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九八零章 夜色迷舟

第九八零章 夜色迷舟 (第1/2页)


秦月歌这时候却走到距离齐宁不远的一处悬崖边上,蹲下身子,探手在地上摸了一摸,这才起身看向齐宁,齐宁也走了过去,秦月歌轻声道:“侯爷,马蹄印最后就是消失在这里。”
  
  齐宁微微点头,遥望向海面。
  
  夜色之下的大海,风起浪涌,波涛不宁,那深邃的大海之下,似乎隐藏着无数的凶险和秘密,便在此时,却见秦月歌猛地上前两步,神情严峻起来,低声道:“侯爷,您看,那里.....好像有一艘小船。”
  
  齐宁顺着秦月歌手指的方向瞧过去,果然见到一艘小船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就在悬崖之下,随着海浪拍打崖壁,那小船如同一片树叶般在海面上随波逐流。
  
  齐宁并不耽搁,身形一展,已经从悬崖轻盈跃下,调下崖壁一块凸起的岩石上,身法轻灵,直往崖下过去,秦月歌动作也极为敏捷,紧跟在齐宁身后,却也显出不弱的轻功。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鬼门崖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种时候突然出现一艘小舟,自然是蹊跷得很。
  
  两人就如同灵猿一般,只片刻间,已经到得崖下,这时候已经瞧见那艘小舟就在前面不远,那小舟上只有一道身影,显然已经看到齐宁二人,却并无惊慌的迹象,也不说话,月下之下,显得颇有些诡异。
  
  齐宁和秦月歌并肩而立,那船夫也是望向这边,海浪声声,一阵沉寂之后,秦月歌终于率先道:“船家靠岸!”
  
  秦月歌声音洪亮,中气颇足,亦可见内力也是不弱,声音远远传过去。
  
  那船夫竟然没有犹豫,摇撸向岸边过来,尚有一小段距离,齐宁借着月光,瞧见那船夫身体壮硕,眉重眼亮,只听那船夫已经高声道:“敢问是否有位姓齐的客人?”
  
  齐宁心想这船夫果然有蹊跷,上前一步,沉声道:“我姓齐!”
  
  那船夫“哦”了一声,这才将船靠岸,那小船刚刚靠岸,秦月歌身形便如同鬼魅一般,一跃跳上那小船,腰间佩刀出鞘,刀光一闪,佩刀已经架在了那船夫的脖子上。
  
  那船夫脸色骤变,急叫道:“饶命,不要.....不要杀我.....!”显得异常惶恐,齐宁本以为这船夫半夜三更独自出现在鬼门崖,定是个胆大包天之徒,却不料竟然是如此不堪,而且从那船夫的反应看出,其惶恐之态,并不是作伪。
  
  齐宁也是身形一展,跳上了小船。
  
  这小船不大,但容纳五六个人倒是不在话下,除了撸桨之外,船上还备有小型风帆,显然是到深海处需要凭借风帆行驶,穿透一遍堆放着两只木箱子,边上甚至还有几只酒坛子,乍一看去,倒像是出远海之人备的物资。
  
  船夫大概四十五六岁模样,腰板很直,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人。
  
  一阵海浪过来,小船晃晃悠悠,齐宁盯着那船夫,见到那船夫眸中满是惊恐之色,这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齐?”
  
  “小人.....小人不知!”那船夫急忙道:“小人收了五十两银子,按吩咐在这里等候一位姓齐的客人,您.....您就是那位客人?”
  
  秦月歌神情冷峻:“是谁让你在这里等候?”
  
  “那人我不认识。”船夫道:“小人是个渔民,昨天晚上,有一个男人找到小人,给了小人五十两银子,让.....让小人从今天黄昏开始就在鬼门崖这里等着,他说只要我等三天,三天之内,如果姓齐的客人没有过来,我就可以回家。如果三天之内,姓齐的客人过来,就.....就带姓齐的客人去一个地方。”
  
  “你是渔民?”
  
  “是是是!”船夫有些哆嗦地抬起手,向南边指过去:“往南再走二十里地,有梁家泊,小.....小人是梁家泊的人,两位大爷过去一打听沈六,那就是小人。”
  
  齐宁问道:“派你过来的那人长什么样子?”
  
  船夫摇头道:“小人.....小人也没看清楚,昨晚半夜三更,那人敲开小的家门,当时.....当时他披着斗篷,戴着帽子,小人看不清那模样,他丢给小的一袋银子,告诉小的要办的事儿,问小的能不能接下这活儿,若是.....若是不肯,他再去找别人,还说若是顺利完成任务,无论三天之内能不能见到姓齐的客人,回头再给小的五十两银子,小的.....小的觉得机会难得,所以.....所以就接了这趟活儿.....!”
  
  秦月歌冷声道:“你若有一字谎言,可知道下场?”
  
  “小的不敢说谎。”船夫立刻道:“小的要有一个字说谎,就.....就让鲨鱼吃咯。”
  
  齐宁心里也清楚,一个普通的渔民,一年下来,除了维持生活之外,能存上几两银子已经算是不差,一百两银子对普通的渔民来说,几乎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无论换做是谁,都会搏上一搏。
  
  “那人让你带我们去哪里?”秦月歌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