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154章 被打怕了!!!

第2154章 被打怕了!!! (第1/2页)


    这……可是一根大铁棍啊,这要是就这样子敲在一个人的身上的话骨头不断了也会伤着啊,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动手,这一群人十多个纷纷都是拿着手上的铁棍或者是家伙一齐的朝着郝建敲了下去。
  
      这要是敲在身上的话,一下子这么多,这郝建岂不是瞬间的就会倒在地上了,受伤躺到医院去已然是好的了,要是在这里把这条命给丢了就惨了啊。而且看家暴男以及这群人的脸上可是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样子,分明就是要揍死郝建的架势。
  
      登时的,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一幕都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们感到了害怕,所以人都是下意识的就是后退了几步,免的殃及池鱼把他们也给伤着了。
  
      只有两个人此刻是震惊的,一个是郝建,他本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另外一个就是梁小涵了,因为她早已经就见识过郝建的实力了,所以看到这个场面她根本就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
  
      若是真的害怕了她之前也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了,她相信郝建,既然郝建是一副淡定的样子,那么他肯定就是有实力能摆平这件事情。而且她跟着郝建也算是经历过了大风大浪了,看到这种小局面根本就影响不到她分毫。
  
      果不其然,家暴男拿着手上的那根铁棍就是朝着郝建的头上敲了过来。此刻他已然是被愤怒给烧了头脑了,他什么都不管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教训郝建,把昨晚上经受的耻辱全都给还回来,发泄在郝建的身上。
  
      然而,铁棍敲是敲下去,可是当就要敲到郝建的头上的时候,登时的他却是感觉到了手上有一股力在抗拒着他,让他没法让铁棍继续敲下去,他使出了吃力的力都是没法让铁棍继续往下面移动分毫。
  
      这个时候,他将目光从铁棍上面一看,诧然一看,却是看到铁棍被郝建凭空接住,然后一手给拿住了。他一脸的诧异,这……这到底什么情况,他刚才一铁棍挥下去的力气不小啊,可是为什么挥下去之后却是被郝建给直接接住了呢?
  
      而且他看过去的时候郝建的手上连一点儿伤口都没有,就像是没事一样,这……
  
      然而,就在他一脸惊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却是感觉手上的铁棍瞬间就被抽走了,然后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头上登时的就是一股作痛。他“啊“的痛苦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就用手去摸了摸头。
  
      这一摸,再一看,手上却是沾满了鲜血,紧接着头上就是传来了一股作痛,这个时候他冷静一看,他手上的铁棍已然在了郝建的手上,然后铁棍上面还粘上了一些血迹,很显然那粘上的血就是他的了。然后的,刚才郝建就是抢过了铁棍然后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
  
      他只感觉自己的头像是经受了重击一般,头疼的要命,并且有种头晕的感觉,手摁着头上的伤口但是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面流着。
  
      “妈的!“
  
      蝎子男一看到家暴男居然就这样子被郝建给打了,登时的就是露出了一脸的怒气,那十多个站着的人也是,随着蝎子男的一声爆喝,一群人便是拿着家伙一齐朝着郝建冲了上去。这家伙居然敢朝他们的人动手,那么今天就要让他好看。
  
      一群人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就没有任何让人停顿的机会。那一群人看着这一大群人瞬间朝郝建动手都是露出了一脸担心的样子。
  
      然而,郝建却是一笑,首先将梁小涵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蝎子男走在前面一铁棍敲他,他拿起铁棍就是一铁棍也给敲了上去。
  
      “铛!“的一声,两根铁棍敲在了一起,登时的蝎子男本来愤怒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一阵痛苦之色。当两根铁棍敲在一起的时候他居然是感觉手臂在发麻,被郝建的一铁棍敲上来之后整个手臂都像是废了一般。
  
      他诧异,然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和家暴男是一样的,立马捂着头然后脸上露出了一股痛苦的样子,痛的直呲牙咧嘴的。
  
      “蝎子哥!“那些个人一看蝎子男居然也被郝建给打的头破血流的,登时的一个个都是叫着他的名字,一脸愤怒的样子,然后挥着手上的铁棍就是朝着郝建敲了过去。
  
      之前家暴男被郝建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他们便是很愤怒了,此刻他们的蝎子哥居然也是被郝建给敲的头破血流,这就是让他们更为愤怒了。
  
      在他们看来郝建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他们却有着十多个人,一对一可能对不过郝建,但是这么多人打郝建一个人不可能打不过啊!
  
      登时的,一群人围绕着郝建铁棍已然是敲了下去了。铁棍无眼,这么多铁棍过来郝建也不能确保梁小涵的安全,但是只要是梁小涵站在他身后被他护着的话,那肯定就是一点儿都没有。
  
      “铛!“的一声,郝建已然是挥舞着铁棍一下子就挡住了三根铁棍的进攻,然后在他们猝不及防的时候,一下子猛然出脚,他的腿功力量可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承受的,所以他一腿出击以后,踢的那三个人直接是跪在了地上,然后就一跪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