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480 拜师

          卢安对死亡的敏感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只是一个忘记了大部分记忆的分意识,在面临被干掉的危机时,也会爆发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主观能动性。因为卢安好歹是三阶。
            “自己必须活”这是这个孩童脑海里面冒出的第一个重点,“必须撑过这头野猪的最后一击,”这是跳出来的第二个想法。然后接下来犹如闪电闪烁一样,大量的思考信息在一瞬间内出现在了脑海。
            而这只野猪此时行动看起来疯狂,冲的非常凶猛,但是还是能看到这头野猪的最后冲锋是有破绽的。
             它左边的腿比右边的腿动作要失协调,这说明左边的腿,神经传导有问题。就是普通人如果侧躺时间过长,都容易发生腿发麻的问题,而这头野猪肚子被捅破了,在大量失血的后,能够爬起来冲锋就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卢安(赵狗蛋)所有的恐慌瞬间压下来,在野猪獠牙即将近身的时候,猛然伸出手,从地上捡起棍子从侧面猛然一拍,接着这一拍之力,从侧面躲开了野猪的猛烈冲锋,而冲的非常凶猛的野猪在侧面这一拍下彻底失去了平衡,从卢安身侧冲了过去,然后滚了七八圈,重重的撞在了树冠上,树上的叶子刷刷的掉落了下来。当然卢安也在这一冲击中,遭遇侧面撞击,也在地上滚了七八全,不过滚的地方是落叶较厚的地方。
            这头野猪挣扎了几下,但是再也爬不起来了,而赵狗蛋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树梢,刚刚就是来自上方的树梢传来的笑声导致了自己的骤然惊吓。
            同时卢安也在疯狂的挽留自己的记忆,自己在这个世界是赵狗蛋,但是执行前面位面任务为卢安,自己还有前世有另一个名字。由于意识在多个宇宙飞船中,同时意识的时间不同步。预演能力已经大面积稀释了,在穿梭器中的自己预演还在高度运转,但是在各个宇宙飞船内,自己的意识并没有预演。
              猛然摆脱了预演,唯一的不适应,就是一种胆战心惊的恐慌,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慌萦绕在心头。尤其是刚刚树梢上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卢安的心跳重重的跳跃,咯噔,咯噔,全身可以听闻到的声音。
            “是谁?”卢安喊了一声,然而口气中带着颤音显示了自己的惧怕。话说几十个意识同时存在,就算死一个,也不算真的灭亡,但是现在卢安不会灭亡,赵狗蛋会灭亡,面临灭亡就会害怕。
           树梢上传来了拍手的声音,一个清亮的声音说道:“小友的表现着实精彩。就是?!”
           卢安此时已经锁定了发声处,那是一个衣着灰白,峨冠博带者,背上背着一把剑器,从型制来看,是青铜剑,并非钢剑,青铜剑较短,剑刃宽,看起来像加长的匕首,专门用于至此。而钢剑就较长,剑身细,除了直刺,用双刃挥砍也颇为有效。
           从实际使用来看,较短的青铜剑比不上较长的钢剑,但是青铜刃的确是要比钢剑要更显得厚重漂亮。不过在这个世界,材料到底发生了什么细节上的变化,卢安并不晓得。
            不过卢安并没有从上面的人身上感觉到杀气,所谓的杀气就是自己多个要害部位没有被敌人注意力锁定的感觉。(相当于战斗机相互格斗前,火控雷达相互锁定照射。)
            卢安的心放了下来后。然后用竹棍轻轻的戳了一下,那头死猪。对着上面嘀咕道:“大侠,我可以带着我的猪走了吧。”
           在树上的人轻飘飘的落下来,就像一片羽叶一样落地,面对这种不符合物理学的现象,卢安睁大了眼睛。而这位剑侠说道:“你这头猪。是蠢死的。”
            面对着明显的双关语,卢安似乎是没有听明白一样,说道:“对是蠢死的,如果它躺的更近一点,我就危险了。”
          凡是双关语骂人的话,卢安绝不是并不是听不出来,但是听出来就立刻反驳,算不得聪明。至少卢安认为这不是聪明,对面在说双关语的时候,也已经准备来应对你的反驳。那么为什么要陪对面做这个游戏呢?对面不明骂,就直接装傻,顺着对面不骂人的话来理解。
            孙衍道看了看卢安,心里默默的说道:“此子,外愚内慧,大善,大善。不过就是。”孙衍道看了看卢安磨磨蹭蹭试图往树影里缩的样子,不由得叹息到:“就是胆子太小了些。”
