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122章 扑进你的怀里!!!

第2122章 扑进你的怀里!!! (第1/2页)


    他愣了愣神,疼痛感这才传了过来。 也许是一拳打在他脸上太用力的缘故,导致他现在隐隐的有点脑震荡的感觉。伸手去摸了摸鼻子,这才发现自己流鼻血了。这个时候他一脸的恐惧不知道如何解决。
  
      这个时候,被郝建一直抓住手的那个人的才露出了恐惧。他又不是一个傻子,其他的两个同伴手上拿着家伙还没近郝建的身就被打的躺在地上还见了血,而他一动手就被郝建抓住在那里,连动都动不了。
  
      他此刻算是明白了,这个人看起来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但是他既然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过来了,肯定是身负实力的,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解决了他们三个人。本来按道理来说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都是他们占据这绝对的上风的,但是此刻看来,他们所认为的上风,原来都是狗屁。
  
      此刻的他,竟然是被一个小子给吓的害怕了,这原本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此刻事情摆在面前,他却不得不承认。
  
      然后的,他面露恐怖,当郝建下一眼看过来的时候,他竟是下意识的松手想放弃抵挡了。毕竟前两个同伴的下场已然是摆在了眼前了,他要看得清眼前的形势,不然的话就是自讨苦吃了。
  
      郝建松开他的手的那一瞬间,他竟是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然后的,他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本来要倒下去的了,但是一下子却是被郝建抓住了他手上的匕首,将他给拉了回来。
  
      他定眼一看,只见郝建突然用手在他的匕首上轻轻的弹了一下。对的,他没有看错,就是抓住之后轻轻的用手指在匕首刀身上面弹了一下而已,然后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原本锋利的刀身一下子竟是化成了几片,然后掉落在了地上。
  
      一把匕首,刀身那么锋利和坚韧,但就是被郝建用手指轻轻的那么弹了一下,然后匕首的刀片就断裂成了几片掉在地上,留在他手上的也就只要那么一个刀柄罢了。此刻的他,瞪大着眼睛了。
  
      如果说之前只是因为看到同伴被郝建打的躺在地上惨痛而害怕的话,此刻的他便是因为郝建刚才展现出来的惊人的实力而真正的被震撼到了,然后由心的感受到了害怕。
  
      这他妈的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啊,年纪轻轻的轻易的就把他们三个人给解决了,实力吓人,最主要的轻轻一弹就把坚韧的刀片都是给弹断了。
  
      要知道,玻璃不太坚韧吧,但是如果一个手用手想去打烂玻璃的话,波澜打烂了,那么他的手肯定也会被玻璃划伤流血的。同理的,匕首的刀身肯定比玻璃坚韧了数倍,然后想把他弄断的话,而且还只是用手指的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这个,先要弄断的话手指肯定也是会受伤的,肯定也会鲜血淋漓的。
  
      但是看上去,郝建一点儿事都没有,因为他只是用手那么轻轻的弹了一下而已,然后手指就断掉了。
  
      不光是他看到了这么一幕,其他的人也都是看到了。他们也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这么厉害的人。
  
      不,这都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了,完全就是想象不到的厉害。
  
      他们三个登时的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站在原地看着只剩下刀柄的匕首,一脸的惊讶和吃惊,整个手都在颤抖,貌似是受不了这份惊讶了。他突然有了一种后悔的冲动,这他妈的之前还说人家是来自寻死路的,眼下自寻死路的是他们吧。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然后被郝建一脚给踹的坐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被郝建一拳打在地上的那个人眼见情况不对,明白了郝建的厉害,自知他们三个人是对付不了郝建的,在郝建这里完全是自寻死路。看到郝建单手一指弹断了匕首,他当即的已然是害怕到骨头里面了。
  
      随即,他见情势不妙,当即的趁郝建一个不注意,抓住空隙便想三十六计走位上计,想独自一个人偷溜一走了之。
  
      其余两个人根本就还没有完全他已经跑了,但是突然的,郝建视线一扫,便是发现他正在撒腿要跑。登时的,他的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一把跑过去。那个人虽然是先跑,而且跑的速度也很快,但是如若是跟郝建的速度比起来的话那就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只见他才刚刚跑了两三步而已郝建已然是追赶上了,猛然一脚揣在他的胸口,然后就看到一道**猛的朝后翻,“砰!”的一下子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躺在了一起,当即的看到郝建那猛烈的一脚就被吓怕了。之前他们还威胁郝建,此刻哪里还敢出言威胁郝建啊,一个捂着脸痛的龇牙咧嘴的,一个虽然没被打,但是吓的全是双腿在打颤啊,还有一个脸上全是血,然后胸口上面还有一个灰灰的脚印。
  
      郝建面无表情的走在他们的眼前,那个人之前还想跑,此刻却是连抬头看郝建一眼都不敢了,哪里还敢逃跑啊。
  
      猛地,一个人突然一下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说:“大哥饶命,我错了我错了,大哥绕过我吧。“
  
      其余两个人也纷纷仿效。丝毫不要面子的跪在了地上,然后一副可怜的样子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