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十六章我看错你了

    柳十岁离开了崖坪,去往诸峰之间,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最后留下的画面是那张因为生气而有些微红的小脸以及那双因为不舍而满是泪水的眼睛。
    唯一看到这画面的人是井九,但很快他把这画面也忘记了。
    就像他对柳十岁说的那句话一样,大道漫漫,人不可能记得所有的过往,也不需要记得。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确实是个天生的修道之人。
    柳十岁离开之后,井九依然过着相同的日子,只是铺床叠被现在需要自己做,院子里显得有些冷清,这让他用了几天时间才重新习惯。
    崖坪间那些外门弟子对他的冷嘲热讽,在这段时间里重新变得多了起来。
    柳十岁进了内门,他却还在这里混着,任谁来看,都是很尴尬的事。
    井九却没什么感觉,依然在小院里呆着,沉默地往那个瓷盘里放沙,每天不过两三粒。
    他不是擅长忍耐,而是不在意。
    但吕师没有忍住,在某个夜晚再次来到小院。
    他用剑识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井九的情况,发现井九的体内依然没有道种,不由很是失望。
    没有道种,经脉不生,如何能吸取天地元气?
    没有真元,道种如何变成参天大树,结成剑果?
    到现在他已经确定,井九并不是哪座峰上的师长提前收的弟子。
    井九能够指点同门修行,完全是智识与悟性太过优秀的缘故。
    “凭空而推演,居然能够十中其九,看来你的家世果然不凡。”
    吕师看着他说道:“相信你家在朝歌城里也不是普通世家。”
    井九说道:“家中藏书不少。”
    “才气终不可凭,清谈于大道无补,除非你只是想用来考学,不肯辛苦炼体,便不要指望能够进入抱神境,那么最终便是一场空。”
    吕师叹了口气,说道:“我想了很长时间,如果你坚持如此,我可以推荐你去一个地方做执事,那里每日就是整理典籍,深研学问,应该很适合你。”
    井九知道他说的是适越峰,那座专门收藏青山宗剑诀真法、从故纸堆里找大道的山峰。
    吕师接着说道:“在那里你一样可以为宗门立功,甚至受赏仙药,延年益寿,只是再没资格得授真剑,不过……反正你志在不此。”
    井九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对方会真的关心自己,为自己安排了一个看起来确实很适合的后路。
    不过他当然不会答应,他不喜欢适越峰,而且再过一年时间他便要离开这里。
    ……
    ……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
    距离三年之期已经过去了大半,南松亭的外门弟子们更加紧张,每时每刻都在修行,崖坪上到处都可以见到一道道的白烟。
    如今绝大多数的弟子都已经进入了抱神境,如薛咏歌等数人,甚至已经看到了灵海圆满的可能。
    只有极少数太过愚钝或是懒散的人才看不到任何希望。
    当然,有机会进入青山宗修行却依然懒散的人,从始至终就那么一个。
    “你找我什么?”
    吕师看着站在身前的井九说道。
    他对井九的不求上进已经麻木,虽然对方极为少见地离开小院来剑堂找自己,也提不起兴趣。
    “我准备离开了。”井九说道。
    吕师端起茶杯正准备喝两口,忽然听着这话,手僵在了半空。
    他早就已经放弃了井九,但……终究还是有些惜才以及不甘,所以才没有把井九逐出山门,结果对方却要放弃了吗?就连表面上的混日子也不想混了?
    吕师觉得有些无趣,苦笑说道:“你准备去哪里?”
    井九想了想说道:“至于哪座峰我现在还没有想好。”
    “那你自己想去,不管是那个村子还是朝歌,终究都是你自己的事……慢着!”
    吕师忽然醒过神来,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井九说道:“我说我还没想好去哪座峰。”
    吕师有些不确定问道:“你是说九峰?”
    井九说道:“是的,我准备进内门。”
    吕师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的灵海已经基本填满,抱神境应该算是圆满了。”
    回想这两年日夜不辍的冥想、不停吸纳天地元气的过程,即便是井九也有些感慨。
    吕师完全不相信这种事情,心念一动便用剑识笼罩住了井九的身体,做好准备,一旦揭穿井九的谎言,便要用门规狠狠地整治他一番。
    他这时候是真的有些生气。
    ……
    ……
    啪的一声响。
    茶杯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茶水打湿地面,不停地散发着蒸汽,就像树林里那些勤奋修行的弟子头顶冒出的白烟。
    吕师看着井九,眼里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剑堂里一片安静。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师有些心神恍惚,声音微颤说道:“我没看错?”
    井九说道:“你没有看错。”
    一阵极长时间的沉默。
    地面上的茶水渐渐冷却,不再有白汽冒出。
    吕师也终于冷静下来,但看着井九的眼神还是像是在看着神仙,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歉意与悔意:“原来……我还是看错了。”
    井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不是你的错。”
    ……
    ……
    一道剑光照亮崖坪,和煦的春风变得凛冽了些。
    昔来峰的仙师驭剑而至。
    看着这幕画面,弟子们纷纷停止修练,汇集到剑堂前。
    大家都猜到,肯定是又有弟子要参加内门考核,不由有些激动与兴奋。
    谁会成为柳十岁之后,南松亭这一批里的第二个内门弟子?
    有人认为应该是来自乐浪郡的元师兄,有人猜测可能是天赋颇佳的玉山师妹。
    更多弟子认为,那个人毫无疑问应该是薛咏歌。
    然而接下来弟子们发现他们讨论的这三个人就在身边,并不在剑堂里。
    薛咏歌的脸色有些阴沉,他距离抱神境圆满已经很近,本以为自己会成为柳十岁之后的南松亭第二人,谁能想到竟然被别人抢了先。
    他盯着通往剑堂的入口,在心里恨恨想着,究竟是谁平日里遮掩的如此之好,竟没有半点风声。
    风拂白衣,在吕师的带领下,井九走进了剑堂。
    看着这幕画面,众人们震惊的无法言语。
    他们知道井九很聪明、悟性很高,但更清楚此子无心上进,懒惰异常,谁见过他练过一次功?
    这样的人居然能够抱神境圆满?居然有资格参加内门的考核?
    薛咏歌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如果是别的哪位外门弟子忽有奇遇,抢先一步,他即便恼怒,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但那个人居然是他向来最瞧不上的井九?
    “这怎么可能!”
    他恼火地喊道:“他怎么可能灵海已满?吕师到底有没有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