以看到朵朵爆炸的火焰在地面上撕开,刚刚融化的泥泞冻土,犹如粪坑丢了大鞭炮的场景。
  
      火焰将泥巴和炸飞到百米开外。形成了一个弹坑,但是弹坑只是暂时的,这里是夏季的冻土层,地表的大量的泥水回流,很快就将弹坑变成了泥水坑。
  
      当然在这样的环境下作战,再高逼格的作战平台,涂装再漂亮也毫无作用,被泥泞的雨点淋成了泥巴战车。
  
      炮弹打击的地区内是沙俄的一只机械化部队,这些机械化部队的阵型非常开,平均间隔一百米到五十米之间,这个距离是人类视力的极限,也是人类工业的极限。人类智能电子设备在二战结束后升级了数代,从一开始的庞大计算机,变成掌上的手机。
  
      但是感光设备光学设备,也就是手机上的拍照的镜头,并没有那么先进,也是越远的事物越难以分辨。五十米一百米的范围,刚好是智能设备能够观察到的范围。在每一辆坦克上智能炮塔以及干扰自导的发射器,对准着天空的弹头。
  
      #
  
      如果不是这些坦克上有自动干扰设备,在这一轮制导炮弹的覆盖打击,这群装甲坦克就会被收割大半。
  
      而现在大部分炮弹被干扰设备干扰落在了战车和战车之间的空旷出,炮击的弹片和冲击波对步兵来说是恐怖的,但是对六十吨的钢铁战车来说,仅仅只是清风拂山岗。
  
      当然也有部分坦克被直接刚好命中,那场面毫无疑问,就是大锤砸纸箱。一枚炮弹就将坦克炮塔掀飞。
  
      在这种战争中,士兵活下来是概率学,再好的干扰设备,在强的反炮弹系统,也会有不管用的时候,就像美国最先进的装备,在中东战场上横行无忌,也是会有金身被破的时候。
  
      #
  
      坦克会被反坦克导弹给掀开天灵盖,最先进的武装直升机如果飞的低了,会被步枪打下来,最先进的战斗机在遇到几十种的信号的老式导弹的围殴下也会失鞋的。而武备的技术革新,只能做到减小被摧毁的概率,做不到万无一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