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六百五十六章

第六百五十六章 (第1/2页)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content>
  
      晚
  
      ……
  
      漓水湍急,朝着东方奔流而去,沿着宽敞的河道,撞击在了出海口的礁石上,那白色的水流层层叠叠的样子,浪花飞溅,散成几瓣,最后没入了茫茫的西海中,不见了端倪。
  
      李明堂站在一处山坡上,目光凝视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神色清淡。
  
      在他身后,上千工匠正在砍伐林木,来来往往的马车络绎不绝,将一堆堆砍好的木材捆好装在车上。
  
      大行台的官员站在一旁,掏出笔墨开始记载了起来。
  
      两队巡察司的士兵整顿车队,然后驱赶着马车,将这些木材运往六十里外的白云城。
  
      因为这个时候,白云城外的树木早已经砍伐一空,甚至稍远一点的地方,也极少有树木的存在了,光是这些木材无法满足城内重建所需要的木材数量,所以大行台不得不派人朝更远的地方来获取一些建筑木材了。
  
      这次获取木材原本是不用李明堂亲自前来的,先前漓水水患严重,荒古道场与阴阳教花了大力气来疏通,成效似乎还不错,所以他这次下来,了看一看这漓水下游的木材之外,还要检查一些疏通漓水河道的成果。
  
      他站在山坡,看着眼前的大海,颇有一些豪气干云的味道,不过,远处的洛宁却皮青脸肿,一脸郁闷的走了过来。
  
      李明堂起初没有看到,但是仔细的瞥了他一眼之后,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搞成了这副样子了?”
  
      “李大人。”洛宁揉了揉脸,龇牙咧嘴的说︰“这次还算命大的,要不是我见势不妙跑得快,今天都未必能活下来。”
  
      “哦?”笑容收敛,微微露出疑惑︰“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城内的那些人……”洛宁微微解释了几句,李明堂阴沉着脸,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这洛宁乃是护送木材的巡察司头目,运送一批木材进城的时候遭受了无妄之灾,因为有两名高手相互寻仇,在城内大打出手,运送木材的车队被波及到了,不少木材被碾成粉碎,洛宁也是躲闪不及,被两人溢出的气劲擦伤震飞,所幸只是皮外伤,倒是没有大碍的样子。
  
      李明堂听了,微微有些沉默。
  
      自从白云城出现了黄泉世界的入口之后,大批高手涌了进来,名镇一方的宗派人士,行走天下的独行者,还有肆无忌惮的魔道妖人,不少修士破坏了白云城刚刚平静下来的局面,甚至这些人连阴阳教和荒古道场都难以管理起来。
  
      原本董太玄和荒古询两人是想靠着太和宫的名头,让泾河水军的司南笙来管理白云城的,起先的时候,因为长生大帝的缘故,司南笙的确也认真负责的看守了白云城的东门,不过,自从铁狂徒来到白云城,一拳砸爆了东门的城楼之后,那司南笙就开始做起缩头乌龟来,对于白云城发生的事情不管不顾,甚至有意的开始避忌一些麻烦。
  
      太和宫的人尚且如此,他荒古道场与阴阳教更是没有本事来平定这些,所以说,按照目前白云城的局势来看,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的境地在里面。
  
      想到这里,李明堂拍了拍洛宁的肩膀,忍不住叹了口气。
  
      洛宁则是咧嘴笑了笑,表示不在意的样子,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李明堂也不想在谈论这种沉重的话题了,直接将话语岔开了些︰“你父亲的伤势怎么样了?”他与洛宁的父亲算得上老相识,算是同一批荒古道场的弟子,只是他父亲在二十年前曾经遭遇重创,身上一直有伤势未愈,在清水城的时候,李明堂也抽空去看过他父亲,那时候,他父亲的伤势已经恶化的很严重了。
  
      “前天家里来信,说现在控制的倒是没有大碍了。”洛宁笑了笑,这样说着。
  
      “没有大碍就是好事。”李明堂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他父亲当年的影子︰“过几天,城内有一批辎重要运回清水城,你护送着辎重一同回去,道场方面的已经同意,待回去后,你将调回清水巡察司,到时候离家近一些,也好照顾一下家小。”
  
      “李、李大人……”洛宁张了张嘴,微微有些激动。
  
      事实上,现在的白云城仿佛巨大的火药桶一般,谁也不知道哪天会突然炸开,城内荒古道场和阴阳教的人,大多都想回到南方去,不愿意在呆在这个险恶之地,甚至连董太玄和荒古询都微微有些头痛了,要是早知道白云城现在的处境,他们未必会联起手来占据白云城,只是现在深陷泥潭,想要摆脱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对了。”李明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家里还藏着一坛药酒,算算时间药效应该沉淀的差不多了,那还是我当年遇到张丹圣的时候,请教他老人家之后配出来的东西,你回去后,去我家里一趟,将那坛药酒拿给你父亲,他喝了之后会对他的伤势有些好处。”
  
      “我……”洛宁满脸通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李明堂则是看着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开了。
  
      “李大人——”
  
      人还没走出多远,那洛宁的叫喊声就传了过来,他微微顿下脚步,转身过来看着他︰“怎么了?”
  
      “大人,您看那边,那是什么东西?”洛宁指着海平面,李明堂看了过去,微微眯起了眼睛。
  
      “是涨潮嘛……嗯?”他突然面色一变,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两步。
  
      哪怕是涨潮,那潮水上面也不该多出那么多的身影啊……
  
      ……
  
      ……
  
      一刻钟后,略显喧闹的白云城关上了厚重的城门,大量的修士开始登上城墙,在城墙四周铭刻防御阵法,阴阳教与荒古道场的军队也开始运转了起来,泾河水军收到消息后同样如临大敌,不明情况的司南笙找到了站在城墙上的董太玄两人,老远就开口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你和他说吧。”董太玄皱了皱眉,瞥了一眼旁边的荒古询说道。
  
      “西海边上出现大批的军队,我刚才已经派人去探查了,应该是龙族的水军。”荒古询这样解释着。
  
      “龙族水军?”司南笙微微有些惊讶︰“它们是想要登上陆地吗?”
  
      “我已经派人前去交涉了,至于它们想干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荒古询叹了口气。