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九十四章 行家

第九十四章 行家 (第1/2页)



  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黄河不是尿的,牛皮不是吹的。
  
  且不说李福换上新衣,踩上新鞋,精神面貌为之一新,看着也是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一位老人家了。就说他才稍微的露了点肚子里的“杂货”,就轻而易举让洪衍武心服口服了。
  
  因为要知道,在京城的“红白事儿”上,“茶行”与“厨行”互为表里,缺一不可。厨行是幕后,“茶行”是台前,那做的就是台面儿上的事儿,再重要不过了。
  
  除先期准备工作的各项杂务之外,从客人来了之后的赞礼、接待、呈礼、让座、斟茶、果席、小吃、上菜、上汤,这一道道具体流程环节。也都得靠“茶房”来负责协调各处。
  
  别看名义上“茶房”只是红白喜事的半个礼宾,可实际作用比真正的礼宾大多了。哪一处缺了“茶房”都玩不转。
  
  实事求是的说,有经验的好“茶房”堪称是宴请流程中的中流砥柱、灵魂人物。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就是今天哪怕名气再大的“婚庆服务公司”也做不到。
  
  像今天这些的礼仪司仪和婚礼承办组织者,根本就没人能达到像过去的茶房那样,上至官方会典条例,下至民间“婆婆大全”,无不通晓。说话、行事严丝合缝,汤水不漏。
  
  甚至还能对主家的疏忽及时提醒,对不通礼节者还能“拉串儿”(提前代教礼仪)的地步。就更别提什么安置茶灶油桌、斟茶倒水、整治果席、制作京味甜食这些专业性技能了。
  
  那是文化知识、人情世故、礼仪礼貌、服务项目上的综合差距。现代的婚庆组织者素质上差多了。
  
  所以说,李福既是个名副其实的礼仪通家,也是个极富实际经验的宴请组织者。
  
  再加上“衍美楼”就在洪家的家门口,他当年就经常负责照应洪家的红白事儿和喜庆堂会。无论对洪家的忌讳、喜好和院落环境都熟悉极了。
  
  该注意什么,到底怎么弄,全都门儿清。他要不是行家就没行家了。
  
  具体说来,李福就喜宴事宜,初步只跟洪衍武谈了两点最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一是人,一是物。
  
  首先来说,谁家里也不是饭庄子,办事就必得要先请厨行。
  
  过去洪家就是开酒楼饭庄的,由“衍美楼”派人“出外会”就行。也不用派人“监席”,自然省心。
  
  可现在就不行了,洪家早没了自己的饭庄子酒楼。就得外请。
  
  而厨行的手艺好赖,在当今社会环境下才是真正的重头戏。要是客人们吃不好,那可是最丢面子的。怎么把席面办得实惠上档次,是重中之重。
  
  另外由于洪家办得场面大,要请的人头儿多。那仅仅是手艺好的厨师还不行,还必须得有应付这种大场面经验的人才行。
  
  否则不但会给主家造成没必要的浪费。现场也会掉链子,焦头烂额丢主家的脸面。
  
  所以请谁来办,合适的人选可就不那么容易找了。
  
  另外光有厨师还不行,知宾的、摆礼的、让座的、斟茶的、上菜的都要用人。至少也得要雇请十几号人来帮忙。
  
  过去这不算什么难事,但现在人谁也不愿意为俩钱去伺候人。哪怕肯多出钱,找足人手也要费不少周折。
  
  其次,外请的厨行只出人手。弄不好连材料都得主家自备。所以要用到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以及茶碗茶壶,乃至灶台炊具都得主家自己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