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十一章 像花儿一样

第十一章 像花儿一样 (第1/2页)


南松亭四周到处都是辛苦练功的外门弟子。

他们出拳的时候,看似力道十足,气势磅礴,实则非常小心——要求控制极度精准,是入门功法的要求,而且最初有位同门失手打断一根古树树枝的时候,执事们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那些执事当年也是外门弟子,只是因为没能进入内门修行,现在才留在了南松亭做执事,自然不会畏惧他们。

忽听着喀喇一声响,一根颇粗的树枝落了下来。

一名弟子收回微微发麻的拳头,呆呆望向某个地方,完全忘记了执事们的存在。

啪的一声闷响,一棵古树被打出了个浅洞,树皮四溅,那名弟子收回流血的拳,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痛。

有名正在靠松立箭步的弟子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类似的画面在很多地方同时发生,树林里一片混乱。

紧接着,很多议论声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在看什么?”

“出来了!”

“那人出来了!”

崖坪间拳风渐渐消失,白烟也自消散,忽然变得异常安静。

几名执事满脸疑惑地从剑堂里走了出来,顺着弟子们的视线望向某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山风轻拂,青草微动,白衣飘飘,那人居然出了小院?

……

……

进入南山门已经十数日,井九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现过。

对于崖坪间的这些弟子们来说,这个白衣少年很神秘,很怪异。

今天竟是他第一次离开小院,自然引来了无数吃惊与好奇的眼光。

被这么多道视线注视着,井九根本不在意,背着双手穿过树林,向剑堂方向走去,

有位眉眼清秀的少女鼓起勇气说道:“井师弟你好。”

井九看了她一眼,确认不认识对方,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

看着这幕画面,有人生气说道:“连点个头都不愿意?”

那位少女赶紧说道:“师弟有点头。”

这话确实没错,很多近处的弟子都看得清楚,井九确实点了点头。

只是他点头的幅度实在太小,看着就像一块石头被风吹动一瞬,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

“那是点头还是施舍?”有弟子冷笑说道:“生得好看,家里有钱,便可以高高在上,如此骄傲?他也不想想,我们青山宗是修行大道的地方,凡世种种又有何用?他现在哪里还有骄傲的资格。如今十岁师弟才是最了不起的人物,当初的仆人忽然翻身成了自己无法企及的对象,他想必觉得很羞辱,所以这些天才不肯出来。”

对于井九不肯离开小院,有很多种说法,有说他懒,更多的弟子还是抱持这种观点。

那位与井九打招呼的少女想要替他辩解几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怎么看也是如此。

换做是谁,处于井九这样的境况都会觉得尴尬甚至羞辱吧。

……

……

剑堂里,十余名弟子坐在地板上,手里拿着书册没有翻阅,而是在聊着什么。

有背景的薛咏歌坐在显眼的位置,但他并不是中心人物,包括他在内的弟子们事实上都是围着柳十岁而坐。

众人应该是在交流修行方面的疑难,很明显这样的画面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柳十岁的小脸上没有太多紧张情绪。

听着他用清稚的声音说着对破境的准备,弟子们的脸上堆着笑容,没有刻意讨好,绝对足够尊重。

两名少女弟子看着柳十岁的目光里,甚至还有些仰慕之类的情绪。

虽然吕师与柳十岁都没有说,但有些弟子猜到柳十岁已经成功地进入了抱神境界。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进入抱神境界,年龄还如此之小,真是令人震惊。

谁能知道这位天生道种将来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呢?

“你来一下。”

一道平静而缺乏情绪起伏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剑堂里宁静专注的氛围。

弟子们回首望向剑堂入口,看到落下的阳光被一袭白衣拂成了好看的光晕。

那两名少女很是吃惊,险些轻呼出声,赶紧掩住了嘴。

男性弟子们比两名少女的反应要慢很多,片刻后才醒过神来,发现来人竟是井九。

众人望向井九的视线情绪很复杂,除了惊讶,那些视线里还有同情、怜悯以及嘲弄,还有些厌憎与不悦。

就像树林里那位弟子所说,南松亭的弟子们都认为井九不肯离开小院是因为柳十岁表现太过出色的原因,只是他今天怎么出来了?

薛咏歌看着井九冷笑说道:“没看到我们在讨论修行功课?还有,你对谁呼三喝四呢?过来?你以为你是谁?还把自己当少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