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七章 怎么?有胆子犬吠,没胆子动手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 怎么?有胆子犬吠,没胆子动手了?! (第1/2页)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不说这些士兵们的点头称是,和军官的又一阵交代。
  
      拉斐尔他们继续开赴圣赫利尔海港的港口,书记官远远地就看到船只之上的神徽印记,对着身旁的一名士兵附耳说了几句话,这名士兵就领命而去。船员们看着港口位置有着各色船只停靠,码头之上也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心中更是火热了几分。手头上的动作也显得更加勤快起来!
  
      船只缓缓的停靠在了圣赫利尔海港一处空位之中,因为船上有货物的缘故,范伦铁恩就停靠在临近木质走道的方位,通常这种位置会比普通船位的费用更高,不过只是多几枚银索尔的事情拉斐尔还是负担得起的。
  
      船员们做着船只的停靠事宜,这一次停靠费兹捷勒会花费一些时间修整,船员们也能够难得的多出好些天的假期,所以为了能够更好地休养生息,大家对于这最后一件事情都显得十分上心。
  
      那名大腹便便的书记官抱着一本厚厚的黑皮书籍来到了甲板之上,神色傲然,丝毫没有如同先前那位军官的敬畏之心。
  
      “谁是这艘船的船长?”书记官趾高气扬的出声说着。
  
      “我,是我。书记官大人。”身为商人的费兹捷勒一直都为众人处理这方面的事宜,所以穿过船员们走了过去,只是看到这名书记官的表现心中也有几分不喜。但,商人的和气生财让他还是扯出一脸和熙的笑容。
  
      “恩?”书记官上下扫视了费兹捷勒一眼,点了点头。“从哪儿来的?”
  
      “易卜拉欣港,书记官大人。”其实这种书记官没有爵位,只是因为占据一个方便的职位,这些商人图方便就叫得顺溜了。而通常这些家伙也就不会为难他们了。
  
      “易卜拉欣港,听说那儿不是被一伙海贼们给入侵了。前些日子大帝才调派海军前往此地,你们不会是海贼派来的细作吧?”书记官这话语说出来让费兹捷勒的脸色有些不好,首先他们还真的是跟黑旗海贼团有所牵连。其次,书记官这句话可谓是包含祸心,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他们这船人可都要被下黑牢的!
  
      “书记官大人这些话可不能够乱说!”费兹捷勒本来要从腰间取下钱袋的动作都为此停了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个书记官的表现让费兹捷勒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乱说吗?至于是不是我乱说那就要让我们来查查看了!”书记官说着,远处传来一阵十分整齐的脚步声,一队身穿深红色盔甲的士兵迈着十分整齐的步伐向着他们这儿走来。这些士兵手持着长枪,让围在码头等待工作的一些苦力们纷纷一哄而散。
  
      看到士兵们的到来,这名书记官立马腆着肚子来到领头士兵的前面,点头哈腰的说这些什么。
  
      “最近到底发生了事情,怎么军方抓着神殿的人不放过?”苦力们纷纷小心的看着不远处的士兵们,看了一眼周围,小声的说着。
  
      “嘘~这种事情可不能够乱说。你想被抓起来吗?安分点,看看能不能够干个几单。”一旁的同伴立马捂住了他的嘴巴,眼神四处瞄着。
  
      “例行检查!”这些士兵无视船只之上印刻的那些神徽,大摇大摆的走了上来,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
  
      “把货物搬上来。”还好在毒龙岛的时候就将所有的违禁品放在了其中,调换了一批更加值钱的药品,否则这次倒是有些麻烦了!尤其这些士兵怎么看都不像是检查而是要找茬!
  
      士兵们很不客气的将封装完好的箱子打开,检查其内的药品,甚至还随意丢弃在船只之上,海员们纷纷对这些粗鲁的士兵们怒目而视,范伦铁恩也冷冷的看着这些家伙手头之上毫不客气的动作。不过这些士兵们显得毫不在意,似乎根本就是在等范伦铁恩他们动手一般!
  
      “恩,货物检查完毕了,没有什么问题!”看着一地的药品,这名士兵领头说了这么一句话。费兹捷勒虽然心下十分的不满,不过还是带着笑意的走上前去,“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大人既然已经检查完毕,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正常停靠在海港之中?”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商人们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些事情都会选择息事宁人。民不与官斗,这句话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是真理!
  
      “大人,船舱之内我们还没有检查呢。说不定这些家伙把那些违禁品放在船舱之内呢?”一旁的一个士兵高声说着,语气之中带有戏谑的味道。
  
      “哦,对。差点把这地方给忘记了。很抱歉,船长先生。船舱我们也要检查一遍,这也是为了圣赫利尔海港的安全。毕竟你们是从易卜拉欣港来的,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点,请您谅解!”两人就如同唱双簧一般,一唱一和的演着戏。
  
      “大人,您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即便费兹捷勒再怎么隐忍,看到对方这么的肆无忌惮,脸上也露出一片阴沉,语气也带上了怒气。
  
      “怎么,你们想要违背圣赫利尔海港的政令吗?”看着费兹捷勒的模样,这名军官一点都不感到害怕,相反还一脸正义凛然的说着,一副不畏强权的忠臣模样。
  
      “大人,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这绝对是为了你们好。”费兹捷勒这句话听在这名军官的耳中总有一种逞强和强撑的味道,为此甚至出手推搡了费兹捷勒。
  
      “锵锵锵!”海员们看到费兹捷勒被这名军官如此无礼的推搡在地,面色整个都阴沉了下来,这些日子以来他们本就过得十分无趣,这些家伙无疑给了他们一个宣泄口。这些海员们都曾经在海上为生计拼搏过,身上都沾染有血性,被人在头顶上拉屎可没有继续容忍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