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136章 回来再收拾你!!!

第2136章 回来再收拾你!!! (第1/2页)


    如果,是说如果,如果这个电话让张丹琳接了的话,那将会产生的后果,郝建是连想都不敢去想。 要是真的发生了这样子的一幕的话,那将会是毁灭性的伤害,完全是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
  
      就那么一秒,当看到张丹琳起身准备去接电话的那一秒,郝建的脸上竟是冒起了一脸的汗水,然后后背已然是出了一身冷汗。就是这么可怕。
  
      当即的,他迅速的冲了出去,那速度简直是快的惊人,然后就在张丹琳已经起身伸手朝手机摸过去,已经是拿起手机准备接电话的那一刻,郝建瞬间的就是闪现到她的身前,然后一把将手机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喂!什么事啊!”郝建说。
  
      当张丹琳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的那一秒,他很明显的看到是梁小涵打的电话。他稍微有点不明白的地方就是明明走的时候她是睡的那么熟,现在都深夜了为什么又突然醒过来了,然后又打电话过来了。
  
      这很不和常理啊,为什么这个时候她醒过来了,而且还打电话给他,既然打电话给他了,那就是说已经发现他不在家了。
  
      “你在哪,大半夜的不在家,是不是出去鬼混去了?”梁小涵一副刚刚起床倦懒的声音,显然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当中,然后发现郝建不在家里,然后立马的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质问郝建。
  
      郝建登时的一愣。然而,他正想回答,突然的却看到张丹琳准备说话,他登时的就是伸出一只手过去捂住她的嘴巴。
  
      “我啊……呃……被胖子和胡莱叫出去吃饭了,应该要晚点才能回去!”郝建当即编了一个谎话说。反正他出来也是被胡莱和胖子叫出来的,而且也是叫吃饭。
  
      在高一六班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而且胡莱和胖子两个经常跟郝建混在一起,所以的梁小涵自然是知道胡莱和胖子是谁。而且这两厮爱慕梁小涵,可没少借着郝建的关系与梁小涵接近热乎,只是梁小涵一直给他们摆着一副冷脸色罢了。
  
      “和他们出去吃饭?“梁小涵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语气,”这么晚店家都关门了出去吃饭?“
  
      郝建当即准备说,然而的,话到了嘴边,忽然的手上传来了一股疼痛感。下意识的瞥眼一看,然后就看到他捂着张丹琳的嘴巴,那丫头居然一下子就用牙齿咬住他的手指,此刻正咬着他的一个手指拼命的撕咬着。
  
      当即的,都说十指连心,一根手指痛那就是十根手指都在痛了,他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一股痛苦的神情。
  
      然而的,她却越咬越有劲,而且还嬉笑了起来。不过就在她准备笑的时候郝建一下子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这要是让梁小涵听到有女生的笑声那还得了,怕是此刻会直接放下手机然后直接杀过来灭了她。
  
      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忍着痛说:“唉!这不是夜宵摊还开着吗,这么晚出来肯定是出来吃夜宵啊。“
  
      哪知梁小涵根本就不信,反问说:“那……你就他们两个接下电话,我要听下他们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郝建当即的就出了一声冷汗,这他妈的梁小涵是不是神探啊,怎么什么问题都问的出啊,本来还准备一两句话就搪塞过去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问出一个这样子的问题,登时的就是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梁小涵这个问题,要是说好的话这身边哪有胡莱和胖子啊,他们早就回家了,这岂不是就露馅了嘛。可刚才话已经说出去了和他们两个在夜宵,这要是说不在的话,这岂不是以又穿帮露馅了啊。
  
      他一时间手忙脚乱了起来,应该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的,就在这个时候,张丹琳却是一下子不咬郝建的手了,一下子松嘴放开了郝建的手,让他的手幸免于难,半残废的状态下保存了起来。
  
      然而的,就在这个时候,她不咬郝建的手了,一下子却朝着郝建扑了上来,然后双手抱着郝建的脖子,整个人都是贴在了郝建的身上,可谓是及其暧昧的姿势了。
  
      如果让情形时候的张丹琳发现自己是用这个姿势抱着郝建的话,估计她的脸不知道会红成个什么样子出来。
  
      但是……事情还没有这样子就停止了,张丹琳贴到郝建的身上之后还在郝建的身上动来动去。他本来已经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了,但是张丹琳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子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哪里有可能不起反应啊。
  
      当即的,他便像是被受了妖魔化一样的,整个人都是动了起来,可是梁小涵就在电话那头,这要是发出了一点儿奇异的声音的话她就会起疑的。这要是她起疑了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啊。
  
      当即的,他便是忍着,然后一只手摁住张丹琳,不让她再乱动。但是下手不可能太重,所以就算是摁着她还是在乱动。内心现在骚动难奈,只能这样子形容自己的状态和心情了。
  
      随即的,他灵机一动,一下子是拿起了桌上的被子在茶几上重重的摔了一下,装作是摔倒桌上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