      刷的一下,一道白光出现,咔嚓一声,原本给卢安提供阴影的那颗大树倒下啦,红色残阳照射了进来。
           孙衍道对满脸僵硬的卢安招了招手,卢安满脸不情愿,缓缓的挪了过来,孙衍道抬起手放在了卢安的额头上。
          与此同时穿梭器上的卢安的主意识感觉到了自己的宇宙中超能(暗物质结构)被触动,话说这是卢安第一次被动感觉到自己的停留在太空的超能被触动,庞大超能停留在穿梭艇那边,自己的在四十三个飞船上的分意识体,似乎是和主意识脱节的非常严重,并无法使用超能。
            按照穿梭器里主意识的推断,但是由于大漩涡区域内,暗物质环境不允许超能这种结构出现。所以一直保持着半死不过的难以调动的状态。这就像把非洲鳄鱼送到喜马拉雅山脉那个缺氧寒冷的环境。
           而孙衍道触摸了一下卢安的额头,眼中先是一惊,然后是仔细的探了探,一股股白色气流从掌中一圈一圈的在卢安额头上波动着。在确定完全后,在卢安身上点了几下,然后从上到下的骨骼摸了一遍。
           赵狗蛋并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然而感觉暂时不会有危险。而针对他奇怪的动作,以及非常奇异的受到控制的物质流从他手上喷薄而出,卢安也意识到了什么。
           在危险感逝去的时候,赵狗蛋对利益还是很敏感的。心里嘀咕道:“接下来我是不是该磕头拜师之类的?这个世界不超能难以使用,但是似乎也是有调动暗物质场的方法的。这到底是什么方法呢?”
           卢安在元一空间内,背了很多相关力量种类。什么世界有什么力量体系,元一空间内记载的很清楚。但是这些记忆由于该死的记忆传输问题,卢安只是捡着自己看起来最重要的记忆信息送过来。
           孙衍道,收起了手,然后脸上堆起了笑容,摆好了高人的姿态,对卢安说道:“小友与我相遇,则是缘。我门下尚缺一人承我衣钵。”
           赵狗蛋立刻趴下:“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卢安或者说赵狗蛋非常识相,自降临这个世界以来,是村里面挨棍棒最少的。连棍棒都不想挨,那么节操丢掉算个啥?直接跑到死猪跟前,指着这玩意用腼腆的声音对孙衍道说:“师傅这就是我给你的拜师礼。”
             孙衍道最终没有要卢安的拜师礼,等到卢安将野猪和柴火送回了家,然后告别。在家里的送别中,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二年的小村庄。
      至于柴火是从哪来的呢?卢安求孙衍道展示一下仙剑,孙衍道将树木劈成了柴火,卢安打蛇顺棍上,求孙衍道劈柴的更细一点。看到卢安一脸谄媚的样子,孙衍道当时的嘴角抽搐。但是还是顺手答应了卢安这个要求。毕竟这个灵根异禀,根骨上佳的弟子很难得。先骗出家,至于调教,以后慢慢来。
            赵狗蛋这个名字自然是不能用了,从孙衍道向下排辈是“明”字辈,给卢安取名为赵明意。
             二人乘坐一辆马车,来到了一座热闹的城市。在城市中,穿过了各种叫卖的市场,有糖葫芦有玩具。这些都是记忆中缺失的部分,当看到这些,赵明意就如同普通少年年一样感到新鲜,眼睛中露出渴望的。
           这种对记忆中没有的,新鲜的渴望是很正常的,其实孩子渴望糖果和成年人渴望异性和钱是同样的概念,至于赵狗蛋对自己的表现现象是否为幼稚,赵狗蛋并没自贬。因为自己可是抛弃了大部分细枝末节的记忆,到来这里。则本身就是勇气。
             而赵明意虽然渴望,但是在马车上压制住了这些渴望,并没有为此对孙衍道投向恳求的目光。这让一直在观察赵明意孙衍道暗暗的点了点头。然而考验依旧在继续。
            在进入客栈后,赵明意洗浴了一下输了换了一身道袍后,孙衍道丢了一本书道书,让赵明意抄写四十遍。让一个不识字的人抄写书籍很显然是刁难,亦或是竖立师长的威严。嗯,在这方面赵明意没准备和孙衍道扯皮。老老实实,临摹就是了。这位师傅既然是有心考察自己耐心,那么逃是逃不了的。
      当歪歪扭扭的四十遍道书抄完之后,卢安赵明意的记住了每一个字,虽然不知道奇形怪状的字符是什么,但是抄了四十遍后,还是有印象。
           看到自己收的这位弟子如此明事理,心性沉稳,孙衍道很满意,开始了为赵明意讲道。赵明意也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人类的发展遇到了什么。亦或者说是生命在这个物理环境下进化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