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682 死亡骑士:沐馨·死亡使者

682 死亡骑士:沐馨·死亡使者 (第1/2页)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这个。。。姐,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我想问问人,等我问过了再告诉你好不好?”卡尔纠结的看着自家姐姐说道。
  
      “卡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卡蒂斯敏锐的察觉自家弟弟的神色不对,她狐疑的看着卡尔问道。
  
      “呃。。。姐姐,那个。。。确实有一点事情。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向你说,我。。。怕你不能接受。。。”卡尔吞吞吐吐的看着卡蒂斯说道。
  
      看着吞吞吐吐、扭捏不安的卡尔,卡蒂斯猛然间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起身走到卡尔身边,用促狭的笑容看着自家弟弟那英俊的脸庞说道:“弟弟,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姐姐吧?呵呵呵,虽然姐姐知道自己的魅力非凡,但是我们两个之间是不可以的哦!我们可是亲姐弟,亲姐弟懂吗?姐姐也很能理解你的感情,但我们之间真的不可以哦~~~!”
  
      “姐!你究竟想到哪里去了啊!完全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要是想嫁人,阿尔弗雷德不是很好的选择吗?!”面对自家姐姐的调侃,卡尔满脸通红的大声反驳道。
  
      “呵呵,反应那么大干嘛?难不成你还真的对姐姐有了想法不成?”卡蒂斯呵呵笑着对卡尔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对姐姐你有那种亵渎的想法?!”卡尔立刻坚决的否认道。
  
      “啊呀呀,我这个姐姐可还真是失败呢!我那唯一的弟弟居然不喜欢我,想要离开姐姐去投入别的女人怀抱喽~~~!”她用咏叹调一般的语气唱道。
  
      “姐!”卡尔顿时气急。
  
      “呵呵,不逗你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卡蒂斯问道。
  
      “姐姐,刚才我和姑娘们在精神链接中讨论了一下。我们最终讨论的结果是,确实有办法能保证沐馨对我们的绝对忠诚。”卡尔说道。
  
      “哦?那这是个好消息啊!那为什么刚才要露出那样的一副样子?”卡蒂斯追问道。
  
      “那个。。。姐,那个。。。”卡尔张口了半天,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自家姐姐说。
  
      “算了,我来说吧。卡蒂斯小姐你好,我是阿尔萨丝米奈希尔。曾经的洛丹伦王国的长公主,前任巫妖王。之前卡尔他提出的问题在我看来非常简单,我能做到让这位沐馨小姐保证对卡尔的完全忠诚。”阿尔萨丝对卡尔磨磨唧唧的态度实在是感到无语,于是她走上前对卡蒂斯说道。
  
      “洛丹伦王国?阿尔萨丝小姐,请恕我无礼。在我的印象中,新伊甸之中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势力或者国家叫洛丹伦的吧?”卡蒂斯用探寻的目光看着阿尔萨丝说。
  
      “你当然没听说过,因为实际上我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人。我是另一个的世界的人,用沐馨小姐你们这里的网络用语来形容的话。就是我是个异界来客,我穿越了。”阿尔萨丝向卡蒂斯解释道。
  
      “等等,我的脑子现在有些混乱。异界来客?穿越?阿尔萨丝小姐,也就是说你并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而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了空间而来?”卡蒂斯揉着眉心问道。
  
      “是这样的,没错。”阿尔萨丝点头回答。
  
      “我的神啊。。。!卡尔,你小子现在很能啊!我说你刚才怎么是那样的一副样子,感情原来是这样啊!”卡蒂斯恍然大悟的看着卡尔说。
  
      “姐,你也知道。要是阿尔萨丝的身份泄露出去,她肯定会被那些疯子科学家带去切片研究的。虽然她不会死亡,但是这样的话我想她宁可去死吧?”卡尔看了眼阿尔萨丝对卡蒂斯说道。
  
      “等等,不会死亡又是什么情况?”卡蒂斯喊住了卡尔问道。
  
      “是这样的,我曾经是个圣骑士,但现在我是个死亡骑士。从字面意义上理解的话,我其实就是个死人。”阿尔萨丝毫不避讳的对卡蒂斯说道。
  
      “等等,人死了怎么还可能像活着一样?阿尔萨丝小姐,我虽并未上过战场,但也是见识过生死的残酷的。你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个死人啊!”卡蒂斯看着阿尔萨丝问道。
  
      “你现在的样子,除了肤色比平常人略显苍白一些,完全就是个大活人啊!怎么好端端的非要说自己死了呢?”她不解的问道。
  
      “这个问题很复杂,应该让我怎么说呢?”阿尔萨丝有些苦恼,她用手指绞着灰白色的长发,想要尽量用卡蒂斯所能理解的方式向她说明。
  
      “姐姐,你就别为难阿尔萨丝了。这是魔法的事情,我当初也是搞了半天才勉强听了个半懂不懂。你这会儿让她给你解释,肯定听不懂的啊!”卡尔看着阿尔萨丝为难的样子,不由帮腔道。
  
      “是的,卡蒂斯小姐。这其中确实有不少东西无法解释,至少卡尔他让人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总之绝大部分死亡骑士的外貌并不怎么好看,并且他们需要高级的防腐剂来保持自己的身体样貌。不然的话他们很快就会因为自然**的缘故,全身上下只剩下骷髅架子。”阿尔萨丝对卡蒂斯说道。
  
