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六百零七章 安可不动心

第六百零七章 安可不动心 (第1/2页)



  见宁完我这副谄媚模样,豪格内心十分蔑视,表面却故作欣赏道:“好,那本王就听你一一说来,你且起身,坐回椅子上说话吧。”
  
  宁完我喏喏而起,脸上依然满是讨好的笑容,他斜签着身体,在椅上重新坐下。
  
  随后,宁完我轻咳了一声,便向豪格拱手说道:“肃亲王,在谈和谈条件之前,在下首先想问下,您觉得,唐军接下来,会如何行动?”
  
  豪格一愣,没想到他会这般发问,他眉头一皱,不甘心地回答道:“现在大雪阻路,唐军自是无法行动,又何必多问。”
  
  宁完我微微一笑,又紧接着问道:“那在下斗胆敢问肃亲王,若是将来雪消春至,道路重新恢复畅通的话,唐军又会如何行动?”
  
  豪格捋了捋胡须,略略思索了一下,脸上却闪过警惕狐疑之色,他厉色喝道:”唐军现在乃是我等盟友,他们如何行动,乃是军事机密,安可告诉于你!“
  
  仿佛猜到了豪格会这会回答一样,宁完我又是一笑,接着回道:“禀肃亲王,请恕在下妄自揣度,以在下看来,待到春开雪化,唐军接下来,必定会复从辽西、辽南两处地界,派出主力军兵,分头开始进攻,另外我大清的北边与东边地界,也会有唐军来骚扰侵袭。此为必然之局也。“
  
  宁完我顿了下,继续说道:“唐军若开始这般行动,界时我大清境内,必定又会处处烽火,战乱遍地。在下不怕自曝家丑,摄政王虽兵马众多,但恐头尾不得兼顾,最终四处救火,战况陷入僵局。而这场战斗,因为唐军有海运优势,后援不断,故最终只会呈现胶着之势,长期厮杀不休,而战至最终,只会是我大清帝国疮痍满目,战乱不休,自天命汗创业到现在的一切成果,尽皆化为乌有矣。”
  
  宁完我说到这里,偷眼瞥看豪格的表情,却见豪格只是黑沉着脸,并没有说话。
  
  宁完我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接着说道:“肃亲王,恕在下直言,若真到这般局面,对整个大清帝国来说,估计是国运彻底终结,国势颓然再难振作了。摄政王与肃亲王,这般兄弟倪墙,互相内斗,也只会是两败俱伤,最终只有唐军一方得利,此为必然之势也。“
  
  说到这里,宁完我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见到豪格似乎依然是一副凝神静听的模样,便又说道:”在下亦知,现在唐军是肃亲王盟友,但这样的盟友,究竟对肃亲王你有多大益处,其实大为可疑。可以预见的是,唐军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会打着您的旗号,在大清国中攻城掠地,自肥其伍,却让肃亲王凭白得了一个恶名。恕在下说得直接,唐军攻占的城池再多,掳掠的财货再大,也与肃亲王你无关,所有好处,只会全让他们得了。毕竟,摄政王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放松对你的监控,你想从盛京发兵与唐军联合攻击,实是极难。这样一来,说得难听点,难道将来大清帝国沦丧于唐军之手,肃亲王也不过仅仅据得盛京一地,又怎能扩展半点势力。在下斗胆再说句诛心之语,唐军若真据占了大清全部或是大部,他们还会再遵守与您所订立的盟约吗?到时候,他们必定会随意找个理由来翻脸,以实现最终彻底消灭大清,全部占据大清土地的险恶用心。那样一来,恕在下说句诛心之语,真到这般境地,肃亲王你内外无依,孤军愁城,只怕最终灭亡,也是须臾之间了。”
  
  “放肆!宁完我,你如何敢这般对肃亲王说话!你也不掂量下,你自已到底有几个脑袋!“一旁一直没作声的索尼听不去了,朝宁完我厉声喝止。
  
  宁完我闻言,顿是一哆嗦,又急急伏跪于地。
  
  ”索尼,且让他把话说完,不必打断他。“豪格铁青着脸,对地上伏跪的宁完我喝道:”你且起来说话。本王现在不想听你的狗屁分析。你一介书生,知道个屁!你就直接告诉本王,若要本王同意和谈,你们能开出何等条件,若再东扯西谈,言而无物,本王决不轻饶!“
  
  宁完我应喏起声,然后复对豪格说道:“肃亲王,恕微臣直言,其实您与摄政王之间,本无根本性的矛盾,之所以会闹到同为宗室,却互相征伐互相厮杀不休的地步,关键的一点,便在于先帝突遭唐军打击,身受重伤丧失理事能力,这才使得大权旁落,群龙无首,我大清帝国才因此陷于一片混乱。因此,摄政王与肃亲王为了争夺大清统治之权,才兵戈相向,互相攻伐,最终却让外人得利,大清落得这般局面,如何不让人痛惜!”
  
  豪格一脸厌烦地看着他,正欲喝止他继续大放厥词,宁完我却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又急急说道:“所以,在下以为,这般大清自我毁灭的乱局,这般鹤蚌相争渔人得利之事情,实在不可再继续持续下去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如果现在能双方和谈,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协议,方是最为紧要之事啊。“
  
  ”既如此,那你们的和议条件是什么呢?“见宁完我的铺垫实在太长,一旁的索尼也颇不耐烦地插了一句。
  
  宁完我轻咳一声,便朗声道:”肃亲王,索学士,这和议内容,在来贵地之前,摄政王也与在下详细商谈过。最终摄政王提出了一个和议方案,据我等仔细商议,皆认为这是一个对双方都十分有利,应该都可以接受的和谈条件。“
  
  宁完我顿了顿,脸上便换了郑重之色,迅速接着说道:”摄政王所提出的和议条件,就是我大清帝国,重新另立新主,但由摄政王与肃亲王共同辅佐,平分国家大权,以此方式,息弥争斗,解决矛盾,从而二王联手,共逐唐军离境,让我大清消除战乱,重新步入正轨。却不知道,这般条件,可能打动肃亲王否?“
  
  宁完我说到最后,明显加重了语气,他双目炯炯地望着向肃亲王,一脸志在必得的表情。
  
  果然没出他所料,听到这番条件,豪格与一旁的索尼,皆是一脸震惊之色,似乎不太敢相信,宁完我所说的话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