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 商人爱财,取之有道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 商人爱财,取之有道 (第1/2页)


这李绩特地派人来请,那肯定不是什么小事,但是韩艺也没有想到,那小将官直接将他请到了两仪殿。
  
  等到韩艺到来时,殿中就两人,李治和李绩。
  
  看上去,李治的精神是要好许多,毕竟这压力减轻不少,他如今不用再天天批阅奏章。
  
  但是这也演化出一个非常有趣的制度,就类似于主席与总理,武媚娘就是总理,她主持日常事务,李治就专门负责军国大事,一般情况下,这李绩都不需要跟武媚娘照面,因为临时约法是严格限制武媚娘干预军政。
  
  “微臣参见陛下。”
  
  “爱卿免礼。坐。”
  
  “多谢陛下。”
  
  韩艺坐在了李绩的对面。
  
  他们两个如今可是代表着文官之首和武官之首。
  
  李绩面色严肃道:“西北大都护那边传来消息,裴行俭从大都护府出兵,是兵不血刃夺回了小勃律。”
  
  韩艺愣道:“兵不血刃?”
  
  李绩点点头,道:“因为在得知裴行俭出兵之后,吐蕃与大勃律的军队便撤回了大勃律。”
  
  韩艺喜道:“这真是好事呀。”说着,他又向李治道:“陛下真是英明神武。”
  
  这小子!李治笑了笑,道:“你这些恭维之言就等会再说吧,虽然咱们兵不血刃拿下了小勃律,但是也出现一个问题,裴行俭认为小勃律是难以抵挡住吐蕃和大勃律的攻击,如果再将小勃律交还给小勃律的王子,只怕到时又会重蹈覆辙。”
  
  李绩点点头道:“老夫也赞同裴行俭的看法,小勃律乃是同样西域的要冲,再交回给小勃律,变数太大,就还不如由大都护府直接统管。”
  
  小勃律之前只是大唐的藩国,可不是说领土,裴行俭当然希望直接将小勃律纳入大唐的版图,这样也算是他为大唐开疆扩土,要知道大唐帝国可是非常崇尚开疆扩土,因为整个风气都很尚武,那尚武民族就是要开疆扩土。
  
  韩艺沉吟半响,摇摇头道:“我并不赞成这么做。”
  
  李治诧异道:“为何?”
  
  韩艺道:“司空方才已经说了,小勃律乃是通往西域的要冲,那自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周边势力错综复杂,如果直接纳为我大唐的版图,那么势必会让我大唐与周边地区产生利益矛盾,如果由小勃律的王子继续统治当地,那我大唐便进可攻,退可守。”
  
  李绩皱眉道:“但是小勃律的地理位置对于安西四镇的防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旦那里落于敌人之手,那就可以直接威胁到安西四镇。”
  
  李治也是稍稍点头。
  
  韩艺道:“可是我们在西北的驻兵本来就少,就算直接统治小勃律,也还是用小勃律的士兵去布防,那我们何不派一些将军去帮助他们巩固当地的防守。如果我们就这样占领了小勃律,这也会让周边藩国警惕我们的,说不定下回都不会请求我大唐派兵援助,这会有损我们大唐在那边的形象。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目前我们大唐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彻底掌控住那边,如今我大唐的版图已经足够大了,理应先巩固国内的统治,而不是去占领更多的领土,这领土打下来容易,想要守住可是难啊。”
  
  李治思索再三,如今国家连财政都没有恢复过来,是有些力不从心,这藩国跟直接统治,两回事,吐蕃这一扫荡,小勃律肯定是满目疮痍,纳入版图之内,那必须得花钱,又看向李绩,道:“司空你以为呢?”
  