      “但是你为什么却保持了这样的容貌?我记得你好像并没有使用什么防腐剂吧?”卡蒂斯疑惑的问道。
  
      “确实如此,卡蒂斯小姐。但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被我杀死后由霜之哀伤这把魔剑转化的。而我。。。”阿尔萨丝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我,是因为内心不够坚定,被纳斯雷兹姆一族中的几名强大的恐惧魔王诱惑而堕落。我的转化仪式是在我活着的时候进行的,并且我是专精冰霜系的死亡骑士。所以我能保持与活人相差无几的外貌,也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虽然并没搞清楚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我还是大致明白了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你是活着被转化,和这个专精冰霜系是能保持生前样貌的关键。对吧?”卡蒂斯揉着额头问道。
  
      阿尔萨丝所说的什么纳斯雷兹姆,什么恐惧魔王,她完全没听懂。只是依靠自己的直觉,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而已。
  
      “确实如此,我的冰霜力量是最强的,但鲜血和瘟疫的力量也不差。所有的亡灵都侍奉我为主,我是巫妖王,艾泽拉斯的亡灵之主!”阿尔萨丝中二满满的冲卡蒂斯说道。
  
      随即她就被卡尔轻轻地一脚踢在屁股上。
  
      “干嘛?卡尔?”阿尔萨丝一脸不爽的回头问道。
  
      “别中二了好不,我看着都觉得丢人。。。”卡尔满脸不忍直视的对她说道。
  
      “这不是中二啊,明明在艾泽拉斯,我确确实实是所有亡灵的领袖,怎么就不能说是亡灵之主了?”阿尔萨丝委屈的问道。
  
      “那也不是你这么中二的理由啊!我们可是帝国的正规军!正规军!不是那些邋里邋遢的臭海盗!你这么中二,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们的形象究竟怎么保持啊!”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阿尔萨丝,卡尔的尴尬癌都快犯了。
  
      “我刚才很奇怪吗?”阿尔萨丝不解的问道。
  
      “何止奇怪啊!你刚才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刚刚加入海盗没多久,中二气息爆棚的少女头目好不!”密苏里在一边吐槽道。
  
      “有吗?我们那里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啊!”阿尔萨丝一脸迷茫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别在这里纠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要争论等之后再争论,现在先听听提督他怎么决定吧。”黎塞留出声制止道。
  
      “姐,其实阿尔萨丝作为巫妖王,是可以在人死后再次复活的。只不过那样的话需要防腐剂来保持身体,而不是像她一样和常人没什么差别。”卡尔向自己的姐姐解释道。
  
      “???”卡蒂斯一脸懵比的看着自家弟弟。她发现自家弟弟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连起来却听不懂了。
  
      看到自家姐姐迷茫的样子,卡尔对她说:“姐,你就别管什么操作了。这个让我和阿尔萨丝来商量着弄,总之姐姐你就知道我们能有办法保证沐馨的绝对忠诚就行了。”
  
      “这办法确定能行吗?要知道她可不是你的这些舰娘,你的方法可不一定奏效。”卡蒂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姐,能让我和阿尔萨丝商量一下不?”卡尔问道。
  
      “行吧行吧,反正一切你处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在带她来的路上,肯定泄露了不少秘密吧?尤其是你身边的这些舰娘,她肯定也看到了不少吧?如果你不想你心爱的这些姑娘们被人抓去切片研究的话,该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明白的。我先出去处理一下文件,一会儿之后你把结果告诉我。”卡蒂斯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卡尔的床边。
  
      房间中,卡尔看着阿尔萨丝问道:“阿尔萨丝,你能保证沐馨的忠诚吗?就像你以前统领那些什么天灾军团中那个克尔苏加德一样吗?”
  
      阿尔萨丝其实很早以前就和卡尔他们说过,自己对克尔苏加德那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如果不是克尔苏加德,阿尔萨丝觉得自己也不会被恐惧魔王诱惑堕落。另一方面,在成为了巫妖王之后,阿尔萨丝永远忘不了克尔苏加德对自己至死不渝的忠诚。虽然用至死不渝这个词很奇怪,但她确实觉得克尔苏加德对自己、对天灾军团的忠诚配得上这个词。
  
      “但是我记得你之前还说了,希尔瓦娜斯带着一部分亡灵挣脱了你对她们的控制,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意志。”卡尔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那是一个意外,卡尔。当时的冰冠堡垒被伊利丹怒风使用萨格拉斯之眼攻击,导致了我必须放弃一部分的精神回去全力防御。”阿尔萨丝辩解道。
  
      “你看,还是有被背叛的风险存在的啊。”卡尔耸耸肩说道。
  
      “那么提督你就把那个女人直接杀了多好?还省得这么多的麻烦事。”密苏里对卡尔说。
  
      “杀了更麻烦,到时候联邦海军肯定会以此为借口与帝国海军发生大规模的边境冲突。帝国海军虽然刚刚平定了源泉的叛乱,但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最好别这么做。”卡尔苦笑着向自家的姑娘们解释道。
  
      “卡尔,我可以保证对她的绝对掌控。但是。。。”阿尔萨丝欲言又止的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