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090章 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第2090章 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第1/2页)


他的记忆里面,还一直停留在张丹琳冲着他笑的那一幕。
  
  多么灿烂啊,多么美丽啊,简直就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啊。就是那么简单的回眸一笑而已,却在他的记忆里面留下了深刻的印迹,久久的不能忘怀。
  
  胖子和胡莱眼红不已,继续拿着这件事开郝建的玩笑,对此郝建早已经陷入在那阵笑容里面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回复他们俩,只是一直保持着平淡的脸。
  
  然而,就在张丹琳特意的冲郝建灿烂一笑的时候,却是被站在走廊上的一伙男生给盯上了。其他人看到了班花张丹琳居然对一个新来的男生笑的时候都是一副羡慕和眼红的神情,但是这伙人却是不一样。
  
  他们五六个人站在一团说笑,看神情和动作以及打扮便知道是那种不读书然后又在学校里面混的那种坏学生了。张丹琳既然作为班花,那自然是有人对他爱慕不已,有多少人爱她此刻爱她美貌的容颜,偷偷的在心里暗恋的自然也就不在少数。
  
  他们看到班花居然朝一个新来的小子笑的特别开心的时候,心里就特别不爽了,然后的,便都是凶神恶煞的看着郝建,俨然是一副一言不合就要过来揍郝建一顿的架势。那眼神和那气势,像是在警告郝建一样。
  
  郝建什么观察力,自然是将这些都尽收眼底了。不过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照顾梁小涵而已,所以没有招惹他们的想法。
  
  而他们似乎也是忌讳于胡莱和宋书航貌似跟郝建走的比较近,所以也就没有过来直接教训郝建了。看起来他们俩在学校里面多少还是有点地位的。
  
  只不过,他们那恶恶的眼神直视的那么明显,胡莱和胖子两个人想不发现都难。他们两个人看见以后,便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随后的,胡莱拍了拍郝建的肩膀,提醒他说:“那群人为首的那个叫刘杰,在班里为虎作仗欺软怕硬,不过多少还是有点实力,在年级里面认了个有实力的大哥,最好的还是别招惹他的好。“
  
  胖子也是接道:“刘杰这个人在班里不太好,早就有人想要揍他一顿了,不过碍于他那个大哥的缘故,所以现在没人敢动他,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揍他一顿!“
  
  郝建听在心里,没有做声。他来这里不想招惹事惹麻烦,但是如若有人想找他的麻烦的话,那他自然是奉陪到底咯。到最后,就看到底是谁的拳头更硬了。
  
  紧接着,三个人在郝建的旁边没待多久,然后就进了教室里面去了,留下郝建一个人待在外面继续站着。
  
  很快的,上课铃便是响了,站在走廊上的学生们都是陆陆续续的走进了教室。然而,这个时候,刚才冲郝建投以恶意眼神的那群人,便是一股子嚣张气的朝着郝建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刘杰。
  
  刘杰看起来个头蛮高的,在人群当中也属于鹅立鸡群的存在。不过可惜的是空有身高这么一个先天优势,他那副脸蛋却是不怎么讨巧,像是一个歪瓜裂枣。不过这样倒也是没有什么关系,若是理个正经一点儿的头发倒也没什么。
  
  可关键是,他还留了一个很厚很厚的斜刘海,头发堆的老高。就像是在以前那个年代流行的非主流发型一样,看着便是让人联想到了那个时代。
  
  这才是最致命的,本来人就丑,还整了一个这样子的发型,自以为帅出天际,其实简直是丑的要命。
  
  对此,郝建只是报以微笑,不报以任何言语上面的评价。
  
  只见自以为帅出天际的刘杰带着身后的那群人跟到郝建的面前,一副很嚣张的样子看着郝建,随后的忽然用食指指着郝建,一副蔑视的口吻说:“你,给我注意一点!”
  
  随后的,话说完,便是及其蔑视的眼神看着郝建,然后的便是带着那五六个人从郝建的身边擦肩而过了。
  
  随后的,便是任课的老师前来上课了。不过这个老师没和之前的那个老师一样,看着郝建摇了摇头,而是直接从郝建的身边走了过去,直接就把郝建给忽视掉了。
  
  然后的,教室里面就开始传来了授课的声音了。课上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候,才看到张丹琳从走廊的一头走了过来,然后的才郝建挥了挥手,打了一个报道,老师什么都没有问的,便是放她进去了。
  
  随后的,又是无聊的四十五分钟漫长的度过了。
  
  幸运的是,李薇薇并没有那么心狠,在下课没多久之后,便是有一个女生出来通知他说班主任叫他去办公室。这个女生正是那个戴着眼镜,爱学习,但是颜值比梁小涵差了一丢丢的那个女生。
  
  也是这个时候郝建才知道,这个女生叫贺淇淇,乃是这个班上的一班之长。刚开始郝建还想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不过她可能比较讨厌这样子一来就上课睡觉顶撞老师的差生,所以对郝建的态度并没有怎么好。
  
  受李薇薇嘱托所以来通知郝建,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便是走进了教室,理都没理郝建一下。
  
  对此,郝建只能报以微笑,随后的便是一脸平淡的去了办公室找李薇薇。不过去之前,郝建本来以为还会遭受到李薇薇作为班主任的一番苦口婆心的教导,然而进去以后,她只是在桌子上忙着自己的事情。
  
  然后看到他来说,多余的话没有,只是很冷淡的样子,然后让他回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