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七百一十节:脸都不要了!

第一千七百一十节:脸都不要了! (第1/2页)


林剑的天赋资质,在寒冰门敢说第二,是绝对无人敢说第一的!
  
  至少作为争夺圣子的两个有力人选之一,林剑在天赋上远超作为姬长风弟子的杨雄!
  
  可惜的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林剑也许确实比杨雄的天赋要高,但是跟秦枫比起来,那真的是……完全不够看了!
  
  李蒙原本还觉得遭到了寒冰门的不公平待遇,一口气在心里,险些要憋到内伤,此时终于一口气酣畅淋漓地吐了出来。
  
  他上前一脚,狠狠踢在了跪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林剑身上:“还不滚开,趴在地上想被人踩吗?”
  
  堂堂的内门护法居然被杂役弟子一脚踹开。
  
  林剑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但偏偏他此时此刻,元神承受着秦枫的巨大威压,别说是起来反击,就连直起身来,都不可能做到!
  
  不只是林剑,就连寒冰门中实力普遍较强的执法弟子,此时也只能看着秦枫领着百名弟子横穿而过,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不是他们不想阻挡秦枫,实在是因为,他们动都动不了啊!
  
  此时此刻,大殿之上,看着秦枫居然就这样带着百名弟子,押着被五花大绑的杨雄,就上了殿来。
  
  所有寒冰门的长老们皆是惊住了。
  
  尤其是大长老姬长风,他一直以来都比较支持秦枫做寒冰门的圣子,谁曾想到,自己的弟子与秦枫出去一趟,居然闹成这样回来。
  
  而且看杨雄的样子,还断了一条右臂。
  
  这明显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别说姬长风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看到自己的爱徒被斩去一条右臂,变成了废人,就算是泥人都要动怒的。
  
  “秦枫,你这是什么意思?”
  
  众多长老看到一贯支持秦枫这个圣子的姬长风都动怒了,一个个也是纷纷落井下石,朝着秦枫咆哮了起来。
  
  “就算你是寒冰门的圣子,地位比杨雄高一些,但杨雄在你之前入门,你怎可下此毒手?”
  
  “姬长风长老如此关照你,没想到你居然全无感恩之心,还对同门如此狠毒,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还不立刻给杨雄松绑?”
  
  至于之前与秦枫最不对付的林南天,显然因为秦枫在门外教训林剑的事情,仇上加仇,登时冷笑着说道:“之前没有仙根,就到处搞事,现在有了仙根,先废了自己宗门的年轻强者……”
  
  “你这圣子当得可真不赖啊!”
  
  面对暴怒的寒冰门一众长老,秦枫也不与他们多说,径直扔出两枚留影宝珠。
  
  两枚宝珠刚要在神念的催动之下刚刚发动,陡然,一道袖中寒光直刺向秦枫的两枚宝珠!
  
  竟是要一击之下,将这两枚宝珠一齐打得粉碎。
  
  出手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林南天!
  
  若是宝珠碎裂,林南天最多被人挖苦几句,说他不择手段打压小辈。
  
  对于秦枫来说,则是灭顶之灾。
  
  废了寒冰门大长老的心爱弟子,还拿不出足以证明杨雄叛门的铁证。
  
  秦枫的下场会怎么样?
  
  这还需要多说吗?
  
  难不成指望天鹤宗过来为秦枫澄清真相?
  
  那还不如去指望杨雄自己良心发现,认罪伏法,来得更实际一点!
  
  可这生死刹那,秦枫居然都不动手去拦截那道袖中剑光。
  
  是没有想清楚利害关系?
  
  还是林南天猝然出手,秦枫都没有反应过来?
  
  结果,当然都不是……
  
  “呯呯”两声清响,秦枫怀中掏出的两枚宝珠应声而碎。
  
  晶莹碎屑如深雪迎风飘落,徐语嫣,李蒙等人皆是惊叫了起来。
  
  尤其是徐语嫣,惊叫开口,立刻就暴露了自己女儿身的秘密。
  
  她旋即掩口,但却哪里还来得及?
  
  只立刻就听得林南天冷笑了起来:“呵,出去一趟,还带了一个女人伪装成我们寒冰门弟子带回来……”
  
  “还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野女人,竟想在寒冰门里金屋藏娇?”
  
  “真是有辱门风,有伤风化!”
  
  他看向秦枫冷笑道:“这件事情暂且记下,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杨雄犯有叛门大罪?”
  
  无耻之尤。
  
  林南天的行为,顿时就激发了百名寒冰门弟子的愤怒。
  
  林南天居然为了陷害秦枫,连脸都不要了!
  
  可就在这时,秦枫却是不急不忙,看向面前的林南天甚至都带上了嘲讽的笑意。
  
  “林南天,你还真的为了陷害我,把老脸都豁出去了!”
  
  见到秦枫还在笑,林南天笑得更加得意了起来,脸上的纹路都层层叠叠地皱了起来。
  
  “秦枫,口说无凭,拿不出证据,今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不只你的右手,连你这条左手都要一齐赔给杨雄!”
  
  被五花大绑着的杨雄,原本眼神浑浊如死灰一般,此时竟是又透露出些许的神采来。
  
  他似是重新燃烧起了复仇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