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七十二章 这太吓人了


  还别说,高开一离开中域,横死的系数非常大。刚出中域,就遭到了各方的围杀,随行的护卫伤亡惨重,在共山玄影极力的保护下,只身突围而出,进入到了东荒的界域。
  追杀高开的人到了东荒界域的边缘,悲愤的仰天长啸,然后一个个转身离开,没有踏进一步,但是东荒疆域茫茫,山林片片,见不到一个修士。
  这些让高开感到震撼,虽然几百年醉心于权术,他的修行也没有落下,现在的他已经到了巫王巅峰,他自信以他的精神力强度,自己观察的绝对没错,除非有比他修为更高的修士,要不然绝对他能感应得到。
  “东荒竟然有如此高手,不出面就能震慑群雄,我高开算是开眼界了。”不是高开夸张,现在中域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安静,四方的部落,也是在逐渐蚕食中域的边界,东荒竟然没有人敢染指,真是奇哉怪也。
  “哪有神秘高人,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只不过族长和大巫师都是巫圣,炼丹术无双,而且杀伐果断,那些部落有求于他,不敢过分而已。
  在东荒界外,杀了你这个中域的谏臣,与东荒无关,只要到了东荒,你就是东荒的客人了,再动武就是与大荒王作对,性质不一样的。”共山玄影一眼看出了高开的心思,直言不讳的说道。
  到了东荒,就算是到家了,共山部因为共山鸿猎的缘故,已经归属于苍熊血脉,反而对姜氏一族,没有了归属感。
  “原来如此,我记得大荒王初次到中域,只是大巫师境界,就将中域闹得动荡不安,短短几年不见,竟然到了巫圣的境界,真的是让人敬畏。”
  “大荒王乃是逍遥子的高徒,颐养院都不敢轻易招惹,你竟然一句话,差点儿让大荒王陨落太白山封界,你应该感到畏惧而不是敬畏。”共山玄影冷笑道。
  “太上长老,各为其主而已,现在我们主要的任务是将族长的大荒王的名分坐实了。”苍飞雁连忙说道。
  太白山封界,共山部损失一半的精英族人,苍飞雁也怕共山玄影一个把持不住,把高开给捏死了,那就麻烦了。
  “大荒王也只是一个王,照样是炎皇朝的臣子。”高开几乎条件反射的说道。
  “臣个勾皮,给你鼻子就像上脸,苍熊氏什么时候是臣子了,多少亿年的朝代更迭,苍熊氏一直超然物外,到了炎皇朝,竟然被差点儿灭族,如果不是中域从中作梗,打死没人相信。”共山玄影气呼呼地说道。
  其实话一说出来,高开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关于有熊国和苍熊部,他手里的资料很齐全,因为就是专门收集各部资料的,来之前已经彻查过,并且全部带了出来,他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不要想这些了,我们赶紧走,我估计元武正在受罪。”苍飞雁对元武这个手下非常伤心,元武虽然年轻缺少历练,但是用起来比较上手,要是让苍剑离真废了,就麻烦了。
  “就是那个拨弄京都风云,为玄黄大将军取得大荒王称号的小家伙?他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还会受罪?你们有熊国的律法真是奇怪。”高开忍不住道。
  知道自己现在安全了,高开心情轻松许多,也开始旁敲侧击,了解有熊国的情况,任何书写纪录下来的东西,都是不完全的,别说书写,就是语言,也不能表达那样全面,要不然,也就没有以讹传讹这种说法了,这就是每个人对事物的理解不同。
  “大荒王的称号有名无实,反而树大招风,我们族长才不会在意,元武这小子自作主张,教训是少不了的,估计他的脱一层皮。”
  “玄影大护法,我们还是赶快走,我越来越不心安,元武这小子,估计连血肉都得脱了,这次族长可能真的发怒了,从来没有见他如此惩罚一个人。”苍飞雁拿出掌控牌,发现元武的名字非常暗淡,随时都可能消失。
  共山玄影抢过来一看,也大吃一惊:“咱们得赶快,就在望云山,元武可是一个好孩子,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错误吗,至于吗?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受得了吗。”
  明显看出来,共山玄影更喜欢元武。掌控牌只有大首领才有,上面能记录自己掌管的全部的人,生命气息、修为、大致位置,都用特殊的方法显示,精通的人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
  共山部也有这样的令牌,自然一看就明白,元武的气息已经虚弱的不能再虚弱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苍剑离闹得是哪出,至于吗?
  两个人甩下高开,急急赶路。高开立刻萌币,你么的,我一个中域册封使,就这么不被重视么,要是其他部落,早在边界结队迎接了。没办法,只能紧紧跟着,在东荒,有这两个人他还安全,他独自一个人,被人偷偷杀了,估计没人知道。
  “二位,等等我,大荒王在哪里呀。”高开拼命催动飞行兽,紧紧追赶。
  “等你奈奈个丘,族长就在望云山,你爱去不去。”
  望云山上,雷云密布,一道道闪电、雷光有序的劈下,元武已经开辟了一个很大的洞府,苍熊印也已经彻底激活,一股真龙的气息弥漫全身,元武松了一口气,望着紫府迷你型的元婴感叹,总算是熬过来了。
  还没等他缓过劲儿,一个更大的雷弧狠狠地劈了下来,元武血肉横飞,随后他看见赤炎龙张口喷出一团烈火,他的血肉立刻化成了飞灰,还没有等他嚎叫,朱雀再次喷出一股冰冷的火焰,他看到他的骨骼也在慢慢消融。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谋杀,给为神兽爷爷,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元武的元婴神魂在烈火和雷光中左右冲突,一声声嚎叫,让人体会出了无助的凄凉。
  整个望云山的人,包括被封锁住的翠云山的那些神王,一个个心神动荡,从心底泛出无限的悲哀。
  一声似有似无的吟唱,让众人心神一阵,立刻一片清凉,清新了过来。
  “族长,这是不是有些过了?”离天圣王咽了咽吐沫说道。在苍熊部这些人里,他的资格最老了,一个月的渡劫,谁受得了,但是别人都怕苍剑离,不好说话,只好暗地里请离天圣王过来劝说。
  “巫明大首领,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苍剑离笑着看着离天圣王。
  “开玩笑,我能不知道,这小子不就是吃的杂七烂八的玩意儿太多了,你想将他身上的杂质毒素都排出来,给他夯实根基。这也不能一步到位呀,可以一点儿一点儿的来。”
  “这小子滑溜得很,有从小娇生惯养,逮住他不容易,估计也就这一回,没有此再算计他了。放心吧,我把握住这个度了,不给他长点儿记性不成。”
  离天圣王连连点头,不再说话。到了他这种圣王的地步,无论精神力还是神魂,都非常强大了。知道苍剑离说的没错,自从元武渡劫开始,黑色的丹毒就没有消失过,元武虽然眼看着成了灰了,生命气息也很虚弱,无论是紫府还是经脉,都没有受损,反而加强了很多。
  “孙子,看见了吧,这就是胡乱服用丹药的后果。咱们苍熊部必须每个人都是精英,即便是废物,族长都有办法将他锤炼成精英。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后要好好努力,要不然,下一个坑定就是你,你说你,都几百岁的人了,还这样的修为,真让人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