  韩艺又老调重弹道:“等过几年,国内发展起来,巩固了辽东地区、西北地区,以及吐谷浑地区的统治,我们便能将重心放到那边去。”
  
  李绩看了眼韩艺,他也知道这是需要钱的,否则的话,也不需要找韩艺来商议,点了点头,向李治道:“老臣觉得尚书令说得也不无道理。”
  
  李治嗯了一声,道:“那就这么办吧,继续扶植小勃律的王子统治小勃律。哦,凉州已经传来消息,吐蕃的使臣马上就要到关中了。尚书令,一直以来都是你负责与吐蕃交涉,这回也由你去吧。”
  
  韩艺忙道:“陛下,这回吐蕃派来的使臣,无非也就是解释这事,希望我大唐放弃对他们的制裁,反正他们都已经从小勃律撤兵了,臣认为咱们也不必咄咄逼人,也狗急了也会跳墙的,这随便派个人去应付一下就行了,臣最近忙得很。”
  
  “什么叫做随便派个人应付,你如今可是尚书令,说话还如此随意。”李治沉眉道。
  
  韩艺讪讪道:“陛下教训的是,微臣失言了。”
  
  “那就派中书令去吧。”
  
  李治也没有怎么勉强韩艺,这一次谈判其实就是走个过场,因为吐蕃已经退兵了,又问道:“关于货币政策,执行的如何?”
  
  韩艺道:“回禀陛下,一切都非常顺利,预计明年,长安、洛阳就能够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
  
  李治点点头,心中好生苦涩,敢情这几年是在倒退啊!
  
  韩艺似乎看穿了李治的心思,又道:“不过后年的生产规模以及国内的预计就能够翻上一倍。”
  
  李治又是惊喜道:“一倍?”
  
  韩艺点点头道:“在货币的刺激下,消费将会日益剧增,这将会促使生产规模的扩大,生产规模的扩大,又会使得印花税的增加,朝廷和百姓都会从中得利。”
  
  李治这才露出笑容,道:“有两位爱卿在,朕可安心啊!”
  
  韩艺忙道:“这非微臣一人的功劳,皇后与其余的大臣都是功不可没。”
  
  李治笑道:“如此说来,皇后还做的不错?”
  
  韩艺点点头道:“皇后的能力确实毋庸置疑,臣也是深感佩服。”
  
  李治点点头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吐蕃的这番举动,预示着这一场打仗打不起来,军方是非常失望,如今士兵可都想打仗,因为以前的福利是按照军籍户来算,而如今的福利是按照军功来算,军功越多,福利就越多,没有出征过的士兵,即便是军籍户,他也没有什么福利。
  
  但是韩艺如今是真不想打仗,特别是与吐蕃打,这三年之内,大唐腾飞的关键时期,可不能让战争给打断了。
  
  不过韩艺也没有想到,其实吐蕃这回之所以这么怂,都不打,就直接退了,主要是因为禄东赞身染重病,禄东赞家族必须得全面收缩,保证禄东赞的权力,不会落入到他人之手,而军队就是禄东赞家族的最大保障,他们也不敢将军队都派去外面打仗,此时吐蕃也在进行着一场权力的斗争。
  
  可不管因为什么,这总得吹,而且得往死里吹,因为这是李治当机立断决定的,上回吐谷浑失策,如今也算是扳回一城。
  
  因此朝廷是立刻贴出告示,将收回小勃律的消息是昭告天下,在咱们皇帝的领导下,我们的大军那是兵不血刃的就夺回了小勃律,可见咱们的皇帝是多么的英明神武,可见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军队是多么的强大。
  
  其实那小勃律跟中原百姓毛关系都没有,都不知道在哪里,但是百姓们闻此消息,都非常欢欣鼓舞,他们开心的不是说夺回小勃律,而是因为国力的强大,他们内心就有一种安全感,至少不用害怕被人打,他们就能够全身心得投入到生活当中。
  
  可见这国家的强大其实是能够很好的凝聚人心,就清朝末那熊样,百姓都以国为辱,怎么可能会愿意为这种国家效力,打仗肯定就跑,爱还是需要理由的。这时期的唐朝可就完全不同,如今唐朝乃是世上第一个帝国,而且全方面的领先世界,那当然谁都愿意成为大唐公民,凝聚力就更加强,人人都愿意为国家奋战,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国家还是以内政为主,吹嘘完皇帝之后,朝廷终于正式宣布,开始印刷代金券。
  
  以前的代金券,就是金行一家在印,元家得也是金行代印的,没有什么关注的点,因为金行都是秘密印刷,百姓对于代金券的信任,是完全来自于对于韩艺的信任,可以这么说,韩艺一走,这代金券就得亡,在那场危机中,已经充分得说明了这一点,韩艺一走,别说代金券,百姓连金行都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