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源火重逢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源火重逢 (第1/2页)


“刚才那位是魔皇?”
  
  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白心猿,一脸好奇的问高正阳。
  
  刚才他虽然在吸收灵丹药力,却听到了紫元弘和高正阳一部分对话。
  
  白心猿和魔族打了这么久的交道,甚至杀过一位魔族神阶强者。对于常驻人界的魔族强者,就算没见过也知道。
  
  可紫元弘却明显不是常驻人界的魔族强者。他身上那股强者气息和皇者气度,更是掩盖不住。
  
  白心猿大胆推测了一下,觉得对方很可能就是魔族皇者紫元弘。
  
  高正阳点头说:“是他。想找我谈和,只是没谈拢。”
  
  白心猿深深看了眼高正阳,突然说:“一百多年了,我自觉进步很大。却距离你越来越远了。”
  
  “目前来看是这样。”
  
  高正阳转又安慰说:“你灵性超凡,将来有望步入十三阶。现在么,你需要奋发努力,而不是像死狗一样窝在这里。”
  
  白心猿苦笑,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他待在清凉殿很没出息。却从没人敢当他的面说。高正阳还是第一个。
  
  不过,高正阳说的虽然不客气,却透出熟稔关心的味道,让他听了并不反感,反而觉得心里发热。
  
  白心猿想了下说:“外面太乱了,心定不下来。”
  
  高正阳问:“我剑法如何?”
  
  白心猿微微一愣,想到高正阳之前和他动手,那神月无暇的圆满剑光,圆中藏锐,锐中生缺,由缺而盈。那一剑居然就如天上神月,剑有尽意无尽。
  
  他本想提出点看法,但越想那剑光越是可怕。强大心猿让他牢记住了高正阳一剑所有细节,他专心推演那剑法种种变化,想着想着竟然不由的痴了。
  
  “喂喂、别发呆了……”高正阳等了一会,发现白心猿在那沉思不语,也有点不耐了。
  
  白心猿如梦方醒,他有些汗颜的说:“你的剑法太强了,我推演一下就入神了。”
  
  他想了下说:“若以剑法而论,你剑意高妙绝伦,剑法无懈可击,远远在我之上。”
  
  说到这里,白心猿顿了一下,才又说:“只是,这剑法神意虽高却辽阔悠远,和你本性并不太合。你用的再如何厉害,这门剑法也只是一门工具。你很难把剑法推升到更高层次。”
  
  高正阳到有点意外,他让白心猿点评自己剑法,不过是想提醒他剑法不是闭门造车。没想到,白心猿居然很有见识。
  
  看出神月剑不算本事。但能看出他和剑法不合,这就很不一般了。
  
  的确,这门神月剑高正阳用来杀敌是很顺手。而且,也完全融入了龙皇九变。但神月剑本身的剑意变化,却和龙皇九变差了许多。
  
  神月剑意传承自明月剑主,高正阳虽然自负,也知道现在他力量还比不上明月剑主。尤其是在剑法上,更差了着一个层次。
  
  想要在剑法上推陈出新,炼成完全属于自己的剑法,高正阳觉得不太可能。至少,不是他现在能做到的。
  
  高正阳说:“你眼光不凡,灵性超绝。但坐在房间里练不出绝世剑法。还需要出去挑战强敌,见识生死悲欢,才能觉悟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剑法。”
  
  白心猿点点头:“你说的对,我听你的。”
  
  说着,白心猿就要离开,却被高正阳一把拦住:“你别想太多。我让你历练是让你做事,不是让你出去玩。”
  
  高正阳正色说:“人定的规矩,是为了约束同类。天定的规矩,是为了约束万物众生。人定的规矩不对,就会被推翻。天定的规矩不对,就会崩溃重来……”
  
  高正阳对白心猿说:“你不要乱走,就在委员会做事。”
  
  “听你的。”白心猿痛快答应。
  
  换做别人,白心猿都只当他放狗屁。但高正阳不同,高正阳是他入道的引路人。几次都是高正阳给了他最正确的指引,他才有了今天成就。
  
  白心猿年少的时候,把高正阳当做朋友,当做竞争对手。但随着高正阳越来越强,他已经失去了较量的斗志。
  
  转而把高正阳当做良师益友,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其实,白心猿和月轻雪一样。他们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高正阳,并亲眼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走上巅峰。
  
