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皇宫决战 中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皇宫决战 中 (第1/2页)



  太史寒生不紧不慢,一手推掌正面抵挡,似乎完全不被孙云的掌法所撼动。杀掌一刻,掌风扑袭,彼此二人纷纷退后,太史寒生更是冲破了身后的轿子,退到了老远的地方……
  
  “全军有令,杀了此贼,保护相国!”然而,就在孙云和太史寒生对杀间,皇宫周围严阵以待的千军将士即刻集结,持刀立马便朝孙云包围而去。
  
  太史寒生看在眼里,不由冷声笑道:“来吧,就让我再见识见识,你当初‘喋血王府’的威力……”
  
  “今天谁要敢挡我……杀无赦!”孙云狂怒破吼一声,双手寒刀迎刃而上。
  
  “杀!”皇宫四处遍地杀喊,千军铁蹄仿佛潮水一般朝孙云涌了上来。孙云持刀聚定在手,双眸坚忍瞳孔惊震。
  
  “呀!”孙云破吼一声,“紫电诀”聚力全身爆裂而出,如同铁碎狼牙般的冲涌,狂骤惊刀飞扬而出,霎时尘土碎瓦俱裂开来,一道道紫流电光汹涌而现。
  
  “吁”蒙元铁蹄的战马被孙云的气魄所震慑,纷纷仰首嘶蹄群嚎。蒙元众军有些力不从心,靠近孙云一刻,仿佛临近刀山火海,逡巡不敢向前。
  
  没完,“紫电诀”力顿的一刻,孙云双手捉刀而现“银月双刀”化作“紫月双刀”,飞扬流式定破惊狂,无数流天望月般的斩芒聚天而下,死亡召唤一般的气势正朝蒙元众军额头袭来。
  
  “啊啊啊……”惊爆眼球的一瞬,铠甲重兵所遇“紫月神刀”,如同死亡利刃划过躯体,只见半空鲜血迸裂,飞洒寒芒四溅一刻,战马寻首顿时化为一片血雾,众军将士落马已是血肉模糊、不堪直视。
  
  “吁吁……”就连战马所见惊慑,也不敢再贸然向前,后面的骑兵就更不用说,此时的孙云仿佛嗜血的魔鬼一般,稍近一步很有可能会被血尸万段。
  
  然而蒙元众骑不上,孙云主动突袭而出,“神踪步”无影迅迭而起,飞惶横流般的速度,眨眼无以跟及的身手,双手寒芒再聚而上,杀天破刀凌威而来。
  
  “紫云漫天”呼使而现,狂风骤下剧烈惊涛,孙云几乎是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刀法所至破空惊宇,残芒所至鲜血飞落,凡居身孙云锋芒一点,众军士兵皆屠戮血泊倒地……
  
  “那……那……那个家伙是怪物吗……”宫殿台阶之上,皇帝看着孙云手刀满血屠戮,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皇帝不由惊恐十分。
  
  “皇上,千万不可以看啊……”一旁的将军为了照顾皇上,在其面前劝导一句,遂命周身的御林护卫令道,“全军都有,保护皇上!”
  
  “喝”众军齐令一声,纷纷形成数道盾阵依次排开,在君主面前围栏几道防护网,不让孙云靠近半刻……
  
  然而,孙云似乎并不对皇帝感兴趣,他的眼里只有杀死太史寒生,其余人等谁敢阻挠自己,一律挥刀见血相向。
  
  “啊啊啊……”一声又一声惨叫连绵不绝,不出一刻,孙云的周身已经倒下了堆积如山的蒙元骑兵的尸体,孙云的气魄恍如当初“喋血王府”的威慑,昔日温文尔雅的来运镖局少主,如今再度化身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眼神中只有杀戮和血恨……
  
  “骑兵列阵,用铁锁链对付他”关键时刻,守军骑将呼命一声,命众军将士用铁锁链环绕,欲图控制住杀人如麻的孙云。
  
  “驾驾……”很快,众骑身前锁链相向,扬起地上的灰飞尘土,“哐当哐当”的撕裂声响,正朝孙云一步步靠近。
  
  孙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斩杀自己身前最后一个蒙元士兵,正面迎头敌人的“锁链骑兵”。
  
  “开阵!”骑军将领又令一声,众骑霎时形成铁桶之阵,将孙云死死围困在阵中心。没完,骑军士兵纷纷手握铁索的一端,就在骑将喝令意识之下,纷纷将手中的铁套扔向阵中的目标孙云。
  
  孙云将一切看在眼里,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恐慌,霎时坚硬无比的铁链将自己死死缠绕,持刀的双手动不了身,仿佛被固定卡住一般,暂时无以挣脱。
  
  “骑阵,拉动铁索!”骑将又在后方喝令一句,命阵中的士兵的拉动铁索。
  
  “呀啊”众骑士卒齐声喝道,纷纷拉动手中的锁链,霎时间铁索将孙云缠绕的越来越紧,常人已然定身不动,甚至会被活活勒死。可孙云依旧镇定自若,仿佛根本不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骑阵,散开!”骑将最后命令一声,阵中铁骑如同实行五马分尸的酷刑,列马四周彼行而去,与五马分尸不同的是,缠绕在孙云身上的铁索不是分开,而是越来越紧,直到将孙云活活绞死在乱阵之中。
  
  孙云将一切看在眼里,忽而闭上了眼睛……
  
  “噌”睁眼一瞬一道闪光,赤金双瞳顿涌而现,“灵王”的力量再度觉醒,孙云持刀双手紧握,全身四周断聚发力,周身如同被寒光剧烈包围一般,杀伐断绝见,冲破铁索束缚。
  
  “额啊!!!”紧接着,孙云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全身内力迸发开来“阴阳破碎诀”骤断而现,兼并“灵王”血刃寒芒的力量,只在眨眼功夫片刻一瞬,一声“砰”的巨响,粗壮无比的数条铁链,竟被孙云活生生挣脱开来。
  
  没完,孙云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挣脱铁链的一刻,双手暂时收刀,并将周身的铁链侧端全部用力拉在手心,控制住骑兵分散的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