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 (第1/2页)


    “看来这次你和我都估算有误,原本以为他实力最多不过和妥芮朵家的那个小家伙相当,没想到居然能够觉察到你的巫法更加以回击。”
  
      应着男子激荡心情,血晶之上红光流转,然后渐自荡漾成波,最后化为一件猩红长袍披拂在挺身站起的男子身上。
  
      略一感应黑袍巫师身上的气势变化,血袍男子摇摇头,右手探出,轻轻拂去已经支离破碎的画面,然后再次一点,一幅比之前更加清晰的立体影像投射在两人面前,画面的正中心,俨然正是陈浮生无疑,根据陈浮生的每一次吐纳呼吸,旁边就有无数文字数据流动变化。已是动用上了瑞缪尔家主的权限,“幸好这一次的鲜血盛宴是我们瑞缪尔和梵卓一族主办,这才能够植入了根据你们的侦测序列新修改而成的探测魔法,不过似乎他练习过专门隐匿类的法术,这些数据都只是流于表面,并没有真正能够反馈他内部力量流动变化的情况。”
  
      “不,我们已经能够从中得出很多信息。”生命研究会属于死灵系,本来就最擅长生命恢复,疗伤,一片蒙蒙黑气在缭绕生起,等到黑气散去,黑袍巫师已是重新恢复原样,看不出来丝毫衰弱,然后同血袍男子示意一下,顺手接过权限,这探测装置本就是血袍男子根据黑袍巫师提供的资料在其指点下加以变化而成,黑袍巫师对于这方面的了解远不是血袍男子可比,指尖在画面上连点几下,就看到画面之上现出一幅与陈浮生等高人形,身体被不同颜色区分为无数块大大小小区域,更有细线将其连接起来,虽然额头,胸口,小腹几处仍是濛濛一片,但比起之前可要清楚许多。
  
      “更准确地说,他对于身体的掌控远远超出同等魔法师甚至是骑士这些武者。”黑袍拂动,托举着巫师靠近画面,黑袍巫师手指在几处点去,勾勒出一道路线道:“一般而言,和你们血族的血核一样,那些骑士有着斗气种子作为他们力量的核心,你们的能量传递形式是以血核与斗气种子为圆心向外扩散,层层削弱,故而很容易根据周围能量波动来推算出你们的生命强度,位阶等级。”
  
      “然而很有趣地,”在这一刻,黑袍巫师似乎忘记了刚刚在陈浮生手下吃亏的事情,以一种莫大的好奇心和研究欲望道:“你看,虽然还不太清楚,但也大致看得出来他体内的能量在额头,胸膛与小腹这三个地方汇聚起来,但是却没有单纯地向外扩散,而是以一种繁复但却充斥着神秘美感的形式通过骨骼,筋肉,神经,血管等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系统,比起那些骑士所谓的呼吸法不知道要琐碎复杂多少倍,但这样,却也在他们体内形成一个小小场域,因而,展露出来的能量强度比他们实际的生命等阶要弱上许多,再加上他确实学习过一些特殊的方法将能量锁在这片场域之中,才使得我们直觉中认为他和那个小吸血鬼的实力不相上下。”
  
      “你还不明白么?”
  
      看着血袍男子一幅已经了解,但却事不关己的表情,黑袍巫师大摇其头,以一种嫌弃性地鄙夷语气道:“在你们诺兰德大陆和我们巫师世界,只有最巅峰的那些强者才可能形成自己的领域,或者传说中最为复杂,耗费巨大的复合型魔法阵也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甚至在某种层面上说,这也是神灵神国的根基。虽然这个人比我们之前预料到的要强出许多,但看得出来,他绝对没有到达这个层阶,而是他们流派有着特殊的方法可以将这一过程大大提前,条件放宽。如果我们能够获取这些资料或者有他作为实验素材的话一定可以大大加快对神灵力量的解析,对于魔法阵,生命研究等多个领域都有很强的借鉴与指导意义。”
  
      语气越发兴奋,看向陈浮生的眼神中已经充满疯狂,黑袍巫师喃喃说道:“甚至有可能将我们在这些方面的研究水平再次提升一个时代。”
  
      “这很难。”
  
      随着黑袍巫师的话语,血袍男子心情也是几番变化,尤其是对方那句大大加快神灵力量的研究更是让他心动,好在他也是执掌偌大势力,不知道活了许久的人物,神色不变,指出关键之处,“就算刚才只是一只幽魂并非你全力出手,但也看得出来,他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更何况他是被妥芮朵家族的家主亲自邀请而来,出了什么事情,引发的后果难以预计,如果到时候我们瑞缪尔一族和你们生命研究会的盟约因此暴露就是得不偿失了。”
  
      “刚才的并不是他本身的能力。”黑袍巫师眉毛立起,冷声道:“是因为他有着一件专门守护灵魂的特殊装备,这才将我分出去的精神力和寄托在幽魂身上的灵魂碎片吞噬,甚至反馈过来,让我险些陷入噩梦之中。这种能力和我们巫师们关于梦魇世界的某些记录十分吻合,应该就是那件魔化物品的出处。”
  
      “对我们巫师而言,一次的失败并不算什么,哪一项研究的成功后面没有无数次的失败。关键在于有没有从中取得什么收获。”冷冷一笑,声音中充满骄傲,黑袍巫师道:“现下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能力类型,自然可以从十数万巫法中挑选针对性法术布置陷阱。更何况一个真正的巫师应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而不是和那些武者一样倚仗蛮力横冲直撞。”
  
      “不过,为了计划完美实施,我们还需要收集更加精准详细的数据。”黑袍巫师收起投影,正色看向血袍男子,“现在,您可以通知索菲娅,让她在这场鲜血盛宴中不露声色地走到这人身边,建立起初步联系,进而根据他的能力,性格建立一个模型,制订一个可行性计划。好在我之前是以幽魂形态附着在索菲娅的背影之中,没有真实形体,刚才那场交锋也是发生在精神层面,他不会联系到索菲娅身上来。”
  
      ————
  
      “神念被吞的滋味不好受,想来那个出手的小贼最起码也要闭关休养上一段时间才能重新蕴养回来,得了这个教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敢出手招惹我。”
  
      抚摸着袖中那面拳头大小的玲珑镜面,陈浮生暗自笑道。
  
      这一次的顺手之举效果大大超出他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