  白心猿对于高正阳,也有种无可言说的强大信心。他相信高正阳永远不会失败,相信他永远正确。
  
  这种盲目的信任,在他少年时就在心底扎根。随着高正阳的成长,这种观念也在不断壮大。到了现在,已经成为了无可动摇的信念。
  
  白心猿憋在清凉殿不出门,不止是因为鹤飞羽的死伤心过度。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觉得愧对高正阳的托付,没能照顾好鹤飞羽。
  
  高正阳突然跑回来,一个字都不提鹤飞羽,还送给他三十六处重炼形灵丹,让他一步成为了神阶巅峰。这让白心猿更是羞愧。
  
  对于高正阳的要求,他只能无条件答应。
  
  高正阳并不太明白白心猿的心思。这毕竟是个男人,他也没兴趣知道对方到底都在想什么。只是出于不死神躯的直觉,他知道白心猿可以信任。这一点,就足够了。
  
  对于白心猿的表态,高正阳表示赞许,他又说:“悟道,不一定非要在高妙处寻功夫。有位大宗师说过,道在瓦砾,道在屎溺。其言虽然粗俗,却是至理……”
  
  高正阳还没等说完,就发现白心猿身上气息剧变,他口中不住自语:“道在瓦砾,道在屎溺,我懂了!”
  
  说着,白心猿一脸的狂喜。他识海中灵动心猿,抱着一对剑器,酣然入睡。那悠长的气息,似乎暗合某种天道韵律。
  
  “我、靠,真的假的……”
  
  高正阳也是极其惊讶,白心猿这种状态,居然是已经演化法则自成天地的架势。
  
  这是要成就神王啊!
  
  白心猿这一手,真是太超乎高正阳的预料了。现在人界的法则紧密,完全把力量限制在神阶。白心猿按照常理来说,怎么也不可能成就神王。
  
  但他偏偏在这个时候领悟至道,找到了成就神王的大门。
  
  这样的明悟太宝贵了。神阶强者一生也未必有一次机会。但在人界的法则限制下,白心猿不论如何都无法成就神王。
  
  高正阳想了一下,迅速做出决断,不能待在人界了。必须找一个元气纯净而充盈的地方,还要极其的安全。
  
  他在脑海里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很适合的地方。
  
  高正阳长袖一拂,血神旗就把白心猿收起来。下一步,他激发了凤轻翎留给他的本命翎羽。
  
  这根翎羽可是凤轻翎的尾翎,有着极其神妙的作用。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能连接源火海。
  
  源火海,至阳至纯的先天火焰之海,也是凤族起源地。
  
  这样一个地方,当然是凤族禁地。别说外族,就算是凤族,如果血统不够纯净,也没资格进入源火海。
  
  高正阳当初在凤轻翎带领下,到了源火海通过考验。也是在源火海,他炼成了先天神躯。
  
  现在时间紧迫,为了帮助白心猿渡过最重要的晋升,他选择了源火海。
  
  无穷无尽的赤金火焰,到处滚荡飞扬。在这里,只有最纯净的火焰才能存在。其他任何凡物或者生命,都会被先天火焰烧成先天精气本源。
  
  高正阳到是很喜欢源火海,到了他这一步,源火海对他来说就是温泉。泡个热水澡,洗刷一下身体内外不洁。
  
  高正阳虽然凝炼成先天不死神躯,内外纯一。但这个纯粹成一,却并非什么不沾染。
  
  譬如心底生出的杂念,譬如运转的各种元气,包括各种神器,都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下气息痕迹。
  
  对于高正阳来说,他至纯成一,所有外物都是污秽不洁。
  
  高正阳当然可以自己清理这些外来气息。但就像自己清理房间,这并不是件很轻松的活。
  
  到了源火海里,他只要开放自己就行了。一切不属于他的,都会在先天火焰中化作本源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