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147章 滚!!!

第2147章 滚!!! (第1/2页)


    “我现在问你,如若让你跟她离婚,让你永远的摆脱他,不用再受他地狱式的折磨,你愿意吗?”
  
      郝建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一脸的严肃样子,看起来一副很重视的样子。的确,如果这女人真的想要摆脱这个家暴的男人的话,除了跟他离婚以后不跟他生活在一块了,貌似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如果还继续跟他在一起生活的话,虽然这一次郝建是威慑了他,让他怕了,但是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才不不指让通过这一次就让他的性子彻底的改变过来,从而不家暴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改变的话早就改变了,之所以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只能说他永远都不会改变了。
  
      所以的,他便是要征询这个女人的意愿,如果她真的有这个意愿的话,那他今天就彻底的帮她解脱脱离这个地狱,如果她不愿意的话,那他就没有必要强人所难多做好事了,做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就够了。
  
      女人也许是对他真的是失望透顶了,以前是没有机会逃脱,这次她看到郝建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机会,猛然之间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她激动的说:“我愿意,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他待在一块了,和他一起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他不仅喝醉酒要打我,他就连心情不开心在外面遇到了不开心的事回家也要打我,就连要我给他做饭饭菜少了一点盐味他都要打我!”
  
      “最可恶的是我没法摆脱他,我一旦跟他说跟他离婚他就会将我暴打一顿,打到我不敢跟他说这件事为止,我受够了这样子的生活,我要离开他!”女人说着说着就是梗咽了起来。
  
      而旁边围观的那些人此刻停着她对于那个男人的控诉,都是情不自禁的就低下了头,对她的遭遇显得很同情。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是一直不敢说什么,此刻听到女人的话之后,心里都是一阵低落感。
  
      毕竟他们也都是人,当听到女人说出她这么悲惨的遭遇之后,他们也能想到她每天到底承受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过程却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梁小涵本来遇到什么事情脸上都是一股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但是此刻,当听到女人的遭遇之后,郝建却是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她脸色动容了。其实,她也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嘛。
  
      这个时候,郝建转而将视线朝着男人看了过去,刚才郝建猛然之间松开了一只手吓了他一跳,吓的他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所以他刚才听着虽然愤怒但还是一个字都不敢说,整个人都是在颤抖着。
  
      郝建将目光朝他看过去,面色严峻,说:“我放你上来,但是你要跟她离婚,并且保证再也吧骚扰她,你做到的到吗?”
  
      男人听着,面色疑惑,一阵为难的样子。
  
      “嗯?”郝建发出了一声不容置疑的声音。
  
      他是被吓怕了,经过刚才郝建突然松开他的动作之后他此刻是丝毫吧怀疑如果一言不合的话郝建是真的有可能就松开手然后将他给掉下去的。他是想都不敢想那一幕,他也不敢跟郝建去赌,赌郝建不敢将他摔下去,他不敢赌,因为这个赌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他愣了愣,立马说:“我愿意!我愿意!大哥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听到这,郝建的脸上是露出来笑容,转而的一下子左手用力,然后将他给提了上来。一百多斤的成年男子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郝建给提起来了,然后提着丢在了走廊上面。
  
      当脚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竟是腿已经软的没法再站起来了,站在地上直接腿软的就是摔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是倒在了地上颤抖了起来。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简直是太爽了,以前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子的感觉,但是自从刚才被郝建提着在半空中吓的尿裤子以后,此刻身子踩在地上,那种感觉就出来,这种感觉真好,就像是掌握了安全感一样。
  
      良久,他才回过了神来,没有那种刚落地时的腿软的感觉了。
  
      他才回过神来,然后试着站起来,但发现也许是悬空太久了,他此刻仍然是腿软的没法支撑着自己站起来,随之又是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郝建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却是提起了他,他站了起来,可是当郝建再一次的松手之后他却又是摔在了地上,一副狼狈的样子。
  
      “废物!有本事打女人却是一点儿胆子都没有,就这样子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梁小涵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朝着他讽刺的说。
  
      男人此刻脸上却是不敢露出一点儿愤怒的样子,低着头不敢说话,因为他知道梁小涵跟郝建的关系,若是得罪了梁小涵的话那就是得罪郝建,他可是不想再次的尝试被提着悬在半空中的感觉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个时候,旁边那些人本来是不敢说话了,可是看到郝建这么厉害之后,然后听到梁小涵那嘲讽的笑声,慢慢的他们也是笑了起来,不过却不敢笑太大声,只敢躲在背后偷偷的笑,毕竟他们还不敢名正言顺的就这么得罪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