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

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 (第1/2页)


感谢:天上白杨、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条数丈宽的河水,穿过原野流淌而去。
  
  恰逢旭日升起,近水含烟,远山如黛,和风拂面。置身此间,顿然使人心旷神怡。
  
  或许这一刻,卢洲与北俱洲,没有分别。
  
  又是一阵水花飞溅,说笑声起。韦合与广山等月族的兄弟,与妖族的汉子,皆打着赤膊,光着身子,站着没腰深的河水中,尽情洗涮着、宣泄着连日来的疲惫与郁闷。而双方相隔十余丈,时不时的瞪上一眼,显然在相互挑衅,又各自摆出一脸不屑的架势。
  
  河边的草地上,坐着一老一少。
  
  万圣子,与无咎。
  
  两人倒是相隔不远,如同老友叙话的场面。
  
  不过,无咎稍显拘谨。便仿佛他的身旁,坐着一头猛虎,随时都将暴起伤人。
  
  而万圣子却是神态安详,笑容温和——
  
  “你我打打杀杀,徒添伤害,难得这般和睦相处,老夫甚感欣慰啊!”
  
  “嘿……”
  
  无咎咧嘴微笑,以示附和。
  
  也着实难得,曾经的冤家仇敌,不仅联手冲出火蛟谷,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而原因只有一个,如今远离卢洲,为了摆脱困境,双方不得不一致对外。
  
  “而老夫知道,你依然心存顾虑!”
  
  万圣子虽为妖人,而浑身上下全无半分妖气,反倒像是一位得道的长者,不仅善解人意,而且颇为的随和慈祥。此时的他,好像已摈弃前嫌,带着真诚的口吻又道:“没错,此前于卢洲的白溪山,老夫设下圈套,便是想要除掉你的那帮兄弟,然后再放出风声,诱你自投罗网。不料弄巧成拙,追逐途中,相继跌入白溪深潭,呵呵……”
  
  他歉然一笑,接着说道:“而闯入异域的那一刻,老夫便察觉异常,之后抵达白溪道门、明月城,总算是弄清楚了此地的真相。于是劝说你的兄弟,放下恩怨,共同对敌,奈何寡不敌众,意外陷入火蛟谷。那个卫戈城主,也着实强大,被他封住火蛟谷,一时难以突围。老夫倒是无碍,而诸多晚辈,连番拼杀,早已筋疲力尽,又不懂五行遁法,只得苦苦支撑。所幸你无咎及时寻来,可见你我两家的缘分不浅,呵呵!”
  
  “嘿嘿……”
  
  无咎见到了韦合与广山之后,已然获悉了前后原委,却还是耐着性子,听着万圣子又说了一遍。而他干笑两声之后,趁机出声道:“万前辈的诚意,不容置疑。而你老人家怎会知晓韦合与广山的下落呢,否则又如何放出风声、如何设置圈套……”
  
  “有人暗中相告!”
  
  万圣子倒是没有隐瞒。
  
  “谁?”
  
  无咎紧逼不放。
  
  “呵呵!”
  
  而万圣子呵呵一笑,摇头道:“老夫虽然出身妖族,却懂得一诺千金的道理。话已至此,你何必多问呢!”
  
  这位妖族的祖师,驼着脊背,须发苍白,面如沟壑,如同一位质朴的山野老翁。而他的话语中,却大有深意。
  
  “多谢指点!”
  
  无咎倒也识趣,不再多说,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发沉。
  
  之前寻到银石谷,没有见到韦合与广山,他便起了疑心。果不其然,有人传递消息,引诱韦合与广山离去,这才有了后来的连番遭遇。而勾结妖人的又是谁,也着实不必多问……
  
  “无咎,接下来有何打算?”
  
  万圣子的眼光一瞥,含笑又道:“此地远胜卢洲,更无天劫之忧。你我何妨再次联手,就此闯出一片天地呢!”
  
  “天劫?”
  
  无咎的神色一动,不答反问道:“万前辈,你之前提到天书,是否与天劫有关?”
  
  “这个……”
  
  万圣子察觉失言,迟疑道:“事已至此,倒也无须隐瞒。据说玉神殿的天书,承载天地运数,以及浩劫的起始,与降临的大致年月。而又听说,百年之内,灾祸将至。倘若天书在手,便可顺应天运,趋吉避祸。怎奈玉神殿将天书据为己有,秘不示人,显然要独享天缘,我妖族与鬼族又岂肯罢休,不过……”
  
  他眺望着原野的景色,带着庆幸的口吻又道:“眼下置身异域,或已远离了那场毁天灭地的浩劫,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呵呵!”
  
  从这位妖族高人的口中得知,神秘的天书,果然与浩劫有关。而其中的究竟,他却所知甚少。
  
  “万前辈,你想过没有,此地与卢洲,或为两方天地,却同有一个白溪山与白溪潭。说不定啊,早已有人来往其间……”
  
  无咎如此说道,引来万圣子的不解。
  
  “哦,所言何意?”
  
  “卢洲的白溪山上,“白溪”二字,或为先行者所留,无非表明,两方天地互为存在。倘若卢洲崩坏,只怕此间亦将不复存焉!”
  
  “纯属猜测……”
  
  “即使猜测,我也不敢留在此地。万前辈,看来你我要分道扬镳了!”
  
  “你要返回卢洲?又如何返回?”
  
  万圣子转过身来,疑惑道:“你也亲眼目睹,北俱洲远胜卢洲,且地域广袤,你我理当就此闯荡一番,岂能白白错过这大好机缘呢?”
  
  “嘿,我意已决!”
  
  无咎咧嘴微笑,拂袖起身,拱了拱手,依依不舍道:“万前辈,多多保重……”
  
  万圣子似乎想要劝阻,急忙起身道:“你我难得化敌为友,且如此投缘,而你……”
  
  便于此时,吵闹声传来——
  
  “大个子,老子捏死你……”
  
  “高乾,你以为人多势众,便敢猖狂……”
  
  “哼,老子就是人多……”
  
  “韦合,且闪开!我要教训、教训那个黑脸贼……”
  
  “有胆来啊……”
  
  “广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