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1002 不可接触者

1002 不可接触者 (第1/2页)


    “当今的印度社会正出现着革命性变化,日暮途穷的反动势力为了延缓自己的灭亡正在疯狂挣扎,它们的毁灭是必然和不容置疑的……我们协会的目的是将文学和艺术从……反动阶级的控制下拯救出来,使文学接近人民,成为反映生活、建设未来的有效途径……”
  
      ——摘自《印度进步作家宣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印度自然也不例外。
  
      在英国殖民者到来之前,“印度”只是个地理名词和宗教名词。这片次大陆邦国林立,从未真正统一过,就更谈不上什么国家的概念。
  
      正是英国的殖民统治,让印度人在精神和思想上渐渐凝聚,并开始自我认同“印度”这一国家和民族观念。
  
      英国也是想分而治之的,比如刻意制造地区矛盾和宗教矛盾,让印度本地人互相仇视。但伴随着英国的残暴统治,民族矛盾依旧上升为主要矛盾,并兴起了一系列独立解放运动。
  
      最滑稽的是第一次印度大起义,虽然有着各种各样深层次的原因,但直接诱因却是子弹上有牛油和猪油,士兵装填时必须用牙齿来咬开。这让印度教信徒和绿教信徒感受到侮辱,共有85名士兵拒绝使用这些子弹。而英国军官把他们捆起来,将子弹塞进士兵的嘴里,随即点燃了印度起义的烽火。
  
      印度人也是尝试过多次武装反抗的,可惜都被英国殖民者摆平。双方实力的巨大悬殊,让印度进步人士感到绝望,于是就催生出以甘地为代表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30年代和40年代的印度进步文学运动,跟中国近现代文学运动很相似,初期具有极强的革命性。这让英国殖民者如临大敌,两三年内逮捕了20多个知名作家,印度各地的文学革命运动就此陷入低潮。
  
      二战的爆发,《联合国家共同宣言》的签署,日本在亚洲的急剧扩张,这些事件让印度作家又看到了机会,于是他们暗中串联商讨如何东山再起。
  
      未来的印度、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此时统称英属印度。来自各地的十多位进步作家,悄悄齐聚加尔各答,也有些作家还没登上火车就被抓回去——他们被长期监视着。
  
      聚会地点是加尔各答郊外的某个庄园,周赫煊和张乐怡坐了两天火车才到地方。
  
      前来车站迎接的是一位仆人,名叫杜旺·帕蒂达。仅从“帕蒂达”这个姓氏,就知道他是印度四大种姓中最低等级的首陀罗,长得又黑又瘦。
  
      帕蒂达弯腰行礼,用夹杂着孟加拉口音的印度英语说道:“伟大的圣雄阁下,我是高斯老爷家的仆人帕蒂达,请容许我为您引路。”
  
      在印度,广义上的“圣雄”特指品格高尚、智慧超群的人,周赫煊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被人称为圣雄。
  
      “多谢了。”周赫煊点头微笑。
  
      周赫煊牵着张乐怡的手,由帕蒂达领着他离开车站,不多时便看到了一辆马车。
  
      帕蒂达低头屈膝道:“请上车!”
  
      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子,扛着麻袋从他们身边经过。此时已经接近傍晚,日头偏斜,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那人直接踩着周赫煊和张乐怡的影子过去。
  
      “站住!”
  
      刚刚在周赫煊面前表现得谦卑无比的帕蒂达,突然像头发怒的狮子,指着扛麻袋的男人说:“你冒犯了一位圣雄,必须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