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十四章 又是一年

第十四章 又是一年 (第1/2页)


夜深人静,井九的小院迎来了柳十岁之外的第一个客人。

他知道对方会来,提前便站在院子里等着。

不是为了表示尊重,而是因为他不习惯别人进入自己的洞府,虽然现在他居住的洞室远远谈不上洞府。

吕师不知道这些,有些欣慰于他的聪慧与礼数。

“晨间你给同门做的那些解疑都很正确。”

吕师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说道:“只是最后这个问题你解错了。”

井九有些不解,心想自己怎么可能错,接过那张纸看了看,才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解在理解之后,你没能理解法诀里的这段话,这段话是对本册的新解。”

吕师看着他神情温和说道:“当然这不怪你,事实上很多年来青山宗对本册的理解就是错的。”

井九说道:“不,宗门以前的理解没有错,而是这解法错了。”

吕师微笑说道:“这是当年师叔祖亲自做的新解法,怎么可能有错?”

现在的青山宗入门法诀与当年有两处修改,都是景阳的手笔。

井九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更知道其中有一处修改是错的。

“谁都可能犯错,不管他是外门弟子还是师叔祖。”

井九说道。

吕师神情微变,心想这话何其荒唐。

他又想着晨间的时候,井九说宗门对外门弟子的教育方法不对,规矩应该改……

“你的悟性、天赋确实极不错,思维更是缜密,可这不是你恃才放肆的理由。”

吕师看着他沉声说道:“须知我青山剑宗弟子不可无傲骨,但绝不可有傲气。”

傲气吗?

想着入门法诀上的那两处修改,井九有些感慨。

当年的景阳确实是世间最有傲气的人,所以他才会犯下这样和那样的错误。

见他沉默,吕师以为他听进去了,语重心长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剑出九峰,必迎罡风,想要在修行大道上走的更远,便应该学会如何收敛自己的骄傲,就算想要帮助同门,也可以用别的方法,却不能破坏规矩。”

“但这个规矩确实很蠢。”井九说道:“清容峰那位出身南寨,不通皇朝文字,当年在外门的时候根本看不懂入门法诀,若无人教她识字,青山宗岂不就会错过这位天才?”

听着他前一句话,吕师好生恼怒,正准备训斥两句,忽听着他后面的话,不由微惊。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段故事说的当今清容峰的峰主,不算秘闻,只算佚事,但井九只是个外门弟子,又从哪里听来?

井九心想自己亲眼看着那个丫头夜夜苦练大字也要告诉你?

吕师心想莫非这个少年与卓如岁还有两忘峰上的那些年轻同门一样,都是宗门提前布好的棋子?

这一次落棋的,究竟是哪座峰上的师伯师叔呢?

……

……

时光如水。

转眼便是一年。

又是春意渐深时。

柳十岁走出剑堂,顺着石道向树林深处走去。

崖坪间的数十名外门弟子们已经看惯了这幕画面,知道他要去哪里,不以为异,纷纷与他打着招呼。

柳十岁点头微笑回礼。

他现在已经十二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称作少年了。

他的模样依然那般朴实可亲,只是眼神更加平静,气质的改变最大,微笑行走,非常从容。

看着柳十岁走进那间小院,弟子们凑在一起,再次议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