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九章 随你

   先前柳十岁回小院看那本入门法诀,看的非常认真而专注,很快便背下了上面所有的内容。

    其时斜阳未去,他开始按照书上的要求炼体。

    初始是各种姿式,接着便是箭步与倒桥,最后是一套拳法。

    那套拳法并不难,但需要连续发力,稍微持续时间长些,他的呼吸便会变得极为困难,根本无法继续。

    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胸腹忽动,呼吸进入了某种奇特的节奏,竟能完美地配合出拳时的发力!

    那种呼吸节奏确实奇特,一时绵长一时急促,看上去没有任何规律,柳十岁却很熟悉,不然他也不可能用出来。

    那是在小山村里,井九教他的呼吸方法。

    哪怕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种呼吸方法叫做玉门吐息,但看似憨拙、实则聪慧的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意味什么。

    井九没有说什么,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明白他的意思,赶紧站起身来。

    当初在村口,井九看了他一眼,便知道他是万中无一的天生道种,不然也不会选中他。

    这一年里,井九没有教他更多,只是传了最基础的玉门吐息。

    虽然基础,却极重要,柳十岁的道种被保护的极好,青山宗的人们只要不是瞎子,便一定会不错过。

    但柳十岁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发现了其中妙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这孩子的悟性竟比他想象中更好。

    “你不用谢我。”井九说道:“你也曾经教过我,只是交换而已。”

    柳十岁心想砍柴做饭岂能与修行相提并论?

    井九又道:“修行需要专心静意,院中杂务自有那些执事处理,你不用想着时时过来。”

    柳十岁急声说道:“公子你不要我了吗?”

    井九不喜吵闹,举手示意他不要再说,看了眼窗外庭院,发现面积不小,洒扫起来着实麻烦,贴身的事情他也不愿被陌生人沾手。

    “那就随你。”

    ……

    ……

    青叶与风相随而落,随溪水向下游而去。

    时光如水,很快便是十余天过去。

    南松亭的外门弟子们,日夜苦修不辍,很是勤奋,没有任何人敢放松。

    崖坪之上随处可以见到年轻弟子在炼体,或者蹲步,或者靠松,更多的则是在打拳。

    从清晨到日暮,出拳声不断,呼喝声不止,初夏时节,树叶也自簌簌而落,林中鸟儿更是不得安宁。

    拳风最盛的几处,更是隐约已经能够看到若有若无的白烟蒸腾。

    看着这些画面,吕师颇为满意,心想三月之期到时,应该会有一大半的弟子成功进入初境。

    这时柳十岁从剑堂里走了出来。

    吕师看着他更是满意,面带微笑,心想不愧是天生道种,果然不负所望。

    按照他的判断,最多再过数日,柳十岁便能进入抱神境界,以这种速度推算,再过一年,这个孩子还真有可能修至抱神境界圆满。

    如果南松亭能够出现一个年内便进入内门的天才弟子……

    想到如今在上德峰上的那位孟师兄,他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如果不是运气好遇着赵腊月,那位孟师兄如何能有这样的造化。

    吕师的视线随着柳十岁而动,看着他走进那间小院,笑容骤敛,皱起了眉头。

    那小院是井九的。

    无论是他还是那些外门弟子,都不知道这十来天,井九做了些什么。

    过了正午,便会看到井九躺在一张竹躺椅上晒太阳,也不知道那张竹躺椅是从哪里来的。

    吕师越来越觉得自己看走眼了。

    但真正令他不悦的并非是井九的不济,而是直到今天,柳十岁依然把自己视作井九的书童或者说仆人。

    宗派与仙师的重视,同门的尊敬,柳十岁毫无所觉,依然像在小山村里一样,每天都在照顾井九的起居生活。

    每天辛苦修行之余,他还要去那间小院做很多杂务。

    每每看到这画面,无论吕师还是弟子们都觉得好生荒唐,自然对井九也生出很多不悦。

    按照青山宗的规矩或者说习惯,一般很少干涉外门弟子的修行,但吕师心里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已经快要无法抑止。

    他不想让那个徒有容颜之美的少年耽误了青山宗最有前途的天才。

    他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这对主仆隔离开来,甚至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个理由把井九赶出山门?

    ……

    ……

    夜深人静,柳十岁回到自己的院子,推门而入,看见吕师站在庭间。

    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很快便猜到了仙师的来意,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吕师看到他的神情变化,说道:“看来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柳十岁抿着嘴,没有说话。

    吕师没想到他竟是如此倔耿,沉声说道:“修道者无视命运,俯视苍生,怎能为人奴仆?”

    柳十岁低着头说道:“公子对我有大恩,我要报答他。”

    吕师皱眉说道:“我不理你与他在凡间有何纠葛,来到此间,故往种种皆须一剑斩断,我青山宗修的是剑道,抱的是剑心,难道这等决断之力都没有?”

    柳十岁依然低着头,声音微颤说道:“如果仙师要赶公子走,那我也就不修行了。”

    吕师闻言微怒,要知道修道乃是世间多少凡人的梦想,竟要为了旁人尽数放弃?

    但就在下一刻,他心里的怒意又变作淡淡欣赏,柳十岁如此决然的抉择,又何尝不是与青山宗的剑道相合?

    吕师看着柳十岁的眼睛说道:“我会尊重你的意愿,不会强行把他赶走,但你要明白,你是真正的修道天才,要远在你那位公子之上。无论你能不能适应这种变化,变化已然发生,终究有一天他会跟不上你的脚步,与你在云雾之间分离,再也不会重逢,我只希望在此之前,你不会被他拖累太多。”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小院。

    柳十岁抬起头来,小脸上的神情有些茫然。

    下一刻,他望向旁边被夜色笼罩的的院子,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