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 自然而然的掉入坑中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 自然而然的掉入坑中 (第1/2页)



      崔戢刃他们一直都没有选边站,不是因为他们怕死,而是两边的说法,他们都不是非常认同。
  
      他们认为张文灌他们太着急了一点,在他们的心中,这国家和百姓才是头等大事,应该暂时将所有的钱都用于百姓,李治的葬礼可以简化,其实李治身前也不喜欢奢靡,你还要征税,这就真心说不过去了,而且太子在这个时候即位,对于太子也不利,万一处理不当,太子就得来担这个责任,甚至成为亡国君,那太子多冤啊,其实这事的起因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慕容宝节那边,他们就更加不认同,慕容宝节他们多半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他们就一直没有表态,也没有参与,但是他们做的事,可不少,如今这朝野内外的政务,都是他们在处理,张文灌、慕容宝节他们忙着争斗,也没有什么空管这些事。
  
      但这并非是表示他们完全不想参与,他们还没有这么高风亮节,他们都是聪明人,也知道大军在外,这长安只能是看着热闹,但不会真刀真枪的干,最终还是得等到韩艺归来,这事才会有结果,也就是说,他们还有得选,不是二选一,而是三选一。
  
      韩艺也没有令他们失望,立刻找上他们。
  
      尚书省。
  
      “不瞒各位,我真的很不想在同一间屋子里面见到各位。”
  
      这一照面,韩艺连寒暄都省去了,长长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们见面一准就没好事!”
  
      郑善行他们均露出苦涩的笑意。
  
      要知道上回他们头回同聚一堂,就是因为危机一事。
  
      “闲话到此为止,请坐。”
  
      韩艺手一伸,待大家坐下之后,他才坐了下来,道:“如今的局势你们可能比我还要清楚。”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左右两边坐着的薛仁贵和契苾何力,“我与二位将军都认为如今的情况比前不久结束的那场大战,要更加危险,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会引发内战,一旦引发内战,我们大唐必将四分五裂,可能又会重蹈隋末的覆辙,无数百姓会因此丧生。因此,我和二位将军,以及其它统帅的意思是,以国家为先,不管怎么做,都不能令内战爆发,那么势必要保证,不管用任何方法解决这个问题,都必须保证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件事而丧失性命。”
  
      这话一出,狄仁杰他们是纷纷点头,就等着你这句话。
  
      郑善行道:“若国家为先,当以百姓,若以百姓,这事就应该先搁置,待处理好这战后事宜,再作打算。”
  
      任知古道:“可是这陛下的葬礼总不能一直拖下去,且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认为可以简化行事。”
  
      王玄道道:“若以国家为先,那就不能让太子即位,如今我们大唐是内忧外患,已经在这悬崖边上,稍有不慎,就会天下大乱,一旦乱起来,国家可是连出兵的钱都拿不出来,我认为太子没有足够的能力能够处理好这些事,且太子的身体,也令人感到十分的担忧,万一期间太子身体承受不住,到时又会变得危机重重,此时此刻,必须得让皇后继续主持政务。”
  
      契苾何力不满道:“太子只是年纪小,我们这些大臣可以辅助他啊!”
  
      王玄道道:“将军误会了,我说得能力,指的是经验和判断。如此多的事堆积在一起,大臣们的意见不一定是统一的,如果太子即位,他可能无法判断,谁的建议更好,太子最终只会听从那些离他更近的大臣,而不是更好的建议。虽然皇后也可能会犯错,但是皇后犯错的概率要比太子小得多,毕竟皇后是有着丰富的经验,且从战争爆发以来,一直主持着政务,对此甚是了解,而我们的国家是不能承受任何一次失误。”
  
      契苾何力听得是若有所思,关键太子身边是张文灌他们,他也信不过张文灌他们。
  
      狄仁杰道:“可不可以让太子即位,让皇后摄政?”
  
      长孙延道:“这样不是不行,可是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一派是支持皇后的,一派是支持太子的,如果这么做的话,朝中就还是对立的,可能什么事都办不成,这时候大家必须放下成见,团结一心。”
  
      郑善行道:“其实我也认为太子此时不应立即即位,太子的健康是个问题,而且太子即位,方方面面都会出现重大的变动,这会令一切都充满着不确定性,应该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保证以前的政策能够贯彻下去,再怎么说,也得等到国家稳定之后,再让太子即位,太子也可以趁着这期间养好自己的身体,吸取更多的经验,保证将来有足够的能力来继承大统。”
  
      契苾何力道:“可是这国不可一日无君啊!若无君主,谁知道该听谁的。”
  
      崔戢刃突然道:“那就给予皇后合法的统治地位。”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薛仁贵颤声道:“你是说让皇后称帝?”
  
      崔戢刃道:“皇后毕竟是女人,称帝与否,这个可以另说,我们可以给皇后其它的尊称。”
  
      契苾何力摇头道:“这怎么可以?”
  
      崔戢刃道:“那也比亡国要好呀!现在这情况,哪怕是太宗圣上在世,也不一定能够处理的好,何况是太子。皇后也许不是最好的人选,但却是我们唯一的人选,如果国家都亡了,那么可能是一个田舍儿称帝,相比起来,皇后要更加合适。”
  
      韩艺看着他,道:“希望你不是在含沙射影。”
  
      崔戢刃摆摆手道:“抱歉,抱歉,下官绝无此意,尚书令高风亮节,令下官佩服不已,一时口误,还请多多包涵。”
  
      你这混蛋,分明就是在含沙射影。韩艺道:“没事,没事,反正我现在已经从田舍儿晋升为田舍翁了,虽然看上去我还是那么年轻。”
  
      大家听得顿时哭笑不得,韩艺只要一开口,画风就会变样。
  
      薛仁贵道:“这不可能的,就算我们答应,张文灌他们也不会答应,还有那些儒生恐怕也难以接受。”
  
      “薛将军言之有理!”
  
      崔戢刃点点头,道:“所以我们首先是要想办法如何说服张文灌他们接受这个事实。”
  
      狄仁杰摇摇头道:“这真是太难了,慕容将军他们尚且还是要求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而你还要给予皇后合法的地位,张文灌他们是不可能答应的。”
  
      长孙延突然道:“我反倒认为,比起慕容将军的要求,崔兄的建议要更加容易让人接受一些,至少这是合法的,如果是不合法的,那么谁都不会信服的。”
  
      任知古道:“可是他们根本不会承认这是合法的。”
  
      崔戢刃道:“那就先得看看他们不答应的理由是什么?首先,正统。太子是正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我们也并非是要改变这一点,我们只是因为目前的局势,而给予皇后合法的地位,这是一个特例,不是说改朝换代,太子还是唯一的正统,我们可以给皇后任期加上一个期限,她只是带领我们大唐走出这个泥塘,等到天下太平,便归政于太子。”
  
      韩艺哼道:“你说得倒是轻巧,可是张文灌他们能信么,太子也不会答应,将心比心,我也不会相信,这权力到底掌握在皇后手中,若到时皇后不还政太子,谁又能够促使她遵从律法,她可是掌握着无上权力啊!这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