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百七十节 偶然x的x疏忽 2

第一百七十节 偶然x的x疏忽 2 (第1/2页)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面前的一切渐渐消逝的时候,袁森的脑子里,冒出这样两句话来。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别人这样对你们吗?
  
  之后,袁森发现自己出现在城市外围,在他面前,许多大巴车正开进这座城市。
  
  这应该就是朱贵所说的那些‘囚犯’了。他们虽然没穿囚服,但其中有许多都面目狰狞,表情凶恶。
  
  在路边,是程贞和她的一些支持者。在她身旁,有一些标语和口号,“欢迎大家来到新开封城”之类的,还有少量的摄像机和记者。
  
  这就是朱贵对她的使用方法?程贞还是那幅勇于牺牲和奉献的模样,但是跟在她身边的人,有不少都显得有气无力、闷闷不乐。
  
  “你们这是怎么了?他们都是弱者!是无辜的人!被汉国政府冤枉了这么多年,终于在我们的呼吁下被释放了!这个时刻,我们应该做的,就是用关怀和爱来让他们感受到世界的温暖!”
  
  程贞看着自己身边的人,这样呼吁道。
  
  她身边的人,在这样的呼吁下勉强打起了一点儿精神。有个女的,拿起一旁的鲜花,走到路边,对车上的人挥着手,送着飞吻。
  
  随即,一口痰从车窗上飞到她脸上。
  
  车上随即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程贞身边有几个男子冲到那女子身边,安慰着她,同时指着大巴车,破口大骂起来。
  
  这时,程贞走到了他们身边,阻止了他们。
  
  “不要让愤怒充满我们的灵魂。”她这样说道。“恶人做什么是他们的事情,但我们是好人!”
  
  这些话是比较常见的---主人公的家人被罪犯杀死了,主人公愤怒的想要复仇,却被一旁的‘好人’拦住。这一类的事情,电影里就常演。
  
  因此,这些人没有反驳程贞,只是表情变得更难看了。
  
  “难道罪犯没有眼睛吗?难道罪犯就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吗?”
  
  程贞见他们如此,像读诗一般,高声的朗诵了起来。
  
  远处的那些记者,在她开始朗诵的时候就跑了过来,把手中的器械对准了她。在程贞念完这一段后,有的当即喝彩起来。
  
  “好!”
  
  “说的太好了!”
  
  程贞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继续说了起来。
  
  “他们的确是罪犯,没错!但他们绝不是十恶不赦的!”
  
  “他们也一样有父母、有家人、有朋友、有孩子,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因为他们过去犯下的罪就排斥他们、鄙夷他们、歧视他们,难道那是正确的吗?”
  
  “不,绝不!我们大家,所有的好人、普通人、正常人!要做的是原谅他们!容忍他们!感化他们!就是包容他们、接受他们、体谅他们!我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世界一定会变成美好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